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4,苏凌霄的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4本章字数:2071字

    无处可去的顾千雪最终跟着正准备上班的潘晓鹏到了皓岚书院。

    见顾千雪失魂落魄的模样,连苏掌柜也是吓了一跳,甚至来不及通报,便将顾千雪直接带上了凌霄阁。

    房内,青烟缭绕,门口火盆烧得劈啪作响,房内温暖如春。

    刚刚晨练完的苏凌霄沐浴更衣后,穿着一身白色薄丝长衫坐在椅上,隔着桌子,对面椅子坐的是顾千雪。

    “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凌霄面色严肃,一双如潭水般深不可测的眸子紧紧盯着顾千雪。

    顾千雪低着头,“我是不是……很没用?”呐呐道。

    苏凌霄双眉微皱,“顾小姐若是没用,这天下怕就再无有用之人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苏凌霄再次询问,声音柔和带着一种催眠似的感觉。“告诉我,这几日发生了什么,好吗?”

    顾千雪抬起眼,看向苏凌霄,却发现,从前那枯瘦如骷髅般的男子,如今面颊有了些许丰腴,眼神也多了光彩,霞姿月韵,如此俊美。

    苏凌霄的眼是浅灰色,不同于南樾国寻常人的眼睛,看似冷清,但却又仿佛满是智慧,让人信赖。

    “昨日,皇后在宫中设下宴席,那丘安然再次刁难我,要与我斗舞。我不会跳舞,她却辱骂我母亲,这时永安长公主挺身而出,与丘安然设下了赌局,于两个月后皇上五十寿诞时我们二人献舞比赛,输的人要跪下认错,但问题是,我……根本不会跳舞。”

    顾千雪越说,头越疼,却不知是因烦恼,还是因为一夜未睡。

    苏凌霄静静的听着,而后道,“两个月的时间,请最好的舞娘悉心教导,勤练一支舞,以顾小姐的聪明才智,定能夺魁。”

    顾千雪苦笑,“你就别安慰我了,我是什么水平,难道我自己不知?”说着,伸出两只纤长的手,手儿翻转,将手心露给苏凌霄看。

    “昨夜,秦妃亲自奏琴让我打节拍,但我根本掌握不到节拍,连节奏都跟不上,又如何跳舞?”

    说着,顾千雪的声音越来越小,眼角却红了。

    并非她在意输赢,而是不想连累长公主。

    苏凌霄略微思索片刻,而后点了下头,“用过早膳了吗?”

    顾千雪呐呐回答,“用过了,刚刚将潘晓鹏的早餐吃了,倒是潘晓鹏,应该还饿着肚子呢。”

    突然,苏凌霄笑了,嗓音清澈,爽朗的笑声洋溢于房间。

    顾千雪抬起眼,“你笑什么?”

    天已大亮,阁楼顶端的用水晶镶嵌的窗子透入阳光,光线将房间照得温暖,房内充满书墨香气,以及苏凌霄经常饮用的药茶香,温馨怡人。

    “今日的你,很可爱。”苏凌霄道。

    顾千雪苦笑,“不是可爱,是可笑吧,败兵一般。”

    “不,今日的你,才像一名寻常女子那般可爱,”苏凌霄道,“难道顾小姐不觉得,在低谷中挫败的人才可亲?”

    “是啊,人只有在低谷中遭遇挫折时,才会将软弱表露出来,给人以一种可亲的假象。”顾千雪道,而后抬起眼,看向身子康复许多的苏凌霄,“就如同你,之前病重倒没什么,如今康复了,总给人一种疏离感。”

    苏凌霄却只幽幽看向她,“我不希望你我疏离。”

    顾千雪噗嗤一笑,点了点头,“知道了,你用过早膳了吗?”

    “还没有。”苏凌霄答。

    顾千雪一摊手,“我早晨没吃饱,可以再在你这蹭一顿吗?”

    “惠然之顾。”苏凌霄淡笑。

    紧接着,有仆人端着丰盛早膳上来。不一会,佳肴摆满了桌子。

    顾千雪抓起两只白胖胖的包子,笑道,“可以借包还账吗?潘晓鹏估计还饿着。”

    苏凌霄笑着点了下头。

    苏掌柜笑得和蔼,“顾小姐放心吧,刚刚小的已经领着晓鹏到厨房吃了,这些是您与少主的早膳。”

    也许是盛情款待,也许是有个人含笑耐心听她倾听,顾千雪的心情慢慢转好了许多,“那就多谢苏掌柜了。”

    紧接着,顾千雪便大快朵颐,而苏凌霄在顾千雪的带动下,破天荒的多喝了一碗粥。

    苏掌柜见少主多吃了饭,很是高兴,心中暗暗祈祷,顾小姐可以经常到来,少主的身子一定会越发康健。

    用了早膳,将早膳撤下,苏掌柜按了门旁的一个开关,墙体竟开了几个暗窗,清爽的空气顿时涌入房间,将那饭的味道冲了干净。

    苏掌柜拿来了琴,摆在桌上,而后恭敬退到一旁。

    苏凌霄伸手,只见那手指修长、骨肉分明,白皙完美得如同白玉雕琢一般。

    双手轻轻放在琴弦上,随意拨弄几下,便传来妙音。

    就连顾千雪这个十足的音痴都惊讶,“苏公子,你琴技了得!”

    苏凌霄抬起眼,乌黑垂顺的长发随意披散在消瘦的肩上,“哦?你既不懂乐律,又是怎么听出我琴技如何的?”

    顾千雪道,“未必一定要懂乐律才能听出啊,昨日在皇后宴席上也听了不少闺秀弹琴,但那音只是机械的发出,并不像你的或者秦妃那般有余韵。”

    “余韵?”苏凌霄唇角缓缓勾起,“这个词,用的好。”

    顾千雪噗嗤,“再会用词又如何?我连拍子都打不好。”

    “再试试。”说着,苏凌霄的手指拂过琴弦,紧接着一支节奏感略强的曲子从指间流淌,“试试打出曲子的节拍。”

    顾千雪严正以待,点头,而后十分认真地拍手。

    顿时,房内充满了琴声和拍手声,静静的,无人言语,直到一曲终了。

    曲终,苏凌霄的手指按在琴弦上,终止它的余音,而后抬起头,淡灰色眸子略带惊讶地看向顾千雪,竟没说话。

    顾千雪低着头,心道,她还真是到处丢人。

    一旁站着的苏掌柜则是双眉紧皱——见过不懂音律的,却没见过连最基本的拍子都打不好的人,果然是人无完人啊!但问题是,连节拍都掌握不好的人,如何跳舞?更别提在皇上寿宴上献舞了。

    苏凌霄略微思忖,而后侧头对苏掌柜道,“取来一只鼓。”

    顾千雪恍然大悟,直挑大拇指——还是凌霄公子有办法,她之前怎么没想过,干脆用鼓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