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免费劳工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4本章字数:2056字

    一夜无梦,安睡到天明。

    顾千雪醒来吃好饭,便派人去叫顾千柔,继续听曲儿。

    顾千柔带着柔儿和几名丫鬟,不情不愿地跑了来。

    “姐姐,今日你可得说一个曲子来,我可不愿这么漫无目的的弹琴了。”顾千柔压抑着怒气,道。

    顾千雪一幅惊讶的模样,“昨天我选出了曲子啊,正要和你说,我却不小心睡着了,你昨天倒数第三个曲子叫什么来着?”

    “……”顾千柔哪能想起来倒数第三个曲子是什么,再者说,她甚至都不知道顾千雪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不知道。”

    顾千雪一摊手,“没办法,那你就得重新给我弹了。”

    顾千柔咬牙切齿,“我……我……我手疼,不能弹了。”

    “哦,”顾千雪一幅无可奈何的模样,“那就算了,你回吧,玉翠,将王姨娘请来。”

    “是,小姐。”玉翠立刻快步走出去,请王姨娘。

    玉莲端了一只盘子上来,盘子里面放着苹果块,“小姐,老夫人叮嘱,这苹果对身子有益,您一定要多吃些。”竟根本没让顾千柔吃。

    “好。”顾千雪也听话,用竹签叉起苹果块便塞嘴里,一边吃一边回忆沙拉酱的原材料,少顷,她抬头看见顾千柔,“二妹,你不是说手累吗?怎么还不回去休息?”

    笑话,回去休息,又怎么知道顾千雪选了什么曲子?

    “姐姐,妹妹的手虽然累,但却可以留下来帮姐姐当个参谋啊,妹妹对舞技也是有所涉猎呢。”顾千柔道。

    顾千雪却不同意,“不行,我这人听曲儿有个喜好,就喜欢房内只有我一人听,人多了,我集中不了精力。”

    “你……”顾千柔火了,“但昨日我给你弹琴的时候,房内明明还有玉莲玉翠和翠儿。”

    “所以啊,”顾千雪一摊手,“因为人多,我无法集中注意力,所以我就睡着了。”

    胡说,明明是太累了,所以才不小心睡着的。

    顾千柔气得浑身发抖,翠儿扯了扯顾千柔的衣袖,使了个眼色,最后,两人离了开。

    出了院子,翠儿道,“小姐,您大可不必给她弹琴,她们不是让王姨娘来弹琴吗?回头我们去问问王姨娘,大小姐选了什么曲子,不就行了吗?”

    顾千柔一听,也觉得有理,便随着翠儿回了去。

    不一会,王姨娘被请了来。

    与顾千柔的待遇不同,王姨娘在听雪院受到了热情款待,丫鬟们亲热的和王姨娘问安,更有人端上茶品和点心。

    “王姨娘真是稀客,是第一次到我的听雪院来吧?”顾千雪将王姨娘拉了过来,坐在椅子上,自己坐在王姨娘身边。

    说是姨娘,实际上,王姨娘也仅仅比顾千雪大了五岁,今年十九岁。

    顾千雪心底是心疼这些女孩子的,年纪小小嫁给老头子不说,还要被歧视。不过再转念一想,最后进府的几名姨娘家境贫寒,入了顾府,生活也比以前舒适了,也算是收获。

    “大小姐是多么金贵的人物,更是秦妃娘娘和永安长公主身边的红人,若没有传唤,妾身是不敢前来叨扰的。”王姨娘怯生生的。

    顾千雪笑道,“别这么说,抛开辈分,我们两人年纪相仿,定有很多共同话题可说,平日里只要我在府中,随时欢迎你来玩。”

    王姨娘低着头,“是,妾身知道了,大小姐。”还是一副恭敬状。

    顾千雪也不在虚礼上纠结,“回头我们两人再多聊聊,但今日时间紧张,就麻烦你帮我弹些曲子听听了。”

    这便是苏凌霄为她下发的“家庭作业”,除吃饭睡觉外,都要听曲子,而且要认真的听,尽量熟悉每一支曲子。

    刚开始顾千雪只觉得这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两天之内要熟悉每一支曲子,便是不吃不喝的听,也是听不完的。

    后来发现,南樾国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十首曲子,不像现代歌曲繁多。不仅南樾国如此,古代中国也是如此,曲子是固定那么些首,却在词上下了功夫。

    所以,宋词的词牌就那么些,所以,元曲的调子也就那么几折。

    王姨娘也不含糊,坐下便开始弹了起来,一首接一首,不知疲倦。

    不得不说,王姨娘的琴技还不如顾千柔,但顾千雪依旧认认真真的听。

    一晃,到了中午。

    王姨娘弹了整整一上午,也是累了,虽然王姨娘下午还想留下弹奏,却被顾千雪婉拒,因为,下午某个人还会回来当免费劳工。

    王姨娘临走时,顾千雪让玉莲在库房里取出来一对玉石耳坠,当成谢礼送给了王姨娘。

    王姨娘家境贫寒,虽有月钱,但很多都贴补给娘家了,自然没闲钱买首饰。当见到耳坠时,忍不住的喜欢,却不好意思收,“不……不行,大小姐,无功不受禄,便是最出名的琴师弹上一上午,也赚不到这么个坠子钱,这坠子妾身不能要。”

    顾千雪笑了,“对啊,你都说了无功不受禄,我有事情要拜托你。”紧接着,她靠近王姨娘,耳语了什么,王姨娘点头应允。

    临走时,王姨娘欲言又止。

    “王姨娘还有什么事吗?”顾千雪问。

    王姨娘最后一咬牙,红着脸,道,“妾身……妾身……妾身希望让老爷指点下琴技……妾身……”

    “知道了,王姨娘放心,三日之内,父亲自会过去。”顾千雪立刻明了,心中再一次感慨了这万恶的社会制度,一夫多妻,女人要见自己丈夫还得讨好继女。

    王姨娘红着脸离开,顾千雪则是坐在位置上,闭上眼。

    虽没人弹琴,但却觉得脑子里嗡嗡,依旧有琴声回荡一般。

    “小姐,下午要请哪位姨娘来弹琴吗?”玉翠问道。

    顾千雪睁开眼,狡黠一笑,“不用,免费琴师还会回来的。”

    听雪院门外。

    红着脸的王姨娘正美滋滋地向回走,却被顾千柔一行人拦了下,“喂,我问你,大小姐最后选了什么曲子吗?”

    王姨娘恨死了这个趾高气昂的二小姐,“没有。”

    顾千柔怎么会相信?“真的没有?敢骗我,你可知道下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