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千雪之妙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1本章字数:2037字

    好容易,拿着画的人终于绕着擂台走了一圈,整整用了半个时辰,因为才子们实在太喜欢这画作了,无论这画到哪里,才子们都看不够,更有一个乐趣,便是在画中找自己的身影。

    如果可以,他们真恨不得将这幅奇画收入囊中。

    这个感觉就好比,有人照了张大合影,洗出相片后,第一时间拿相片找自己的身影,看上不上相差不多。

    周大学士笑道,“如此看来,这一局,当属顾……”

    “且慢!”丘安然厉声道,“由你们两位大人来决定输赢,恐怕有失公允吧。”

    两位大学士怒了,周大学士道,“安然郡主,我们两人敬你郡主,你还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好歹是朝廷命官,是效忠皇上的朝廷命官。”效忠皇上,而非效忠丘侯爷。

    丘安然发现自己描述的不对,赶忙纠正,“周大人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我祖父还有父亲常年在边关驻守,很少回京城,与二位自然谈不上交好。但顾千雪的父亲顾尚书却时常与二位大人相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就不信,你们不卖给顾尚书面子。”

    才子们又开始纷纷指责,说什么的都有,丘安然咬牙忍者,只当自己听不见,发誓这一次一定要赢。

    于大学士也生气,“安然郡主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京中朝廷命官众多,我们二人与顾尚书确实没来往,若这样点头之交的共事都要给面子,我们二人也不用出外行走了,到处给面子就够了。”

    才子们哗然,心想着迂腐的糟老头子损人也是有一手。

    “你们说是点头之交就是点头之交?何以证明?”丘安然质问。

    顾千雪明白过来,原来想搞幺蛾子的是丘安然呀,“既然安然郡主提出疑问了,定然是想到对策了吧,直接说就行了,何必拉着两位大人兜圈子?”

    很是不客气。

    顾千雪有什么可怕?丘安然的家世固然是牛,但她的也不弱。大不了,她……她……她也学赵氏,也给外公写信,诉苦。

    丘安然道,“本郡主提议,由在场里地位最尊贵之人做评判,她若说顾千雪赢,我绝对没意义。”

    在场最尊贵之人是谁?答曰,秦贵妃。

    在观景台的秦妃被摆了一道,心情略有不爽,“这个丘安然,还真是无法无天。”

    申嬷嬷也是面色一沉,“娘娘,这可怎么办?”

    秦妃道,“这一局,明显是千雪赢了,但丘安然却让本宫做评判。若本宫评千雪赢,丘安然便可以说是本宫偏袒千雪。但若评丘安然赢……本宫却没眼疾。”

    申嬷嬷愤怒,“这个丘安然,真是放肆!”

    秦妃抬眼,看了擂台上的顾千雪,“这算是给她的一个考验,若这个难题无法应对,她在沨儿身边,便也是危险。”

    是啊,比起丘安然,厉王可是闯祸的行家,整个朝廷,没几个官员不烦他,不恨他。

    申嬷嬷黑着脸点了点头,而后看向擂台上那抹窈窕的身影,狠狠捏了把汗。

    擂台上下都是读书人,没傻子,立刻察觉出丘安然的阴谋,对其的卑鄙,咬牙切齿。

    周大学士和于大学士也是如此,但却苦无办法。

    顾千雪轻笑出声,“是啊,周大人和于大人与家父交好,安然郡主这么怀疑不无不妥,但安然郡主可能不知道,今日秦妃娘娘前来,是由民女随行伺候的,你就不怕秦妃娘娘偏袒?”

    哗!

    众人只觉顾千雪实在是高,与其想办法对招,还不如直接拆招。

    丘安然笑得轻松,“那如此看来,没有能评断之人了?”这样也好,平局,她不会丢脸面。

    顾千雪道,“当然有评断之人了。”说着,一指台下的才子们,“评断之人,便是他们。”

    众才子欢呼,“顾小姐胜!顾小姐胜!”

    丘安然讥讽,“闹了半天,你画他们,是为了讨好啊。可惜,我画的却是千里骏马,若骏马在,岂不是我赢?”

    “非也。”顾千雪道,“我们不用他们来做裁判,我们用他们荷包里的银子。”

    哗!

    银子!?

    “什么意思?”丘安然问。

    顾千雪答,“听闻我国南部正遭水灾,吾皇慈悲,大开国库,作为臣子的我们,自然也要支持皇上,捐款南部受灾地区,不是吗?”

    人们议论纷纷,不解捐款与评断的联系。

    “这一次,我们办一个义卖会,何为义卖?便是你我二人出画,让在场各位竞拍购买,价高者得,至于所卖银两,由周大人和于大人转交给皇上,这样,岂不是为我们碧粼湖斗艺大会平添了意义?”顾千雪道。

    哗!

    紧接着,掌声如雷,观景台上的人也纷纷叫好,才子们听说能购买这幅画作,纷纷摸自己的腰包,只求带够钱,别有人与自己争,势必要买下来。

    这时,南面观景台上有一人高和,“顾小姐,我们主子让我问您,观景台上的人,可以拍您的大作吗?”

    台下才子们默默两行泪——观景台上坐着的非富即贵,他们出手,只怕自己拍不过啊。

    “自然可以。”顾千雪笑道。

    那人又问,“既然可以拍,是否可将顾小姐大作送上观景台,让主子们看上一看,毕竟还未验货,无法买卖。”

    顾千雪噗嗤笑了出来,“这位小哥说得好,咱们就先验货。”说着,回头对周、于两位大学士道,“两位大人,您看这样行吗?”

    于大学士道,“自然可以,来人,送顾小姐与安然郡主的大作去观景台。”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两幅画作放在一起,那可怜的骏马图连个边儿都碰不到。

    北方观景台上的某一房间,申嬷嬷恭敬问到,“娘娘,一会我们出钱吗?”

    秦妃叹了口气,“若本宫不是与千雪同来,这幅画便是拍到天价,本宫也是要买下的,可惜,本宫若出钱,岂不是辱了千雪的清白?咱们,不出钱。”

    “是。”申嬷嬷遗憾道,却焦急等待,想知道,顾千雪到底画了什么,让大家如此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