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章:第一回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1本章字数:2091字

    如今,裁判有两人,一人是周大学士,一人是于大学士。

    周大学士为官公正清廉,而于大学士相对来说圆滑一些,于是,周大学士更喜爱顾千雪,而于大学士则是暗暗支持丘安然。

    于大学士道,“这规矩既然是安然郡主定的,比什么,就听安然郡主的吧。”

    丘安然也不含糊,上来便道,“刚刚本郡主说了,不比骑术,那咱们便比一门兵器吧。”

    众才子哗然,纷纷指责。

    顾千雪目瞪口呆地看着丘安然,“安然郡主,我见过嚣张的,却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这里是斗艺大会,什么叫艺?才艺!而不是武艺!刚刚开场那主持人也说了,人家比的是吟诗作对,是书画琴艺,你跑来比兵器,开玩笑也要有限度,众目睽睽之下,你就不怕人家笑话你无知?”

    擂台之下,掌声如雷!叫好声此起彼伏!

    过瘾!太过瘾了!

    秦妃却无奈的摇头,“这孩子。”

    申嬷嬷却道,“娘娘,咱们顾小姐说得实在是好,安然郡主实在无法无天,天子脚下竟如此嚣张。”

    秦妃笑了,依旧温和,但眼中却是赞许。

    另一房间,顾千柔也笑了——顾千雪你就骂吧,得罪了安然郡主,看你有什么好果子吃。

    擂台之上,丘安然一个大红脸,气急败坏,“顾千雪,你凭什么用那口气与本郡主说话?”

    顾千雪则道,“擂台之上难道比身份?若那样,这才艺也就不用比了,我认输,谁让我没入得了皇上的眼,没被封为郡主呢?”

    “你!”丘安然语噎,“好你个伶牙俐齿,好,今日不比武艺,我们就比才艺,出题吧。”

    这一次,别说周大学士,便是于大学士也心中暗暗不爽,他们是朝廷命官,便是在朝堂之上,皇上也没这般指挥他们。

    周大学士道,“好,那就先比诗歌,今日是秋日,便以秋日为题,二位各作诗一首,开始吧。”

    擂台周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气,心中为顾千雪捏着汗、鼓着劲儿,希望顾千雪的诗意能如同刚刚话语般犀利。

    少顷,丘安然道,“我先来,你且听好。湖光山色两相应,碧粼湖若镜未磨。秋风未起树亦静,水畔少女着青罗。”

    顾千雪狠狠吃了一惊——尼玛,这么嚣张的郡主,看似四肢发达头脑平滑的郡主都能出口成章:

    她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丘安然的诗,水平只能说是中等,朗朗上口,有灵活的画面感,但却毫无深意、意境不深,这等水平,擂台旁的才子们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比得过。

    于是,才子们看向丘安然的眼神里满是蔑视,随后,便目光灼灼地盯着顾千雪,希望顾家小姐一鸣惊人。

    顾千雪表示,压力很大!

    “顾小姐,该你了。”周大学士道,眼中也满是期待。

    观景台上,申嬷嬷有些忧心,“娘娘,这可怎么办,顾小姐她若对不上来岂不是让那安然郡主得逞?您快去救她吧。”

    秦妃却道,“你且放心吧,这小妮子藏拙得很,再说,本宫看上的儿媳,不会是无能之辈的。”

    而顾千雪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就延续穿越老祖宗们的老梗——剽窃呗!祖国好诗千千万,不爱听这个,咱再换。

    说是这么说,顾千雪脑子里存货不多,可不能随便换。可以说,作为理科生的顾千雪,除了九年义务教育语文书上的必备诗词,多一篇她都背不下来,好在,中国教科委极有先见之明,早就将中国五千年精华诗词一一编入教科书中。

    有些诗歌早已模糊,但有一首诗,顾千雪这辈子不能忘,那便是——《山居秋暝》。

    说来也是往事,她的高中班主任便是语文老师,最喜欢就是这首诗,特命令同学熟练背诵,高一背、高二背,就连准备进入高考考场也要背。

    顾千雪必须感谢周大学士,如他命名其他题目,她还得想办法,但以“秋”为题,她实在太熟悉不过了。

    于是,顾千雪装作苦思冥想,而后道,“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顾千雪的声音清脆,背诵诗歌时抑扬顿挫,整个擂台死寂一片。

    众人被这首巧夺天工的诗歌所震惊,那逼真的画面感,那幽深的意境,让众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好像已超脱凡世,来到那如画卷一般的场景之中。

    王维的诗,画面能弱?那可是田园诗歌的代表诗人!那可是有名的画家!最擅长的,便是画面感和意境感!

    好半晌,周大学士这才舒了口气,“美!太美了!顾小姐竟如此才华,令本官佩服!”

    “……”顾千雪只觉得面颊燥得很,剽窃别人的成果,真难受。

    顿时,台下再一次掌声如雷。

    这一次,不仅是擂台下的才子,便是那观景台上,贵人们也忍不住拍手叫好。

    申嬷嬷不懂什么诗词,但也觉得这诗歌让人眼前一亮,她正要对秦妃说什么,却见秦妃依旧陶醉其中,便笑了一下,不忍打扰。

    周大学士道,“我认为,诗歌比赛,顾小姐胜,于大人认为呢?”

    于大学士很想偏袒丘安然,但擂台才子们呼声这么高,他却无法偏袒,若痕迹太过明显,也会坏了他的名声,而名声之于文人,如同命一般。

    最终无奈,于大学士道,“本官也认为,顾小姐胜。”

    一阵欢呼声!

    第二场,比对对子。

    顾千雪表示,这个——她真的不行!这辈子她就没对过对子,如果非要说对子,也就知道一个:“烟锁池塘柳,深圳铁板烧”。

    就在顾千雪愁得不行的时候,丘安然道,“这一局我弃权,本郡主不会对对子。”

    哗然,擂台下一片嘲笑声。

    顾千雪惊讶地看着丘安然,丘安然面色一红,恶狠狠地盯着顾千雪,“你看什么看,本郡主在边关跟随父亲行军打仗,我怎么会对这种东西?难道就因为这对子,你就要嘲笑本郡主?”

    顾千雪道,“不,我不嘲笑你,而是敬佩你,佩服安然郡主拿得起放得下,豁然大度,实乃奇女子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