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章:狗急跳墙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2本章字数:2138字

    这一转,又是半个时辰,待画作在南北两座观景台走了一圈,大家差不多都有了打算。

    申嬷嬷惊讶道,“天啊,奴婢还第一次见到如此巧妙的画作,真是太妙了,与其说是画,还不如说是在照镜子。”

    秦妃也是笑着惊叹,“是啊,千雪这孩子也真是怪,就喜欢这种歪点子,但又做得无比好。”

    申嬷嬷灵机一动,“奴婢突然有个提议,等回头,让顾小姐为娘娘画一幅肖像画如何?这可比宫廷画师画得好多了。”

    秦妃也赞同,点头,“好啊,待回头给皇上也……”话说了一半,又顿住,后半句话却化为无奈,时过境迁、物是人为。

    申嬷嬷见此,没说话。

    正在这时,擂台中央有人高和,“竞拍开始。”

    因为这喊声,化解了申嬷嬷的尴尬,吸引了秦妃的注意。

    “首先拍卖的是,安然郡主的草原骏马图,从一百两起卖。”拍卖官高喊。

    鸦雀无声。

    一百两可不是小数目,即便才子能挤出来,也不稀罕买一个破骏马图的,就那种水平,才子们随手也能画出来。但若是顾小姐的斗艺图,别说一百两,再借个一百两,他们也买。

    擂台周围许多人,却没人吭声,场面极其尴尬。

    丘安然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想自己出钱,却又无法出手,心中暗道,无论是谁出了钱,她都感激那人。

    终于,北面观景台有人高喊,“秦妃娘娘出资一百两竞拍。”

    丘安然刚刚摆了秦妃娘娘一道,如今秦妃娘娘却主动为她解除窘境,可见其气度。

    紧接着,便一片平静。

    “一百两,还有要的吗?安然郡主的草原骏马图!”拍卖官高喊。

    又平静了好一阵,就当拍卖官要尴尬的结束拍卖时,又有人道,“两百两。”那人是和丘安然一同来的友人小姐。

    申嬷嬷问,“娘娘,我们还拍吗?”

    秦妃摇头,“不用了,如今安然郡主的窘境解除,我们也不用操心。”

    随后,又有几人拍了几次,直拍到七百两算是结束。

    后面竞拍的,也都是和丘安然一起的。七百两不是小数目,闺秀们哪有那么多银子,想来,安然郡主是会给她们的。

    丘安然挑衅地看了顾千雪一眼,她觉得,顾千雪的画根本卖不到七百两。

    在众人期待中,拍卖官高喊,“下面,进行拍卖的是顾小姐的《碧粼斗艺图》,依旧是一百两起拍。”

    “一百两!”

    “一百两!”

    “一百两!”

    “一百两!”

    只听擂台之下,才子们异口同声的喊。

    紧接着,有人出了二百两、三百两,等等。

    但毕竟都是年轻公子,即便是富家公子,兜子里装个五百两便算是顶天了,动辄上千两,那不是一般人能出得起的价钱。

    北面观景台上,申嬷嬷激动地握住拳,“奴婢也想出钱。”

    秦妃则是掩嘴轻笑,“算了吧,申嬷嬷养老银子都留下,若是平日,你想拍本宫便出银子让你拍,但今日却不行。”

    申嬷嬷也了然。

    “一千两。”终于,真正的拍卖开始了。

    从南面观景台上,传来了第一个开价之人,众人都抬头望去,但观景台开价的,都是家奴下人,绝没有贵人自己出来喊价。

    “两千两。”

    “三千两。”

    “四千两。”

    以一千两为单位,价钱被迅速抬高起来。

    一片喧哗!这个价钱,别说买什么名人字画了,便是买前朝名人字画,也是绰绰有余。

    但拍价却未结束。

    “一万两。”

    终于,有个狠角色,喊出了远远高于之前价钱的数字。

    人群刚刚寂静瞬间,立刻在有个声音,“两万两。”

    “三万两。”

    “九万两。”

    “二十万两。”

    人群沸腾了,别说这群才子们,便是周大学士和于大学士都惊讶得失态,不断地向喊价钱的方向看去,很好奇到底是谁喊出这个价钱。

    但从外面是看不见观景台里面的,因是京城,皇亲贵族极多,其保密性做得非常好。

    其中一个观景台房间,一名衣着华丽又整洁的老年人,头发花白,精神抖擞,恭敬俯着身,对另一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道,“皇上,咱还加价吗?”

    只见房间最中央坐着的中年男子年级大概五十上下,头顶玉冠,头发乌黑,面容刚毅,双目锐利,周身散发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其不是别人,正是南越国的皇帝,宫擎臧。

    “顾千雪,呵呵,朕上一次见到她时还是个奶娃娃,却没想到,如今竟长成一位奇女子,顾家教得好啊。”皇上低沉又洪亮,声如洪钟。

    而那头发花白的老奴才,也正是皇上身侧的大总管太监,康全,康公公。

    “是啊,皇上,顾小姐这画画得实在妙,竟如那铜镜映人一般。”康公公陪着笑,捧着聊。

    皇上叹了口气,“罢了,既然有人如此喜爱此画,又愿为国捐款,朕怎么能打击其积极性呢?派人打听下,是谁出了二十万高价。”

    “是,皇上。”康全对栏杆旁的侍卫点了下头,那侍卫便不再喊价。

    擂台上,拍卖官重复了五次,见再没人加价,便高喊,“恭喜这位大人,您以二十万两银子之价拍得顾小姐的碧粼斗艺图,在下代表碧粼湖斗艺大会,也代表我国南部受灾的百姓,感谢您。”

    紧接着,擂台上下,掌声如雷。

    顾千雪也惊诧地看向那个方向,很好奇到底是谁花那么多银子买她的画。不过转念一想,也许人家是为了灾区百姓也说不定呢。

    丘安然气得红了眼睛,想骂却又不知骂什么,伸手一拽腰间的鞭子,唰地一下抽了出去,二话不说便向顾千雪抽去。

    人群沸腾了!有大骂丘安然的,有喊着让顾千雪小心的,周大学士和于大学士为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自身都难保自然无法保护顾千雪。

    “顾小姐!”申嬷嬷高喊。

    秦妃也是吓得花容失色。

    这鞭子很是毒辣,而且角度尤其刁钻,那鞭子尖对着顾千雪的脸蛋便抽了过来,若真让它打上,绝对毁容。

    如果说是从前的顾千雪,搞不好被打了,但如今,顾千雪可是被厉王揠苗助长练了武的人,只见她出手迅速如闪电,一把抓住飞来的鞭子,冷笑道,“丘安然,今日你还真是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词语——狗!急!跳!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