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走亲第一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3本章字数:2367字

    “还要喝点水吗?”

    一个低沉粗嘎的男人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声音平淡无奇,不带感情,却犹如炸雷一般,让夜萤身体一抖。

    什么鬼,自已是在哪里?为什么伸手不见五指?太黑了吧?到处一点光亮也没有,简直象掉进了墨缸里。

    “我……”

    夜萤想说我这是在哪里,却发觉自已的喉咙嘶哑干涩,好象要裂开一样,根本发不出成形的声音来。

    “脖子没有被勒断,放心,你还能说话,只不过要休养两三日。”

    粗嘎的男声再度响起,似乎能看清她的举动。

    夜萤极目四望,牵扯得脖子上一阵阵疼痛,终于,她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能看清屋内的影影绰绰。

    最惊悚的是一个男子,他就坐在自已躺着的床边,手里似乎还拿了个碗。

    夜萤一时有点懵圈,自已不是在采访江南市今年第三号台风龙王的现场吗?只记得她正站在海堤边正兴奋地对着镜头直播,突然听到大家一声惊叫,然后她便被身后几十米高的海浪卷入水中……

    眼睛再睁开,就到了这里。

    不对劲。

    “上吊的滋味不好受吧?既然你没死成,说明这是咱们命中注定的姻缘,娘子,你就乖乖从了我吧,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粗嘎的男声说完,把碗放到边上,竟然俯身相就,粗砺的大手覆到了她的脸上,贪婪地在她脸上盘恒摩挲良久,沿着她嫩滑的脖颈向下继续摸索前行……

    夜萤想要打掉这只恶心的手,但奈何全身没有力气。

    这时候,原主的记忆忽然“倏”地涌入她的脑海中。

    坑爹的,她竟然真的是穿越了。

    而且穿越到了古代鸟不拉屎的一个叫柳村的小村子里。

    原主家里收了村里大龄剩男吴大牛的十两聘银,便把原主许给了吴大牛。

    今天是吴大牛上门走亲的大喜日子,名字同样叫夜萤的原主万般不情愿许给吴大牛,竟然瞅了个空上吊了。

    家人发现后,七手八脚把原主救了下来,却不知原主一缕芳魂已经消逝,采访失事身亡的夜萤占据了原主的身躯。

    信息量太大,夜萤一时有点发懵,所以当她感觉胸前一阵不对劲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吴大牛的手已经探进衣内……。

    “住手。”

    夜萤努力含糊不清地道。一瞬间,夜萤羞愤难当,若不是不能说话,流氓、你怎么不去死等等这些词肯定倾泻而出。

    但是原主的身体因为上吊受了损伤,导致现在她只能象死鱼一样一动不能动,只不过嘴里还能喃喃吐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词罢了。

    “娘子,你我都成亲了,早晚要做这样的事,我会小心怜惜的。”

    吴大牛声音并不好听,低哑中带着粗砺,好象喉咙里夹了把砂子似的。

    “呃,你先把油灯点上,我要看看你。”

    夜萤总不能连对方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就委身于他吧?其实夜萤这么做主要是想拖延时间。

    吴大牛犹豫了一下,才有点不情愿地道:“好。”

    说完,吴大牛真地放开夜萤,然后“吱嘎吱嘎”地起床,“嚓嚓”好一会儿,才用火镰点上了油灯。

    什么叫一灯如豆,夜萤总算真正见识到了。

    就那么黄豆粒大一点的灯光,怕是连书上的字都看不清。

    “娘子,你好美啊!”

    这灯光一点起来,却便宜了吴大牛。看到床上的夜萤,在油黄的灯光下,温润如玉的脸庞,吴大牛不禁从内心发出了赞叹。

    美你个毛线。夜萤在心里恶狠狠地道。

    当她看到吴大牛的脸庞时,心里失望极了。

    太普通了,这张脸放在人群里立即就消失了,正是所谓的大众脸,甚至根本让人在脑海里留下一点印像。

    天啊,难道她以后就要和这个陌生的男人过一辈子了?

    “娘子,灯也点了,人也看了,我们继续吧?”

    吴大牛老实不客气,“扑”地把灯吹熄了,然后欺身上前,他的手猛地一扯,夜萤的小衣就尽数被撕开,她只觉得胸前一凉,吴大牛的大手覆住了她的胸前,稍倾,她的两腿被吴大牛用蛮横他的腿强力分开,接着,夜萤不由地一僵,一根滚烫的烙铁贯穿了她的身体……

    疼!疼死了!

    夜萤无力抵抗,只能任吴大牛施为。

    混蛋,畜生,吴大牛你真是牛,耕地也不是这么个耕法吧?

    吴大牛不依不饶,一连又勇猛地耕耘了三、四次,直到摸到夜萤脸上湿答答的泪水后,才惊觉自已第一次用力过猛了。

    “娘子,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嘿嘿,今晚是咱们第一次走亲,我太生猛了一些,对不住,以后我会小心一点的。”

    生猛你个鬼,人家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好不好?能不能温柔以对,小心呵护?

    夜萤一口郁气吐不出来,那叫吴大牛的男人却双手搭在她的胸前,从后面抱着她,不管不顾,鼾声如雷地睡着了。

    夜萤怎么可能睡得着?

    尼玛,刚穿越过来的第一夜,就被破身了,有比她还要更倒霉凄惨的穿越人士吗?

    脖子也疼,现在加上身下也疼,两种疼痛折磨着她,她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这倒是给了她一个机会来咀嚼原主的记忆。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吴大牛只是个村里最普通的老男人,眼睛小得咪成一条缝,黝黑的皮肤,唯有个子较高,换算成现代的算法,总有180公分吧,算是个人条件里最抢眼的了。

    除此之外,吴大牛就再没有优点了。

    因为早年穷,吴大年都25岁了仍未娶亲,是村里唯一的超级剩男。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古代,男子一般十八岁前就会娶亲成家立业,象他这样到25岁还娶不到老婆的,一般就是打一辈子光棍的命了。

    没想到哇,没想到。夜萤的哥哥夜斯文在镇上赌馆输了十两银子,被人追债到门上,赌场的打手叫嚣要揭瓦拆房的。

    夜萤的父亲早亡,娘亲田喜娘四处求债无门,眼看要被讨债的逼上绝路了,就在这时,吴大牛意外拿出了十两银子,愿意拿给田喜娘还债,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把夜萤嫁给他。

    田喜娘和夜斯文绝处逢生,再加上夜萤已经及笄,便一咬牙应允下了这桩亲事。

    夜萤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当然不肯嫁给又老又没出息的吴大牛,竟然发狠一咬牙上吊了。

    上吊后续发生的事情,就是夜萤穿越过来,她已经深刻感受到吴大牛的生猛了,实在不想再来第二遍……

    可是,穿都穿过来了,而且穿的过程转瞬完成,夜萤又不知道怎么穿回去,看来,她只能咬牙坚强活下去了。

    不知不觉间,夜萤也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夜萤却不知道,她睡着后,吴大牛慢慢翻身起来,俯下身看着熟睡的认萤,满足地一笑。

    真是憋死人了……吴大牛小声嘀咕着,然后用力在自已脖子下一揭,一张人皮面具被揭了下来,面具下真正的脸孔显露出来,一张清俊高贵的脸,在夜色星光中煜煜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