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章:敌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3本章字数:2067字

    “碧芙,你身体不好,就别出来接我了。”秦妃笑容满面,也快步前去,迎上自己的小姑兼闺蜜。

    两人在公主府大门下的台阶汇合,双手交握,感情十分好。

    “这几天你身体怎样,用不用我找太医来看看?”长公主紧张得上下查看秦妃。

    秦妃则是笑道,“不用,我身子好着呢,何况身边还有千雪,你可不知道,千雪的医术比太医还要精湛。”说着,伸手一指自己身后的顾千雪。

    顾千雪正要给长公主问安,却见长公主白皙的脸上,笑得如同月牙的双眼立刻迸发冷戾,那阴狠的目光狠狠看向顾千雪。

    那目光中,有戒备、有厌恶、更有一种高高在上俯瞰地上泥巴一般的不屑。

    顾千雪身体下意识一抖,而后赶忙恭敬请安。

    秦妃自然察觉一切,捏了下长公主的手,温柔的声音带了些许埋怨,“碧芙,你柔着些,别吓坏了孩子。”

    顾千雪低下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嘴角抽了抽。

    长公主却冷笑,鄙夷地盯着面前低着头的顾千雪,“你叫顾千雪?本宫问你,你怕吗?”

    顾千雪还能说什么?头都没抬,“回长公主殿下的话,民女不怕。”

    长公主挑眉,眼中的鄙夷更重,“不怕?呵,胆子还不小啊。”

    “……”顾千雪很无语,这长公主和自己好似阶级敌人似得,哪像秦妃说的要收她当义女啊?现在可以选择吗,如果可以选择,长公主就是圣母娘娘,她都不愿和公主有什么联系。

    秦妃也是十分尴尬,她在信里已说明,让长公主帮帮忙,圆了她的场,谁想到,平日里对她百依百顺的长公主,见到顾千雪却如同被惹怒的猫儿一般。

    同时,秦妃回过头探究地看向顾千雪,怎么看,这姑娘既漂亮又亲切,为何长公主却不喜欢呢?

    长公主根本不想放过顾千雪,“你来回答本宫,为何不怕?难道你有秦妃撑腰,便有恃无恐?”

    “……”顾千雪无语。

    秦妃一惊,赶忙小声道,“碧芙,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们之前见过面?”

    “说啊,哑巴了?”长公主恶狠狠质问。

    “……”顾千雪真想转身一走了之,果然贪小便宜吃大亏,今天这便宜,她就不应该占!但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上,“回长公主的话,民女不是哑巴,民女也不是不怕,而是对皇家威慑有些习惯罢了。”

    “呵,除了本宫,你还与哪个皇家人有接触?”长公主的语调满是不屑,因为她心中以为那人是太子,毕竟两人曾有过口头婚约。

    “回长公主的话,是厉王殿下。”顾千雪道。

    “是啊,从前沨儿与千雪打过交道。”秦妃也赶忙打圆场,“别在门口了,有什么话,我们进去说。”

    长公主这才算是放过了顾千雪,一行人向公主府内走去,顾千雪心中暗暗叫苦不堪,周围的下人们也小心谨言,生怕得罪了长公主。

    公主府地域广阔,建筑风格也是极为奢华,小桥流水众多,亭台楼阁美轮美奂。

    与公主府相比,厉王府却有些寒酸起来,虽然比顾府好了许多,但与公主府比,很是简陋。

    正厅,长公主与秦妃聊着话,更多的都是家常,例如,京城发生了什么,例如,哪个官家女子与皇家订了亲,等等。

    顾千雪在两人身旁伺候着,甚至连坐都不敢。

    对于好友的反应,秦妃也是十分意外,实在不解长公主为何不喜欢顾千雪,绞尽脑汁地为千雪说好话。“碧芙,你可听过碧粼湖斗艺图?这是千雪画的。”

    “所以呢?”长公主冷冷撇了顾千雪一眼。

    “……”顾千雪真想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长公主,简直比窦娥还冤。

    长公主的态度,将秦妃也弄的很尴尬,“所以……我想让千雪为你画一张相。”此时此刻,秦妃也不知道自己此举是对是错了。

    只见,长公主冷冷地瞥了顾千雪一眼,“既然如此,那就画吧。”

    “……”顾千雪真想暴走了,如果不是看在秦妃的面子上,她就是顶长公主几句,又能怎样?

    为了秦妃,顾千雪忍气吞声,“是,长公主殿下,但民女还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硬纸和炭笔。”

    长公主很明显地哼了下,“还没画呢,事儿就这么多,去准备吧。”说着,不耐烦地对身旁伺候的宫女使了个颜色,那宫女便上前,引着顾千雪离开,准备材料去。

    顾千雪走后,秦妃终于是忍不住了,“碧芙,你从前和千雪有过矛盾?”

    长公主道,“没有,从前未见过。”

    “既然未见过,为何你这般?”秦妃急了,温柔的面孔上满是焦虑。

    长公主有些不知如何回答自己朋友,更是将矛盾的导火索顾千雪,恨在了心里。

    但对朋友,长公主还是很友善的,一反之前的冰冷高傲,长公主的笑容满是和蔼春风,“我怎么了?平日里我不都是那样吗?”

    秦妃凝眉摇头,“碧芙,你瞒不过我,你到底什么地方对千雪不满?若你实在不喜欢她,那收她为义女之事便作罢,由我来收。”

    长公主见自己朋友不快,赶忙道,“晚晴千万别这么说,我和你实话实说就是了,我……”说着,长公主声音顿了下,目光忧郁地垂下头,“若我有子嗣,自然愿意收顾千雪为义女,但我却没有。这义女就如同一根刺,刺在我伤口上,让我无法再自欺欺人,所以,我如何能对她有好脸色?”

    秦妃这才恍然大悟,“如此看来,是我的不是,我竟没从你的角度考虑,碧芙,我向你道歉,是我强人所难了。”

    “不不,晚晴别这么说。”长公主赶忙拉住秦妃的手,“错的人是我!你身子刚刚恢复,我竟让你生气,是我的不对,顾千雪我收了,真的,我收了。”

    两人正争执不下时,顾千雪已随着宫女回了来,手中拿着找来的画具。

    “既然拿来了,便开始画吧。”因为刚刚的一番话,长公主态度终于和蔼了些,“只不过不能只画本宫,将我们姐妹一同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