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5,羊蝎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4本章字数:2053字

    很快,苏掌柜将一面小鼓取来,摆在琴的一旁。

    苏凌霄从苏掌柜手中接过鼓棒,轻轻敲在小鼓上,立刻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样,我敲一下,你拍一下手,好吗?”苏凌霄先做了一下示范。

    “好!”顾千雪还能怎么办,如今已是溺水之人,有块浮木便义无反顾地去抓,而那浮木,就是苏凌霄。

    苏凌霄先是实验性的敲了几下,节奏很慢,而顾千雪则跟着拍手,节奏还算准确。

    紧接着苏凌霄的鼓点越来越快,顾千雪一丝不苟的跟随,两人一鼓一掌却如同一唱一和,配合默契。

    少顷,苏凌霄的鼓点停了,而顾千雪这才松了一口气,因太过紧张,击掌力气甚大,手掌红的发烫,更隐隐作痛。

    顾千雪低着头,对着自己两只手心轻轻吹气。抬头,却见到苏凌霄看着自己,淡灰色眸子满是暖意。

    “我是不是很可笑?”顾千雪皱眉道。

    “不,之前我便说了,我觉得你很可爱。”苏凌霄答。

    顾千雪苦笑,“好吧,就当你在赞扬我,但如果可爱能当武器就好了,我一下子弄死那个丘安然!”

    苏凌霄轻笑出声,侧过头对苏掌柜道,“苏康,你来击鼓。”

    苏掌柜立刻前来,双手接过鼓槌。

    “接下来,你还是按照鼓点来拍手,切记,只听鼓点,不听音律。”苏凌霄说着,用眼神询问一旁的苏掌柜,苏掌柜恭敬点头示意已准备好。

    紧接着,苏凌霄再次弹琴,美妙的音乐回荡。

    而苏掌柜便跟着音乐的节奏敲鼓,顾千雪专心致志,双耳自动摒弃音乐,只听鼓点,而后拍手。

    一曲完了,顾千雪竟一次未错!

    别说苏掌柜惊喜,就连顾千雪心情也是飞扬起来。

    “这一次,你不听鼓点,专心听我的音律。”苏凌霄又道。

    “好。”顾千雪信心满满。

    紧接着,再次演奏了一曲,苏掌柜继续敲鼓,但结果却与前一次大相径庭。

    除了刚可以勉强跟随外,后面拍手再次乱了起来。

    苏掌柜面色不好,顾千雪再次懊恼,用两只发热的手心捂在脸上。

    苏凌霄双手离开古琴,淡淡看了一眼琴,又看了一旁的鼓,“问题出在哪,我应是猜到了。”

    顾千雪抬头,惊讶,“问题出在哪?”

    苏凌霄认真看向顾千雪,“你从前,是不是很少欣赏音律?”

    顾千雪回想了下,在现代时,出身在应试教育非常严重的省份,加之医学世家,刚刚出生便被决定了未来从业道路,于是从小接触的便是中医和西医,很少接触音乐。

    好容易通过高考这个独木桥考上名牌医大,但迎接她的是更残酷的繁重课业,紧接着入了医院,便倒班值班,连正常作息都无法保证,哪有心思欣赏那些高雅艺术?

    “是,虽然偶尔听过,但从未钻研。”顾千雪道。

    苏凌霄了然,“在音律方面,这世间有三种人。第一种,是有天赋者,未受训练,但对乐感极为灵敏。第二种,是普通人,无功无过,但经过训练后,在音律上会有造诣。而你便属于第三种,毫无天赋。”

    顾千雪很是沮丧,“对音乐没天赋,我早已预料,但两个月后怎么办?我丢脸不要紧,我不想长公主被我所连累?”

    苏掌柜嘴上未说,心中却忍不住想——明明是顾小姐被长公主所连累。

    苏凌霄道,“第三种人,可以通过刻苦训练,培养乐感。”

    “乐感?”顾千雪重复。

    苏凌霄点头,“例子我便不举很多,方法只有一个,便是多听!多欣赏音律!”

    “我都听你的,只要能让我快速掌握音律,你说什么,我便做什么!”顾千雪横下心来。

    苏凌霄见她那般激动,安抚道,“别急,你且静下心来,抛开思想包袱,只听我所弹奏的乐曲就好。”

    说着,苏凌霄便开始弹奏。

    顾千雪不知苏凌霄弹的曲子是什么,但只觉得很好听。

    她信任苏凌霄,便深呼吸将自己放松,而后清空大脑,慢慢闭上双眼,让美妙的旋律在自己耳畔静静流淌,用心去欣赏……

    顾千雪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当她醒来,却发现仍然趴在桌上,身上盖着一件披风。

    披风带着淡淡药香,说明其主人长期服药。

    乐曲在继续,叮叮当当,美妙无比。

    顾千雪爬起来,“我竟睡着了,苏公子,你还在弹?”

    苏凌霄这才收起双臂,淡灰色眸子定在顾千雪身上。“你睡了,本想将你移到小榻上,但凌霄阁和无名居唯一的侍女初烟却不在,便只能委屈你在桌上入睡了。”

    顾千雪忙道,“不委屈,不委屈。”抬头看向那一圈天窗,却发现,夕阳西下,漫天晚霞。

    顾千雪一惊,“苏公子,难道你一直在弹琴?”

    苏凌霄笑而不语。

    顾千雪更是内疚加感激,“我是清早来的,现在已是傍晚,难道你弹了整整一天?天啊,你……累坏了吧?手指会不会疼?”手碰到桌角,却发现,自己的手掌已经肿了。

    “不疼。”苏凌霄伸出自己手指在顾千雪面前,只见那雪白手指纤长如玉,没有红肿,更没有茧子,但这么一双白嫩的手,竟弹琴整整一天。

    “那你中午吃饭了吗?”顾千雪又想起一个严峻的问题。

    苏凌霄道,“还不曾。”

    顾千雪内疚得叹气,却灵机一动,“既然如此,我亲自下厨为你准备晚餐吧,你不是喜欢罕见、从前未见的东西吗?我保证,一会给你做的菜肴,你从前从未见过,更对你身子有大补。”

    “哦?是什么佳肴呢?”果然,苏凌霄有了兴致。

    苏掌柜笑眯眯在一旁,也是很是好奇。

    顾千雪道,“羊蝎子。”

    “羊蝎子?”苏凌霄略微惊讶,“是一种带有毒物的昆虫?”

    顾千雪笑着摇头,“不,此蝎非彼蝎!羊蝎子,顾名思义,便是羊身上的东西,是羊的脊椎骨,因为形状像蝎,故成为羊蝎子。你可别小瞧了这道菜,羊肉不仅适合在冬日实用,其骨中骨髓更富含多种营养成分,正适合你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