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5,终究不同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3本章字数:2085字

    满福院散了场,几人欢喜几人忧。

    为何这么晚了却不见顾尚书的身影,因为顾尚书去陪赵氏了。

    虽然赵氏心智不全,但肚子里可怀着顾尚书第一个儿子,能不欢喜?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顾尚书不喜欢赵氏,也是极喜欢赵氏的肚子的。

    当顾千雪带着丫鬟路过牡丹院时,忍不住深深看了那已暗了的窗子一眼。

    她为赵氏感到悲哀,也为这后院里的女人们感到悲哀——当一个女人必须用肚子来留住一个男人和一段婚姻时,除了悲哀还能用什么词汇来描述?

    想到赵氏,却突然觉得,心智不全的赵氏也许是幸运的,毕竟她感受不到这些不公。

    耳边隐约传来女子的欢笑声,是姨娘们正回院子,见主子高兴,丫鬟们赶忙说着喜庆话,参谋着主子明日入宫穿什么衣服,佩戴什么头面等等。

    “小姐,您在想什么?”因为顾千雪站在牡丹院门口站了很久,玉莲忍不住轻声问道。

    顾千雪道,“玉莲玉翠,你们若是嫁人为正妻,夫君却想娶妾室,你们会怎么办?”

    两人想了一想,玉翠道,“我肯定要好好管教那些姨娘,绝不会被她们抢了风头!”

    “……”顾千雪又问玉莲,“玉莲,你呢?”

    玉莲比玉翠沉稳些,但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回小姐,我会好好把关,绝不允许那些喜耍手段的狐媚子进院子。”

    “……”顾千雪有些无语,“你们就这么希望未来夫君娶小妾?难道你们就没想过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两个小妮子如同见了鬼一般地盯着顾千雪,“小姐,您没事吗?”“小姐,您身子是不是不舒服?”

    玉莲道,“男人三妻四妾,皇帝老爷都如此,何况其他男人?就连那农夫,地里丰收了攒了几两银子,都想着去买个小妾回来呢。”

    玉翠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顾千雪深深叹了口气,“我与你们,终究还是不同啊。”她指的是,自己曾是现代人,曾生活在一夫一妻有人权的世界,让她改变,谈何容易。

    “如果我说自己只嫁最爱的那人,那人这一生也只能娶我一个人,不许娶任何妾室,你们会不会觉得我白日做梦?”顾千雪问身后自己的两名丫鬟。

    玉莲和玉翠两人尴尬地笑笑,“怎……怎么会呢?”“小姐怎么会……白日做梦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顾千雪能看出来,两人是善意的谎言。

    最终,顾千雪叹了口气,“走吧,回去睡觉。”

    玉莲和玉翠两人相视一看,不解今日小姐为何如此感慨,便只能跟着自家小姐回了听雪院。

    顾千雪不知道的是,顾尚书顾庆泽趴在床上,侧着脸,借助微弱的月光看着赵氏的睡颜,心中却忍不住嘀咕——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为什么觉得赵氏这么漂亮呢?她明明是个心智不全的肥婆!但却……这么美?难道是很久没碰女人?不对,昨日刚从柳姨娘院子里过夜。

    月光下的赵氏赵偌澜美得如同下凡的仙子,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比寻常女子更纤细高挺的鼻梁,深深的眼窝,以及浓密得如蝶翼一般的睫毛。

    顾庆泽经历的女人也不少,后院姨娘们自然都被他宠幸过,也算是环肥燕瘦,但有这么一副深邃轮廓以及浓密的睫毛的女子,却还是第一次见过。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何况顾庆泽也才三十几岁,也算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在赞叹赵氏美貌时,身体却有了变化,呼吸沉重了许多。

    赵氏正巧醒来,她慢慢睁开眼,深处白嫩柔美的小手揉了揉眼,一双眸子清澈不染凡尘。“夫君,你看什么呢?”声音呢喃。

    顾庆泽越发难受了,恨不得化身为大灰狼一口吞了眼前的小白兔。

    但顾庆泽不敢,因为赵氏还怀着他的儿子呢,如果儿子有个三长两短,顾庆泽非找把刀自残不可。

    “没事,睡吧。”顾尚书的声音压抑。

    “哦。”若是换一名女子,定能发现顾尚书的变化。但赵氏到底是心智不全,只答应了一声,便又沉沉睡去。

    此时的赵偌澜,没有少妇的万种风情,也没有少女青涩娇羞,却有一种不染凡尘的仙子一般的懵懂无辜,最是这种女人,是所有男人的克星。

    这一夜,注定了顾尚书一夜难眠。

    第二日,别说顾府姨娘们忙了一整日,京中官宦女子们都在忙碌。

    其原因,自是为赶赴皇后娘娘突然邀请的皇宫夜宴。

    因为事发突然,有些女子没做新衣服,只能现跑到京城成衣店去购买,又因买衣服的人实在多,竟发生了几名女子为抢一件衣服大打出手的事情。

    相反,顾千雪白日里却很闲,她跑到厉王府。

    南山院。

    “沨儿派人从西临城送来了特产的茱水茶,你尝尝。”秦妃声音温柔,如一只柔软小手般抚过人的面颊,很舒服。

    申嬷嬷一边沏茶一边道,“顾小姐,清早这茶刚送到王府,奴婢便想为娘娘沏些尝尝鲜,但娘娘却说要等您来了一起喝,娘娘真是疼您疼到骨子里了。”

    “多嘴。”秦妃笑着骂了一句,而后耐心为顾千雪讲解,“别的地方,这茶都是在春季收获,唯有西临城的茱水茶,偏偏是深秋入冬收获,味道未必好,但胜在独特。”

    “多谢娘娘,”顾千雪双手接过茶杯,对着申嬷嬷挤了个鬼脸,吐了下粉色小舌头。“也谢谢申嬷嬷了。”

    申嬷嬷被她逗笑,眼中满是慈爱。

    在一众人的瞩目下,顾千雪亚历山大地慢慢饮了一口,皱了眉,不知如何评点,因为她对茶实在没有研究。

    “如何?”秦妃笑着询问。

    顾千雪组织了一堆形容茶品的词,临出口,却终于叹了口气,“抱歉,我实在对茶没什么研究,所有茶在我口中,都是一个味道,只比白开水好喝那么一点点。”说着,表情满是沮丧。

    顾千雪的表情将秦妃和申嬷嬷逗笑得前仰后合。

    接近了午膳时间,照例有一名丫鬟上前请示午膳事宜,而顾千雪却灵机一动。“秦妃娘娘,申嬷嬷,今日中午便由我来下厨准备午膳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