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2章:叫上我一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2本章字数:2131字

    剧烈的疼痛让顾千雪的斗意瞬间转为零。

    顾千雪不知是别人太过勇猛还是自己太过无能,为什么小说电视里对打时,受伤的都是越挫越勇,而她满脑子只有疼,疼得哭天喊地。

    “说,是否还要与本王两清。”厉王看着鬼哭狼嚎的顾千雪,淡笑着,声音却越发温柔。

    任何一个男人温柔的声音都会很动人,除了厉王。

    他温柔的嗓音更如同一只催命符,让人越听越怕,越来越惊。

    “你……你还想怎样?难道我必须时时刻刻围着你转?凭什么?”顾千雪捂着手腕大喊。

    “本王问你,想要什么。”其意很明显,将顾千雪当成食客来养。

    顾千雪敢拒绝?自然不敢。“但……但我终有一天要嫁人的,如今外面传言已经不堪,我再和你不清不白的,我还怎么嫁人?”虽然顾千雪不在意什么名声,但如果名声可以当成挡箭牌,她乐意用上一用。

    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南樾国,顾千雪都未将结婚当成人生最大的目标,但此时此刻,她却不得不拿婚姻当成法宝。

    “你认为,被这太子妃之事一闹,你还能嫁得出去?”厉王闲闲道。

    “嫁不出去也得嫁,嫁不了做官的,我还不能嫁个做生意的?”顾千雪一边说着,一边疼得倒吸气。

    厉王见她模样确实太惨,破天荒的好心,蹲坐在一旁,不顾对方挣扎,将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另一只手捏在她纤巧的手腕上,只能一声脆响,那骨骼错位的手腕又重新安好。

    “商贾?你甘心?”厉王问。

    南樾国商贾地位虽不像中国古代那般处在最低等,但怎么也是不如仕途来得风光。

    因为手腕被安好,剧烈疼痛消失,但依旧隐隐作痛。

    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手被那只大手握得紧,“有什么不甘心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怎么过不是一辈子?”一边说着,一边暗暗使劲。

    但那只如同铁钳一般的大手依旧仅仅握着她的手。“喂,我都这么惨了,你还不放过我?你非要逼我悬梁自尽才开心?”

    厉王松开手,道,“申嬷嬷说,母妃很喜欢你,既然母妃不回宫中的主意是你想的,你就要负责到底,每日去王府陪母妃。”

    顾千雪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厉王脸上,只觉得自己不小心捅了马蜂窝。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真想将厉王直接塞水里活活淹死。

    但话说回来,顾千雪还是很喜欢秦妃的,那种温柔善良的女子,美丽的面颊永远带着笑容,即便不是厉王要求,她也会找时间去陪,“只要我有时间,自是去陪娘娘,但却不是因为你的命令……啊!”

    顾千雪的狠话还没说完,手却被厉王狠狠捏住,几乎要捏碎骨头一般。“宫凌沨,要杀要剐给我个痛快好吗?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这么折磨我?”一边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狠狠扒那只铁钳大手。

    “就凭你随意呼本王名讳,足以将你凌迟。”话虽狠话,但厉王的声音却反常的轻松愉悦,听起来心情甚好。

    “宫……厉王殿下,水有源树有根,如果不是你一再折磨我,我能直呼你名字?”顾千雪咬着牙,为自己申辩。“还有,厉王府我会去的,却不是因为你的命令,而是我喜欢秦妃娘娘,我自愿去的,你听见了吗?”

    厉王一松手,放开了顾千雪。

    顾千雪只觉得手骨完全被捏碎了,疼到麻木。

    “想要什么?”厉王又问。

    ——想要你死!这句话顾千雪只敢想想,却不敢说,最终,她垂下眼,“还没想好。”

    厉王满意地勾唇,“很好,待想到了,告诉本王。”

    顾千雪抱着自己发疼的手,可怜兮兮的蹲坐在角落,低着头,怜悯自己的命运。

    “记住,易容后的模样,不许再在世人面前出现。”厉王好像心情大好,坐回椅子上,很有闲心的为自己倒了杯茶。

    “废……知道了。”顾千雪想说废话,最终,没敢说。

    “今日本王只是回来看望母妃,再过一个时辰便离京,这段时间,你多去王府,陪母妃。”厉王道。

    “……”顾千雪很反感这种命令的口吻,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知道了。”小胳膊拧不过大腿。

    “本王听说了碧粼湖斗艺大会。”厉王的声音突然转淡,听不出喜乐,“以后这般抛头露面之事,不要多做。”

    “知道了。”顾千雪依照惯性回答,但末了,却又觉得自己冤枉得很,“不是我愿意跑去丢人现眼的,是那安然郡主指名道姓的点我好吗?再说,就算我抛头露面,关你什么事?”

    话未落地,只见厉王冷眼一瞥,顾千雪刚刚平息的手臂再次疼了起来,下意识向后缩了下。

    “当日你与母妃在一起,你抛头露面也将母妃推到众人视野。”厉王冷哼,见顾千雪一脸无辜又委屈,最终道。“至于丘安然,自有本王找她算账。”

    顾千雪一下子高兴起来,“真的?你什么时候找她算账,叫上我好吗?”收拾贱人什么的,最好看了。

    迎接而来的,却是厉王的冷眼,“本王何时找她,自有本王的打算,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听话就好。”说着,刷的一下,厉王站起身来,抓起椅上的披风,却未自己披上,而是扔给顾千雪。

    沉重的披风正好盖在顾千雪的头上,待其手忙脚乱地将披风拽下来时,却发现房内早已没了厉王人影。

    双手颤抖的抓着披风,顾千雪只想将其当成某人的替罪羊,狠狠地剪了,但一阵秋风顺着敞开的门吹入,本就浑身冷汗的顾千雪更是觉得透心凉。

    她将披风披在身上,只觉得温暖舒适。

    披着披风快步出了房间,却见守夜的玉莲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顾千雪赶忙上前查看,发现玉莲呼吸匀称,想来是被人下了迷药,这才放下心来。

    第二日,天刚刚亮,东宫便传来太监的高喝声。

    “皇后娘娘驾到。”

    紧接着,便是宫女太监们列队下跪为其请安,而皇后仿佛行色匆匆,连让众人平身的心情都没有,快步向太子的寝宫而去。

    太子刚被宫女们伺候着穿戴好,却见来势汹汹的皇后劈头盖脸,“尧儿,你何时学会欺瞒母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