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章:太子宫凌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2本章字数:2055字

    阴森恐怖的疫情区,空无一人的门口突然冒出一人来,把顾千雪吓了一跳。

    当看清这人时,顾千雪这才松了口气,拍着自己胸口道,“原来是你。”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前在疫情区碰到的那名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嘴上带着顾千雪送的“防毒面罩”,深邃的双眼目光柔和中带着锐利,给人一种很矛盾的感觉。明明温柔的目光,却让人不寒而栗,满是威严,这个,只能用一词来形容,便是不怒自威。

    “你给老妪用的是什么药?”其声音也与其气质相同,声音不大、语调柔和,但却让人肃然起敬。

    “是一些抗敏的中草药和青霉素。”顾千雪如同回答领导问题一般,立刻将用药汇报出来,之后又不得不解释,“青霉素是一种抗菌药,能对抗痢疾。”

    心中猜测,面前这年轻男子非富即贵,她可一定……要与他拉开距离。

    也不能怪顾千雪,实在是,从她穿越到现在遇见的权贵男子,没一个正常人。自己父亲软骨头嫌贫爱富,厉王喜怒无常,就连那平日里看起来柔顺的苏凌霄,发起怒来也是要人命的。

    “会有效果吗?”男子没问青霉素到底是什么,仿佛根本没什么好奇心一般,只关注结果。

    顾千雪答,“按理说是有效果的,但具体如何,还得看这位老奶奶的恢复情况。”

    男子点了下头,“明日你还来?”

    “是。”顾千雪答,却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位公子,我们到院子里说话可好?”此时两人还站在房门口,声音大一些,便会影响到老妪的休息。

    男子转身向院子里走去,一举一动,从容又优雅。

    顾千雪跟随,在院子中,确认不会影响老妪后,这才开口,“请问公子怎么称呼?”

    那男子深深看了她一眼,“东。”

    仅一个字,便说明男子不愿意透露身份,只用一字来代替,仅供称呼。

    顾千雪自然能猜到这个不是面前男子的姓,也不是他的名,搞不好,这个字只是男子随意说的。“好,东公子。”顾千雪也没刨根问底的兴致,“听说,官府要将整个瘟疫区的百姓清出皇城,是真是假?”

    男子点头,“是真。”

    从这个回答中,顾千雪能肯定,面前男子一定身在仕途极有权势,“能告诉我什么时候开始清除吗?”

    顾千雪心中忐忑,因这个疫情区实在太过干净了!鲜少病人,没有死尸,甚至路上满是生石灰,说明官府已经打扫,只剩最后一步。

    “明日。”男子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告诉顾千雪。

    顾千雪深吸一口气,好在自己今日来了,“东公子,民女有个不情之请,您能答应我吗?”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顾千雪……不,确切说应是本尊,日念夜念的口头未婚夫——太子宫凌尧。

    明日便是将瘟疫区百姓转移出皇城的日子,虽是迫不得已,但也是残忍之举,即便是皇上,只要想到此事,在御书房也忍不住叹气几声。

    作为太子,宫凌尧有必要前来一探究竟,却又不能将行踪告知下人,否则让其母后——皇后知晓了,定不会让他前来。

    于是,宫凌尧带着几名随从说是在皇城溜达一下,随后甩开随从自己跑了来。

    却不想,见到这名奇特的女子。

    “你说。”太子道。

    “我这青霉素减效极快,但作用再快的药,也最少两日才能有效果,您能不能想办法说服主管官员,再迟两日转移百姓?”顾千雪道。

    太子微愣,却没想到是这么个问题。

    顾千雪解释,“民女知道朝廷此举也迫于无奈,这个我也是赞成的,若朝廷真心软一时,待瘟疫蔓延整个京城,其损失便更大,其后果之严重,无法估量。但我只想向后拖两日,再给我两日,若青霉素真能起作用,也就少了许多人离开家园,更能救下许多无辜病人。”

    太子侧过脸,看向老妪房间的窗子。

    他的脸用手帕遮盖,但紧锁的双眉却泄露此时的心情,他在衡量,在挣扎,毕竟,他若是出手,便要承揽了许多风险,若因这两日瘟疫蔓延全城,许多人便会在此事上做文章:

    将其拉下本就岌岌可危的太子宝座。

    顾千雪不知其身份,更不知面前男子的难处,只用一双水盈盈的大眼,满是哀求的看向男子。

    最终,太子决定,“给你两天时间。”

    顾千雪心中大石终于落地,只觉得面前男子如救难天神一般,对他的崇敬油然而生。“太好了,谢谢你,我一定会尽力。”

    “你叫什么。”太子问。

    “寒。”顾千雪答,既然用代号,大家便都用。

    千雪,谓之寒。

    太子点了下头,“寒姑娘,明日你几时到?”也未刨根问底。

    “巳时。”顾千雪答。

    “好,巳时,我等你。”太子深深地看了顾千雪一眼,“在下还有要事,先行一步。”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开。

    顾千雪看着男子的背影,心情激动——太好了,给她两天的时间,够了。

    顾千雪怎么会知道,这短短的两天时间,太子宫凌尧要背负多大的风险!若她没成功,错过宝贵的迁移时间,瘟疫蔓延开来,太子第一个便被皇上治罪。

    一炷香的时间后,骑着马的宫凌尧回到他甩开随从的街道,装作若无其事地闲逛。

    侍从匡郢哲和梁贞快急疯了,找不到太子的踪影,又不敢惊动其他人,只能暗暗祈祷太子快点出现。

    当匡郢哲见到闲逛的太子时,急忙跑了过去,面色惨白,“殿下,您去哪儿了,可让属下好找!”

    太子神情自若,伸出修长手指一指旁边的茶楼,“就在里面喝茶,你们去哪找了?”

    那茶楼,匡郢哲和梁贞进入数回,若太子在里面,他们自然能找到。虽是这么想,却不敢质问,只能暗暗叫苦。

    太子微微一笑,“刚刚茶楼里说书的,讲的是前朝周将军排兵布阵,以少胜多抗击北醴,说得精彩,本宫便听了一会,可惜如今讲完了,不然就带你们进去继续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