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8,公主吃蛋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3本章字数:2061字

    秦妃眼中的狠戾转瞬即逝,面容也瞬间恢复平和,大部分人都没发现,但顾千雪却敏锐的发觉了。

    秦妃根本放不下仇恨,从前只是掩饰罢了。

    顾千雪十分能理解,别说秦妃放不下,若她是秦妃,也会想办法和下毒那人拼个你死我活。

    被人害了还忍气吞声,那不是圣母,那是窝囊!失去所有却能做到云淡风轻,那不是看破红尘,那是傻逼!

    秦妃从前确实是随和大度的,但差点被人活活害死,如同个活死人一般遭了十几年的罪,想来,那最后的善良也被磨灭了吧。

    顾千雪突然有种预感,秦妃想报仇!

    如果秦妃报仇,她该怎么办?助她一臂之力,还是……

    “千雪,你在想什么?”秦妃温柔地问顾千雪,那声音比平时更柔和,若仔细听,甚至还有一丝丝颤抖在里面。

    顾千雪在想什么?她在思考一个意义深刻的问题——到底是应独善其身还是选择队伍站定立场?

    若秦妃真想报仇,她可以装无知,这样的话,秦妃败了,不会牵连到她,而秦妃胜了,她也没损失。这个,就叫独善其身。

    但她也可以帮助秦妃报仇,这样,秦妃若胜了,定然少不了她什么好处。

    “我在想……”顾千雪喃喃道。

    突然想起那首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诗:

    当他们逮捕犹太人时,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

    当他们逮捕共产党人时,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

    当他们逮捕反法西斯盟军时,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

    当他们逮捕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了……

    “娘娘,今晚皇后娘娘在宫中设下宴席,不知您去吗?”顾千雪含着笑意的声音清脆婉转,“那宴席一定十分热闹,娘娘若想去,千雪一定陪着您好好玩玩。”

    皇后自然不会给秦妃下请柬,巴不得秦妃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而秦妃若想去参加宫中宴席,自然不能不请自来,需要有个由头。

    顾千雪就是给秦妃这个由头。

    长公主暴怒,揭竿而起,“闭嘴,你是什么身份,一国皇妃的行程岂是你这种草民可以指指画画的?”

    秦妃却掩口一笑,“碧芙,别把孩子吓坏了,千雪毕竟也是一番孝心。”

    既然没拒绝,便说明秦妃有心入宫。

    长公主一愣,“晚晴,你想参加这宴席?你之前不是不想回宫吗?”

    顾千雪心中可怜长公主的智商和情商,难怪一国公主最后被逼回公主府守活寡,这般冲动无心机的脾气,哪能将男人掌握在手心?

    长公主应感谢自己尊贵的身份,否则,她怕是要沦为炮灰了。

    顾千雪猜测,秦妃并非真的不想入宫,而是不能入宫!从前秦妃得盛宠时候都能被下毒,如今十几年后,秦妃的势力早已消失不见,回了宫才真正是羊入虎口。

    若想复仇,势必要夺回皇上的心,而最好的方法便是住在宫外,却时不时出现在皇上面前。

    有句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秦妃就要做那个让皇上碰不到还心痒痒的那个。

    秦妃对自己这没心计的姐妹很无奈,好在顾千雪为其解了围,“娘娘整日憋在王府实在太无聊了,应该到处走走,再说,即便是参加宫中宴席也是回去凑凑热闹,也不算回宫啊。”

    秦妃眼中有了赞许,笑笑没说话。

    长公主彻底怒了,“放肆,谁借你的胆子敢来顶撞本宫,来人,掌嘴!”话音刚落,又觉得让别人出手实在不过瘾,“本宫自己来!”说着,将广袖撸起,露出粗壮的胳膊。

    顾千雪哭笑不得,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先是惹了厉王,现在又得罪长公主,难道她和姓宫的八字不合?不对啊,明明太子殿下那么温文尔雅……

    秦妃噗嗤笑了出来,“碧芙别闹了,这么一把年纪怎么还和个孩子似得,若千雪真想去,我们陪陪她又如何?”

    长公主虽然火爆,但温柔的秦妃却好似她的克星一般,听秦妃说完,长公主也不情不愿道,“既然晚晴想去,那本宫也去吧,确实好久未回宫了。”说完,还狠狠瞪了顾千雪一眼。

    “好了,这才晌午,时间还早,”秦妃安抚自己的闺蜜,“碧芙来尝尝千雪的手艺,今日千雪亲自下厨,做了抹茶千层蛋糕。”

    “蛋什么糕,还千层?哗众取宠,如果没有一千层,看本宫怎么收拾你。”长公主对顾千雪狠狠道。

    顾千雪真想找一个角落画圈去了,她上辈子肯定是挖了宫家的祖坟。

    秦妃也是苦笑,回过头来安慰顾千雪,“千雪别怕,你义母最喜欢开玩笑。”

    ——义母!?

    顾千雪欲哭无泪,秦妃怎么还没忘了这茬,如果可以,她真想当这件事没发生。

    一众人进了正厅,有丫鬟泡来茶,顾千雪则是用刀子将抹茶千层蛋糕切来,分好,放在盘子里。

    秦妃喜欢吃甜品,长公主更爱吃了!

    不说别的,长公主庞大身躯上的一身肥膘,便是吃甜品的恶果。

    长公主带着一种严肃批判性的态度用勺子切了快绿油油的蛋糕入口,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了。

    那是种何等美妙的感受?入口即化,绵柔丝滑,浓浓的奶香以及茶香,顿时充满了口腔,从口腔入腹,是一种满足的甜美。

    长公主没说话继续吃,很快,一小块蛋糕已下了肚。

    长公主虽然粗鲁莽撞又好吃,但却不会没礼貌地将所有蛋糕都吃光,只是将被脸上肥肉挤成一条线的眼竖了起来,一指顾千雪,“你,再去给本宫做上一些,不,多做一些。”

    “……”众人。

    秦妃见顾千雪面色难看,苦笑道,“碧芙,千雪怎么说也是客人,怎么能说下厨就下厨呢?再者说,刚刚千雪已经将制作方法交给厨子了,让厨子来做便好。”

    长公主却不干,“顾千雪,难道你连义母的话也不听了?”

    “……”顾千雪目瞪口呆地看向长公主,难道就因为一块破蛋糕,长公主就心甘情愿的收她为义女?但她不想要这义母,能拒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