• 第138章:四肢发达头脑平滑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1本章字数:2095字

    人与人能投缘,无外乎几种可能。

    第一种是性格相投,极有共同话题;第二种是性格互补,互相迁就欣赏;第三种便是有所图谋。

    丘安然与顾千柔之间,便属于第三种。

    见丘安然上了当,顾千柔心底是在嘲笑这个四肢发达头脑平滑的郡主的,但脸上却如同小妹妹一般崇敬的神情,“是啊,殿下曾说,天下骑术好的男子千千万,但骑术好的女子却少之又少,天字一号,要数安然郡主。”

    “真的?”丘安然喜出望外。

    顾千柔心中的嘲笑更深,但脸上却看不出来,“是真的,千柔与殿下一同长大,殿下就如同千柔的亲哥哥,太子哥哥怎么会骗我呢?”

    顾千柔有一点很聪明,她很少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对太子的喜欢,因为她知道京城喜欢太子的闺秀太多,枪打出头鸟,她不想做这出头鸟。

    果然,丘安然彻底被征服,被眼前这个“小姑子”征服。

    “千柔喜欢骑术吗,若是喜欢,跟着我学好了,我家有良驹十余匹,更有跑马场,我对你承诺包教包会。”丘安然兴奋得一拍胸脯地保证,更是拽着顾千柔的手,将她硬拉到自己身边坐好。

    顾千柔心里鄙夷,她才不学什么骑术呢,谁家男子喜欢泼妇一般的女子?但脸上却满是兴奋,“真的?安然郡主真是太好了,果然就如同哥哥说的那般性格爽朗热情呢,可惜我……真的学不会呢。”

    丘安然道,“别叫什么郡主了,怪见外的,我见你比我小,你就叫我姐姐就行。”如果是嫂子就更好了,心里嘟囔了句。“不想学也没关系,平日里来我家玩,我家有很多新奇的好东西,都是从边疆带回来的,京城没几人见过。”

    顾千柔一脸的受宠若惊,而后娇羞道,“知道了,安然姐姐,你真好。”

    丘安然却道,“你与你太子哥见面,谈论我的时候多吗?”

    顾千柔心底冷笑,眼底闪过阴险,但一瞬间却恢复了娇俏。“多啊,太子哥哥最欣赏的除了姐姐便只有安然姐姐了。”

    丘安然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姐姐?”

    顾千柔一脸的懵懂,“是啊,我姐姐,顾千雪啊。安然姐姐难道不认识我姐姐吗,她整日在家里说自己是太子哥哥的未婚妻,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我也问过姨娘,姨娘却只让我别多嘴。”

    丘安然脸上隐隐显露狰狞,她扭头对身侧的友人问,“太子殿下有未婚妻,我从前怎么未听说?”

    那友人小姐道,“安然你平日跟随侯爷在边关,自然不了解京中传闻了,太子的未婚妻……是有这么个传说,但具体怎么回事,没人能说明白。”

    丘安然气急败坏,狠狠问顾千柔,“你难道没问过太子殿下?”

    顾千柔面露惧色,道,“自然是问过的,很早便问过了,但太子哥哥只笑而不答,但那脸色……却很难看。”

    丘安然意识到自己吓坏了顾千柔,拉着顾千柔的手,笑道,“吓坏妹妹了吧,姐姐性格冲动了些,但却很喜欢妹妹的。”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纯金雕琢的镂空小鸟挂件,“这个送给你,算是姐姐给妹妹的见面礼。”

    顾千柔怯生生地收了下,“谢谢安然姐姐,是不是……千柔说错话了?”

    丘安然笑得僵硬,“没有,妹妹乖,有什么都和姐姐来说,你刚刚说,太子殿下欣赏你姐姐,为何欣赏你姐姐?”

    顾千柔道,“安然姐姐您不知道?我姐姐她治好了秦妃娘娘的病,还深得娘娘喜欢,此时更是陪娘娘看斗艺大会呢,就在隔壁的隔壁房间。”

    顿时,丘安然更火了,“真是个贱人,一边声称自己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一边又像哈巴狗似得讨好厉王,难道她还想一女二夫不成?”

    丘安然一句话,屋子里几个官家小姐也都发出嘲笑声。

    顾千柔垂着脸,脸上满是忍不住的笑意,但却没吭声。

    丘安然意识到面前的女子是情敌的妹妹,道,“你与你姐姐感情好吗?”

    顾千柔抬起脸,苦笑一下,“安然姐姐,不是人人都像你这般善良的,我很想与姐姐交好,但姐姐却极不喜欢我与姨娘,屡次三番地陷害谗言,好在祖母英明,还算护着我们母女。”

    极尽颠倒黑白。

    丘安然冷笑一声,捏着顾千柔的小手,“你以后和她走远一些,人家没瞧得起你们母女,你也就不用巴巴地一口一个姐姐的喊她,不是人人都对得起姐姐这个称呼的,以后,我就是你姐姐。”

    “……”顾千柔仿佛看到了从前的顾千雪,心中嘲笑不说,对拿捏丘安然更有把握了,毕竟,从前她可是把顾千雪捏在手心里玩的主儿。

    正在这时,观景台外,那硕大的擂台一阵响亮锣声,紧接着有人高喝,“一个月一次的碧粼湖斗艺大会即将开始,本次擂主将获得由周大学士提供的奖品——前朝书画大师薛涌的字画一幅,此次大会的比赛范围是,吟诗作对,书画琴艺,请参赛的各位才子准备好。有请此次评委,周大学士、于大学士。”

    紧接着,在众老少才子之中,周、于两大学士登场,坐上上位。

    “安然姐姐您玩得开心,我得回去了,姐妹们还等着我呢。”顾千柔笑眯眯道。

    丘安然一愣,“你就在这里看吧,三楼的视野好,也正好陪我说说话。”

    顾千柔婉拒,“千柔与安然姐姐一见如故,但这次却不行,我与姐妹相约来此,万不能怠慢了姐妹。”实际上,她却知道丘安然是情敌,她心还没大到和情敌在一起,更懒得巴结丘安然这个莽妇。

    丘安然点了下头,“也好,等回头你来找我罢,来人,送顾小姐回去。”

    顾千柔走了,丘安然却对她印象极好,甚至对友人小姐们说,顾千柔虽为庶女,但仪态端庄,与嫡女没有区别,还说她重情义,不攀附富贵而轻视姐妹等等。

    这些官家小姐们都巴结着丘安然,也自然顺着她的话说,但实际上对顾千柔如何评价,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顾千雪陪着秦妃闲聊,却不知,马上就要迎来丘安然的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