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章:厉王血洗西临城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2本章字数:2029字

    千里之外,西临城。

    官府如今换了主子,之前的府尹成了阶下囚,衙门之上,坐着的是一身一品朝服的亲王。

    如果说西临城从前乌烟瘴气,被贪官污吏压迫得民不聊生,如今的西临城虽没了贪官污吏,气氛却也欢快不起来。因为坐镇的,是修罗一般的厉王,其就如双刃剑一般,杀贪官的同时,也会牵连一些无辜。

    时至今日,西临城百姓提起一个多月前的事,仍觉得像是做梦。

    那一日,西临城门大开,说是当今皇上的长子厉王亲临西临城,官员们列队出外迎接,当晚便举行盛宴,鼓瑟吹笙,舞姬漫天。

    百姓们见官员将那厉王伺候的极为周到,心中一边祈祷厉王不被贪官所迷惑,另一边则是质疑厉王之手段。

    却怎么也没想到,第二日,衙门便变了天。

    传说当晚晚宴接近尾声,厉王所带精兵立刻将整个衙门包围,紧接着将宴席上的所有官员杀了个干净,一个不留,将那头颅摘下,呈一字型摆放在衙门门口。

    血流成河。

    这还不够,天还未亮,厉王便亲自带人抄官吏的家,所有财物一律充公,所有男性当场斩杀,所有女性在搭建起的临时邢台上砍头。

    这些还不算,其连襁褓中的婴儿也不放过。

    虽然百姓们恨透了这些贪官污吏,但当厉王下手时,依旧忍不住怜惜其家中的无辜。

    还不会说话的婴孩有什么罪?还有那些在娘肚子里还未分娩出的,也跟着母亲,被砍了头,没看这花花世界一眼,便重新轮回。

    但不得不说,厉王这招极为有效,根本不给对手喘气的余地,也不给他们调兵遣将的时间,擒贼先擒王,杀了官员,下面的爪牙立刻群龙无首。

    可以说,厉王的胜利一个归功于雷厉风行的速度,另一个便归功于其狠毒。

    城门大敞,有些从前拿了利益的人卷了细软、带了家人连夜逃出西临城,厉王只下令守城官兵不许阻拦,让其离开。

    真的能离开吗?

    君不见,那条条官道周围隐藏了许多兵士,待逃亡之人以为自己安全,却被这些兵士拦截,用花名册校对其身份,牵扯西临城贪污案的人,立刻斩杀,没有二话。

    甚至,连申辩的机会都不给,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而为何,厉王要如此做?答曰,分散其兵力,逐一击破。

    若在城中便赶尽杀绝,这些亡命之徒势必会联合起来,但给他们一条生路,他们便以为自己可以侥幸逃脱,哪还有心思冒着生命危险纠结?

    黄泉路上,一大批新鬼,并非战乱、并非饥荒,而是因为西临城厉王的到来。

    这便是厉王在拿到案子后没日没夜查找卷宗的原因,也是处理西临城贪污案的关键。

    是夜。

    官府衙门后院宅子的灯光明亮,周围每一岗哨都立着威武的守卫,卷宗摞成山,厉王宫凌沨坐在桌案后,闭目养神,死寂的房内毫无声响,连一旁伺候的丫鬟都觉得压抑得无法呼吸。

    忽然,门外传来君安的声音,“禀王爷,飞鸽传书到。”

    厉王缓缓睁开眼,“进来。”

    “是。”君安手中拿着一只蜡油管,走了进来,双手奉上。

    丫鬟们这才偷偷舒了口气,房内气压终于恢复了些。

    厉王将那蜡油管打开,抽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纸,纸上言简意赅的写着汇报的事。

    微微皱眉,“京城那边的消息,你也接到许多吧?”

    君安恭敬答道,“是,王爷。”

    “顾千雪成了郡主?”破天荒,厉王的声音带了疑惑。

    “回王爷,是的,封号千雪郡主。”君安道。

    那信中自然不仅仅是顾千雪被封郡主一事,待厉王看完后,闲适地将灯罩打开,而后在蜡烛上将信烧了。

    “还有吗?”厉王淡淡道,末了,怕君安没听懂,又补了一句,“她的事。”

    她,指的是顾千雪,即便厉王不追加解释,君安差不多也能猜到一些。

    “回王爷,有的。”君安答道,“顾小姐陪秦妃娘娘到碧粼湖的斗艺大会被安然郡主指明挑战,后以一副碧粼斗艺图大胜,更是名声远扬,当天晚上,皇上便下圣旨将顾小姐封为郡主。”

    “斗艺大会?”厉王口中喃喃,两手交叠,玩弄起了自己的扳指,“既然母妃去了,想来父皇也去了,这郡主可不是说封就封,难道父皇是见了什么,而后封顾千雪为郡主?还是,父皇有什么目的?”

    厉王的声音越发小,最后一句,甚至外人无法听清。

    君安恭敬站在厉王面前,安静等候其命令。

    “京城新派来的官员还有多久抵达西临城?”厉王道。

    “回王爷,大概还有三天。”君安答。

    厉王点头,“下去吧。”

    君安见了礼,转身下去休息,而一旁伺候的邵公公则上前,笑声问道,“王爷,奴才斗胆,想问个问题。”

    “恩。”厉王站起身来,从容从桌案后绕了出来,向门口而去。

    邵公公赶忙小跑着跟上,“王爷,西临城贪官已处罚,这城内百废待兴,难道就让君安自己慢慢处理?”邵公公不敢直说,其实他的潜台词是——王爷您砍了一堆脑袋后,就天天闭目养神?

    确实,自从厉王以雷迅不及掩耳之势清理了西临城贪官污吏以及只手遮天的恶势力后,便一直在房内歇着,或睡觉,或闭目养神,或睡觉反倒是君安,带了一批随行官员处理西临城诸多事宜,忙得头晕眼花,目测已连续三天没怎么正经睡觉了。

    为什么这么忙?还不是厉王将整个城的官员都杀干净了!

    邵公公跟着厉王到了饭厅用膳,伺候着厉王用膳,心中却不免想——这世上,除了顾小姐外,怕是再也没人让王爷气得失态了吧,却不知,顾小姐最近可好。

    那么,顾千雪到底好不好?

    此时,顾千雪忙得很,脚上钉钉子便能当陀螺用,她调了厉王府许多人手,甚至连工匠都用上了,都窝在玉笙居,赶制青霉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