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章:晚节不保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1本章字数:2164字

    一炷香的时间,丘安然已经画完,回头看向顾千雪,见她还在画,讥讽道,“你还有完没完,不会画就直接弃权,整什么幺蛾子?”

    于大学士怒了,“安然郡主,既然您屈尊参加斗艺大会,便请尊重大会纪律,您逼迫顾小姐参赛却屡屡口出讥讽,若传出去,是否会有损丘侯爷的名声?”

    “你!”丘安然想咒骂于大学士,但擂台之下才子们却开始起哄起来。

    “这就是丘侯爷家的家教?真是领会了,实在是奇葩。”

    “是啊,若不是明知道她是安然郡主,我还以为是谁家泼妇呢。”

    “别侮辱泼妇,便是泼妇也知道个羞臊,这安然郡主知道什么?”

    “丘老侯爷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若我是丘老侯爷,就这种货色,直接锁家里不让出门。”

    “是啊,丘侯爷晚节不保啊。”

    “如果一个郡主都嚣张成这样,那公主来了,岂不是把擂台都掀了?”

    “别侮辱我们公主,公主殿下芳容我曾在镇国寺远远目睹一次,极是优雅贤淑,哪是这种货色能比?”

    “……”

    这些穷酸才子们,骂起人来,那嘴巴比街头老妇女还刁钻。

    “闭嘴!闭嘴!本郡主要将你们都抓起来!”丘安然大叫,但才子众多,谁又知道刚刚是哪几个骂丘安然的?如果都抓起来,怕是要惊动皇上才是。

    顾千雪终于将一幅素描画完,长舒一口气,而后道,“周大人、于大人,民女这幅碧粼斗艺图,还少题字,民女的字实在拿不出手,但素问两位大人书法了得,能否求两位大人为民女题字?”

    啧啧啧,好大的马屁!

    顾千雪穿越到南樾国,医术不见涨,马屁功夫如雨后春笋,蹭蹭地长。

    周大学士和于大学士好奇前来,看了一眼顾千雪的话后,狠狠吃惊!

    只见,那画作栩栩如生,生动到什么程度呢?几乎是场景再现!

    国画讲求的是意境,是风骨,在外形相似度上,只能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素描却不是,素描和许多画法的基础,主攻便是相似度,好的素描画手,可以将画笔当照相机用,可见一斑。

    周大学士和于大学士第一次看见这种画法,实在太逼真了,逼真到……若有颜色,他们这觉得画中人物能从画纸上走出来,而觉这画纸与其说是画纸,还不如说是铜镜!将这一场景映照!

    碧粼斗艺图,顾名思义,其画作内容便是这斗艺场面,其中包括擂台,擂台之上的周、于两大学士和几名工作人员,还包括南北两座观景台,连观景台趴在栏杆上看热闹的人也入了画。自然,也包括了擂台旁的才子们。

    顾千雪在素描上绝对算是有造诣,便是街头画素描头像的,速度也没她快。只要几笔,便能将一个人的神态捕捉,让人一眼便能看到画中人物是自己。

    除了周、于两大学士很仔细地画出外,其他人都是寥寥数笔,但这寥寥数笔,却足够描绘此人的容貌以及神态,更有衣着动作。

    “高,真是高啊!”周大学士惊叹。

    于大学士也忍不住一看再看,“顾小姐真乃神人也,我于某人潜心画作多年,但今日,却真的自叹不如!”

    顾千雪忙道,“于大人千万别这么说,在画作上,民女连您的一根小手指都比不上,如今也只是巧在了新奇,民女相信,若于大人用此画法练习几日,定比民女的造诣要高之许多。”

    “真的!?”于大学士问。

    “当然了。”顾千雪答。

    于大学士这糟老头子真当真了,“好,好,回头顾小姐有时间,本官一定拜访顾尚书,顺便求教顾小姐。”

    周大学士也不肯落后,“我也去,我也去。”

    擂台下的才子们都急坏了,“周大人,于大人,快快题字,然后让我们也见见顾小姐的大作吧。”

    周、于两大学士这才恍然大悟,抚着白胡子哈哈大笑,笑自己的失态,而后提笔开始题字起来。

    周大学士题的是——“百里秋相应,碧粼湖畔,柳絮才媛。”

    于大学士题的是——“潜心丹青五十春秋,影铺秋水扫眉别相求。”

    而后,两人掏出了印章:

    哈了两口气,十分小心地印了上。再抬眼,两人对顾千雪,满是惊艳与尊重,哪怕从前的顾家大小姐声名狼藉。

    再看安然郡主的草原骏马图,与这碧粼斗艺图相比,实在是平淡许多。

    丘安然也跑来观看,大为震惊,知道自己这局怕是输了,但她却不想输,输了就定会丢脸,冥思苦想了起来。

    周大学士让人取来一块画框,将顾千雪的画简易地临时裱在里面,以防损伤,而后让人举起画框,到擂台周围走上一遭,让才子们也见见顾千雪的大作。

    顿时,擂台之下雅雀无声。

    众才子翘首以待。

    当第一批看见这画作时,发出了不小的震惊声,“太妙了!这画真的太妙了!”

    又有人道,“看,这个是我!这个是我!这个人绝对是我!”

    因为有了这个人的喊声,刚刚那看画之人又重新回去看,竟然在画中找到了自己。

    “顾小姐真是神人,这么一幅画,竟然将我们都画了进去。”有人喊了出来。

    赞叹声、惊叹声,不绝于耳。

    拿着画框的人正准备离开到下一位置,但那些才子却不肯,“回来,快回来,我们还没看够呢!”

    拿画框那人哭笑不得,“我已经在这停了很久了,那边还有好多人等着看呢,若按照你们的看法,便是看到天黑,这一圈也是走不完的。”说着,便移了步。

    紧接着,下一处的人,发出同样、甚至更为响亮的惊叹声。

    这群才子从前都是听过或见过本尊的,对顾千雪不屑一顾,但如今,却只觉得面前女子惊绝天人,再仔细看去,竟惊讶的发现,顾家大小姐何时出落得容貌如此美好?

    顾千雪身穿一件桔色花瓣纹样偏襟纹路衫,逶迤拖地宝石绿蝴蝶纹绫裙,身披白墨仙鹤纹烟纱。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金镶珠宝摺丝手镯,腰系碧蓝束腰,亭亭玉立,身材窈窕。

    明眸琼鼻,樱桃小口,如瀑布一般柔顺乌黑的头发,如画中之人。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一战,顾千雪收获了多少青睐,自不细表。

    只说,丘安然火急火燎,她发誓,一定要找一个巧妙的办法,找回脸面,赢回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