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6,敌意的根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4本章字数:2066字

    羊蝎子就是羊大梁,因其形状酷似蝎子,故而俗称羊蝎子。

    羊蝎子常可用来做清汤火锅,味道鲜美,且低脂肪;低胆固醇;高蛋白;富含钙质。易于吸收,有滋阴补肾,养颜壮阳功效。

    先把羊蝎子清净后,放入锅中,倒入可以没过羊蝎子水量的凉水,大火煮开后,煮五分钟左右,捞出羊蝎子,用水冲净浮沫,并倒掉锅中焯烫的水。

    再在炒锅中倒入油,待油温五成热时,倒入葱、姜、花椒、小茴香、孜然、良姜、草果、香叶、桂皮、白胡椒粒,煸炒出香味后,放入焯好并清洗干净的羊蝎子,炒三分钟左右。

    待羊蝎子炒出香味后,将羊蝎子和香料一起倒入一个大锅中,锅内倒入可以没过肉的开水,放入干辣椒。大火烧开后,将沫子撇掉,改成中小火,然后倒入酱油,盖上盖子炖一个半小时。

    皓岚书院后的宅子名为无名居,名厨成了帮厨,顾千雪则是成了主厨,有条不紊地做羊蝎子火锅。

    厨房中,肉香四溢,惹人嘴馋。

    待到了时间,顾千雪将锅盖打开放入盐,搅了几下,盐匀了后,将羊蝎子捞出放在铜盆里,撒上香菜。

    就这样,苏凌霄继上次火锅后,再次品尝了一种火锅——羊蝎子火锅。

    一餐之后,酒足饭饱。

    下人端来巾子和水盆供主子洗手,而后两人移步到了一旁的暖阁。

    无名居暖阁,实际上便是地火龙。

    在房屋的地表下面用砖块砌成管道的形状,一头引出室外装上烟囱,另一头接炉子,在炉中燃烧煤或柴,砌的管道实际上就是烟道,利用烟道辐射的热量来取暖。

    地火龙,与现代地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有专人控制着温度,房内温暖如春,舒适宜人。

    因为是男子的房间,房内没有阴柔的垂帘薄纱,布置简洁清爽,房间四角放置一人高的硕大灯烛,整个房间明亮无一丝萎靡,墙上挂着名画,室内满是药香。

    “坐。”苏凌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是顾千雪第一次来到苏凌霄的房间,虽然知晓这个不是苏凌霄平日里睡觉的房间,却依旧有些尴尬,“好。”

    可惜,现在不是尴尬的时候,她有种预感,苏凌霄一定能让她掌握节拍的方法。

    苏凌霄坐在离顾千雪不远不近的位置。不远,两人交流会很方便;不近,男女有别,少了尴尬。

    “既然这舞必须要跳,你想好要跳什么舞了吗?”苏凌霄一边随意说着,一边随手拨弄琴弦,美妙的音律立刻流淌于房间。

    顾千雪听得有些痴了,实在因为,苏凌霄的琴技太好,在其曲子中,竟如同能听出故事一般。

    因为听得痴了,回答问题竟然延迟许久,好在苏凌霄并未催促。

    “我连曲子都听不懂,哪懂跳什么舞啊?”顾千雪苦笑,“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从前我看人跳舞,不懂其表达什么感情,只是见舞者做了高难度动作便习惯性鼓掌叫好罢了。”

    例如,一字马,在例如,下腰。

    忽然,顾千雪灵机一动,“苏公子,我选择鼓舞如何?就是不用曲子,只根据鼓点来跳?那种舞蹈只要刚强少柔媚,只要摆了姿势怕就成功一半吧?两个月的时间,我便是天天练,也能舞得有点模样,你觉得怎样?”

    苏凌霄手未停,依旧弹着曲子,“但安然郡主已经选择了草原舞,你再选择阳刚的舞蹈,怕不会讨到什么好处。”

    顾千雪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那怎么办?”

    苏凌霄抬起眼,淡灰色眸子满是笑意,“放松,听我弹曲子便好了。”

    顾千雪点了点头,将一切烦恼摒除,专心致志地欣赏起来。

    苏凌霄的曲子并非随意弹奏,而是有选择的,由浅入深。

    时间慢慢逝去,顾千雪越听越入迷,就在顾千雪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恭敬的敲门声,一直守在一旁的苏掌柜前去开门,与门外之人低声交谈了什么,而后接过一张纸,再转了回来。

    从头到尾,苏掌柜都陪在苏凌霄身旁,虽未言明,但顾千雪猜测,应是苏凌霄怕男女共处一室很是尴尬吧。

    不得不说,苏凌霄真是一个东方绅士。

    苏掌柜上前,“少主,查出来了。”

    苏凌霄这才停下手中乐曲。

    顾千雪不解,“查出什么了?”

    苏凌霄拿过纸张,低头看了一眼,而后抬起头,淡灰色眸子有了一丝冷意,“查出丘安然为何一直对你有敌意。”

    顾千雪激动得从椅子上蹦起来,“到底因为什么?我自认没得罪过她。”

    “丘安然为丘元帅嫡长孙女,虽身为女子,但从小酷爱骑射,其容貌性格也是极像丘元帅,是以,倍受丘元帅疼爱。”苏凌霄解释,“半年前丘安然回京,可以说,碧粼湖斗艺大会是你们第一次见面,而皇后宴席是第二次,这两次丘安然无比针对你,之间都发生了一件相同的事。”

    “什么相同的事?”顾千雪焦急。

    “在丘安然挑衅你之前,你的二妹顾千柔都曾找到丘安然,屡次提出你太子妃的身份,”顾凌霄看向手中的纸,“丘安然倾慕太子。”

    就在顾千雪在凌霄阁睡下之时,苏凌霄便派人去查明事情真相。

    先重金收买丘安然身旁的下人,而后将两件事发生前丘安然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下,抽丝剥茧,得到线索。

    “顾千柔!”顾千雪咬牙切齿,“她从前怎么害我,我都已经既往不咎,她竟然依旧阴魂不散,真以为我顾千雪是什么好欺负的人?”

    苏凌霄道,“用不用帮忙?”

    “不用!”顾千雪道,“此仇不报非君子,这仇,我自己报!”

    苏凌霄微微挑眉,眼中满是兴趣。

    又听了一会曲子,顾千雪便告辞回了家,回了府上却发现,没一个人问她之前去了什么地方,现在她成了来往自如的自由人。

    先是带着玉莲和玉翠去牡丹院看了赵氏,而后便去满福院,顺便,将所有姨娘都折腾来。

    大家不是喜欢聚在一起开会吗?今天这会议,就由她来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