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章:苏家的传家宝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2本章字数:2126字

    苏掌柜的话还未说完,却见自家主子眸光已变,平日里那温文尔雅的温柔,此时如同锋利粹着毒得利箭,狠狠射向自己。

    外人不知道,但苏掌柜却知,自家主子要么不出手,一旦决定出手,不比那厉王心慈手软。

    苏掌柜噗通跪下,“主子请恕罪,您想怎么责罚奴才都行,但奴才不忍看您受苦。”

    顾千雪也赶忙道,“苏掌柜你怎么说跪就跪。”而后对苏凌霄道,“你可知,心脏病不能吃得太饱,这样会加重心脏负担。作为病人,你的任何情况都必须第一时间向我反应,我不掌握你的情况,如何为你治疗?”

    顾千雪的声音略大,带着十足的责备。

    苏凌霄未看顾千雪,却撇了苏掌柜一眼,道,“在下知道了。”声音隐含着冰冷。

    而跪地的苏掌柜脸色却已苍白一片,表情一幅视死如归。

    顾千雪忍不住感慨——当奴才难,当好奴才更难。

    不得已,顾千雪柔下了声音,“苏公子,还请你别责罚苏掌柜好吗,他也是为你好。也许你觉得他违逆你了,也许你觉得他损了你的面子,但此时没有外人,你我是朋友,他才能大胆说出来的,不是吗?”

    苏凌霄不语。

    顾千雪继续道,“苏公子,你千万别像厉王那样无理取闹,身边有人关心你,你应该开心,千万不要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还有,你的命就那么不值钱?”与对待厉王不同,因为苏凌霄从未伤害过顾千雪,所以顾千雪对他也是十分客气亲切。

    苏凌霄依旧不语,但盯着苏掌柜的眼神,却暖了一些。

    顾千雪见有所缓和,声音更是柔了下来,“苏公子,你博览群书,定然是知晓女性产子有多危险、多痛苦吧?”在古代,生孩子与过鬼门关没什么区别。

    苏凌霄一怔。

    “你想想,你的母亲冒着生命危险将你生下,难道就为了看你不珍惜生命?”顾千雪下了狠药,说得更为动情。

    果然,苏凌霄眼中的冰冷彻底消失,闭上眼,长长的睫毛掩盖了忧伤,“苏康,你起来吧。”算是原谅。

    苏掌柜面色缓和,站起身来,眼神看向顾千雪多了感激。

    就在顾千雪觉得气氛太过尴尬不知如何进展时,苏凌霄面色却恢复了正常,“顾小姐为什么不坐下一同用膳?”

    顾千雪心道,她还真想一起吃,但刚刚那又是忠仆死谏,又是杀气四起的,她哪有心思吃饭?“因为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火锅,自然是优先你品尝,哪有我坐下大快朵颐的道理?”

    “火锅?这道佳肴叫火锅?”苏凌霄问。

    “对,也可以成为铜火锅,还有一种鸳鸯锅。”顾千雪道。

    “鸳鸯锅?”苏凌霄面露疑惑。

    此时,偌大宽敞的厅室内伺候的奴仆成群,桌上放着沸腾得火锅,坐在桌旁两人,一人白衣飘摇如出尘谪仙,一人青衣俏丽如花间精灵,一男一女,男俊女俏,同享这火锅,加之这“鸳鸯锅”一词,让人忍不住遐想连篇。

    玉莲和玉翠忍不住看向两人,觉得自家小姐和苏公子极为相配。虽然苏公子脾气看起来……也有些不好,但对自家小姐是好的。而且,苏公子的病只有自家小姐能治好,不是天造一对又是什么?

    苏掌柜也是极为赞成两人,但也忍不住猜想,顾小姐是不是在试探少主?

    顾千雪却浑然不知,“对,还有一种叫鸳鸯锅,并非这种。当然,也不是说情侣一起吃才叫鸳鸯锅,是因为同一个锅用两种锅底料,中间用档板隔开,两种底料一红一白,如相依相偎的鸳鸯,是以名为鸳鸯锅。”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却又忍不住带了些许失落。

    “不知在下何时能见识下鸳鸯锅呢?”苏凌霄没再逞强的多吃,而是拿起一旁的清茶,清了清口。

    “待你身体再强健一些,我便给你做红油火锅,辣辣的才地道。”顾千雪见苏凌霄吃完,自己才坐下,熟练地将肉和菜纷纷扔到锅里,夹起来吃。

    “好。”苏凌霄笑了,那笑容无比温暖,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一顿火锅还算是愉快的用完。

    “苏公子,我和你借个人如何?”顾千雪道。

    “谁?”苏凌霄问。

    “潘晓鹏。”顾千雪也不客气,“之前一直未当面为其诊病,只是开了些药。倒不是我怕被传染,而是怕间接传染给秦妃娘娘。如今娘娘已病愈,身体逐渐康健,我就没了许多顾虑,今日便想去亲自确诊下,潘母的病症到底是否有所恢复,恢复到了什么程度。”

    “好。”苏凌霄道,“我与你一同前去吧。”

    顾千雪赶忙拒绝,“别,苏公子你可一定要听我的,你身体的抵抗力实在太弱,别说在那痨病人身边,便是去人多的地方,都有被传染疾病的可能,你最好就是待在人少的地方。”想了一想,又补了句,“一定要多运动。”

    无人发觉,苏凌霄勾起的嘴角带了一丝苦涩,“顾小姐,你觉得我会康复吗?”

    “必须的。”顾千雪自信地一捏拳,“都交给我吧,我能将秦妃娘娘治好,也能把你治好,但在此之前,你不许再轻生、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再不听我下的医嘱,否则的话,我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苏凌霄面色略微僵硬,而后忍不住轻笑出声,“好,我答应你。”

    “口说无凭。”顾千雪道。

    苏凌霄也来了兴致,一向带着淡笑的面孔多了挑衅,浓淡相宜的羽玉眉微微挑起,“那如何你才信我?”

    顾千雪下意识想说,咱们来个击掌立誓,但又觉得这个出现在各种电视剧里的桥段实在太恶俗,便咽了回去,“你拿一样最喜欢的东西压我这儿,回头你不听话,我便不还你,如何?”

    “好。”苏凌霄想也没想,从怀中掏出一块如羊脂膏般的细腻玉石玉佩,镂空设计,雕刻着仙鹤祥云,玉佩顶端和末尾,镶着纯金底座,整个玉佩,无论从成色还是造型,完美得毫无瑕疵。

    虽然顾千雪瞧不起古代的工艺品,但不得不说,这个玉佩,即便拿到生产力先进的现代,也是巧夺天工的极品。

    苏掌柜大吃一惊,鹤云佩!这可是苏家的传家宝!少主为何要将鹤云佩给顾小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