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敌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3本章字数:2050字

    长公主被气得冒了火,甚至想自己冲过去扇顾千雪嘴巴。

    而事实上,长公主也真的冲了过来,粗壮的胳膊扬得老高。

    顾千雪见状,赶忙暗暗将内力集中在面颊上,以抵抗疼痛。

    这就是顾千雪有恃无恐的原因,她有内力,挨打不疼!否则,她可不敢没事找抽。

    但最终,长公主的巴掌却没扇下来,只是将那手臂狠狠地撂下。“本宫虽没子嗣,却也不稀罕什么义女。”

    长公主一句话,顾千雪却是醍醐灌顶——原来竟是这样!

    长公主的莫名敌意,让顾千雪摸不到头脑,刚开始以为是本尊得罪了长公主,而后便以为是长公主所说的鄙夷她攀附富贵,但实际上,真相却是长公主因自己没有子嗣所以自卑!

    人就是这样,越是在哪里自卑,便越在哪里敏感。

    这个就好像,送一个矮子高跟鞋,初衷是好的,但那对身高敏感的矮子,却会火冒三丈。

    对这样敏感之人最好的方法,便是刻意回避他的伤口处。

    一直对自己没有子嗣而自卑的长公主怎么可能主动认她当义女?怕一切都是秦妃的好意吧。

    顾千雪苦笑,秦妃啊秦妃,真是好心帮倒忙,义母没帮她找一个,倒是找了个仇人。

    “公主殿下,其实……我也不太想认义母,要不然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行吗?”顾千雪尴尬地笑道,心中估计,长公主肯定又勃然大怒,搞不好得给她几巴掌。

    却没想到,长公主只是狠狠瞪了她一眼,却未动手。“无论是什么原因,既然晚晴提出来了,本宫便会答应她,你这个义女,本宫算是收了。以后你有什么想要的、要做的、想求本宫的,大可来求,但记住,没事千万别在本宫面前转悠,本宫的脾气不好,可保证不了让你毫发无损的离开。”

    顾千雪忍不住苦笑,点头,“公主殿下您就放心吧,无论有事还是没事,我肯定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来人,把东西端上来。”长公主侧过头,对外面道。

    “是,公主殿下。”随着房外人恭敬的声音,一众宫女捧着托盘入内。

    十余名宫女入内,立刻将本宽敞的书房挤满,而每名宫女手上都有一只檀木托盘,托盘上面放置的都是各式宝物。有珍珠翡翠,有头面饰品,有水晶杯子,有白玉如意等等,更是有华丽的丝绸。

    虽然顾千雪身边之人穿着绸衣,但实际上,百姓们别说穿上丝绸的衣服,便是见,也是很少见到的,那一尺绸缎,足够普通人家吃上几个月,可见不菲。

    尤其是,宫女捧着的丝绸布料都是贡品,是在民间千金难买的。

    “喜欢什么就拿去。”长公主轻蔑道。

    顾千雪真的很想拒绝,不说赵氏有多少银子,便是她本人,若想赚钱,靠着现代知识,赚个金山银山根本不是问题,但,她若真的拒绝了这蛮横的长公主,怕算是得罪这人了。

    看来这抱大腿,也不是什么好事。

    顾千雪犹豫了下,最终选择忍气吞声下去,毕竟长公主说得对,认不认的都是给秦妃的面子,至于以后如何,大不了她尽量别出现在长公主面前不就行了?

    但这礼品顾千雪知道,礼品必须得挑,若不挑,怕是不给长公主面子,出去后,也没法对秦妃交代。

    想着,顾千雪再次长长叹了口气,视线将宫女们手中托盘扫了一眼,最终选了一只银发钗。

    发钗虽是银的,但上面缀的碧绿翡翠却是价格不菲,这碧绿,却必须用雪白的银来衬托,若是金,则多了俗气。

    “就这支吧,民女多谢公主赏赐。”顾千雪伸手将那只发钗轻轻拿了起来。

    长公主看向顾千雪的眼神,少了些许鄙夷,“算你知深浅。”但随后,却又对宫女道,“将这些都打包。”

    顾千雪一惊,她只是要了一只发钗,但长公主却将所有宝物打包,是什么意思?

    长公主看出了顾千雪的惊讶,冷哼道,“这些都是赏你的,虽然本宫不想认义女,但既然答应了晚晴,便一定会认。认了义女只送一根发钗成何体统?外人倒以为本宫小气。”

    顾千雪继续苦笑,按照从前对待厉王的方法,她决定,尽量少回长公主的话,长公主说了她就听着,长公主做了她就忍着,回头不出现在长公主面前总行了吗?

    说完话,长公主便带着顾千雪去了后花园,与秦妃汇合。

    玉莲和玉翠两人也正跟在秦妃身边,陪着赏花。

    见长公主回来了,秦妃笑吟吟的迎了过去,“碧芙,你们娘俩说什么悄悄话了,竟说了这么长时间?”

    长公主热情地拉住秦妃的手,“我看那孩子打扮得实在寒酸,便挑了些东西,她娘也真是的,难道就穷到连个首饰都买不起?好好的官家小姐,打扮得和民间女子似得。”说话很是刻薄。

    秦妃面色一僵,小心看向身后,好在顾千雪未跟过来,连忙压低了声音,“碧芙难道你忘了,千雪的娘是赵元帅的独生女。”

    长公主这才恍然大悟,贵族圈里谁不知道赵元帅独生女是个心智不全的,从前在宫中赴宴闹了不少笑话,就因为这样,每次赴宴,别的官员都是携正妻赴宴,却只有顾尚书带着的是个姨娘——裴丞相的二女儿、皇后的妹妹,裴玉蕊。

    若换个人,皇上定然震怒,毕竟这姨娘是上不了台面的。但顾尚书家中情况特殊,皇上便对他网开一面。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裴姨娘的出身,自是不提。

    “也是个可怜的孩子。”长公主的声音终于柔了下来,看向顾千雪的眼神多了一丝疼惜,叹了口气。

    另一边。

    玉莲和玉翠围着顾千雪,她们两人都发觉长公主不喜欢自家小姐了,虽然很疑惑其原因,但更多的是担心。“小姐,您刚刚没事吧?长公主会不会对您不利?”

    “嘘!小点声!”顾千雪赶忙让两人禁声,而后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长公主的方向,叹了口气,“今天,我真是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