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确立古代的人生奋斗目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3本章字数:2163字

    论起来,除了把夜萤卖给吴大牛这件事做得极不地道外,平时田喜娘和夜斯文对夜萤还是不错的。

    除了吃喝上不苛待她,呃,也没有什么好苛待的,大家一样一日三餐野菜汤杂粮饼子。

    在农活上,也是田喜娘和夜斯文承办了大部份,夜萤的主要份内工作是他们下田时,给他们做三餐,送到地头。

    这样的农家女,在村子里便算极得宠的了。

    此时有了好吃的,田喜娘和夜斯文又有了歉疚之意,自是更加殷勤相待。

    不过夜萤一想起吴大牛方才手在他自已身上乱摸的举动,便立马对香喷喷的美食失去了食欲。

    田喜娘左劝右劝,夜萤勉强吃了一个鸭腿,几块牛肉,这还是看在那两样是镇上馆子买来的,未经了吴大牛手的份上。

    田喜娘只当女儿心中还在别扭,所以食欲不佳,也就没有强劝,反正面饼还有很多,牛肉和鸭肉一时也吃不完,留着后面再慢慢热给女儿吃。

    “女儿啊,王财主雇人采茶,后面五六天我都不在家里,要住山上的茶寮里,你在家,要关紧门户,鸡鸭和猪都要记得喂。还有你,斯文,千万别再去镇上的赌场了。”

    田喜娘交待着,一脸恨铁不成钢,长长叹了口气。

    夜斯文低眉顺眼,吃了一次大亏,折了一个妹妹,他当然懂得收敛:

    “知道了娘,我不会再去的,再去我就剁了手指头。”

    面饼和牛肉满满地塞在嘴里,夜斯文说话都含混不清了,腮帮子鼓起了一大团。

    夜萤不吃,夜斯文可不会放过这大块吃肉的机会,他又没有看到吴大牛的手在自已身上乱摸,就算看到了,也抵不住美食的诱惑。

    倒是夜萤好奇了,这个时代有茶了吗?什么茶?

    作为记者,夜萤以前长期跑过茶叶一线的报道,对茶了解甚多,更晓得茶的历史,始于神农,兴于唐宋,若是知道现在这个年代有什么茶,就能大体知道自已穿越到了历史上的什么年代。

    “娘,王财主家的茶园产的是什么茶?”

    “青钱柳茶呀,你往年还和娘去采过,连这都忘了?”

    田喜娘疑惑地看了夜萤一眼。

    青钱柳茶是什么鬼?夜萤表示她喝过铁观音、佛手等乌龙茶系的茶,也喝过祈门红茶、西湖龙井、安徽毛峰……就是没喝过叫青钱柳的茶。

    不对,记忆中有画面闪回。

    夜萤仔细回忆,这才发现,原来青钱柳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茶,而是从青钱柳树上摘的叶子,再掺以某些中草药,烘干后制成的药茶。

    这种茶主要卖到城里,有降血脂、凉血的作用,青钱柳每年秋天开始落叶,王财主家的山林里种了大片的青钱柳,所以每逢这个季节,就会招募村里人去帮他采青钱柳叶子,制成药茶出售。

    上山帮王财主采茶,这也是田喜娘往年秋天赚点零用的主要来源。

    看来,要从茶叶来判断自已身处哪个朝代不现实了,但是直接问的话,一个往日里不谙世事的村姑如此发问未免显得太奇怪了,夜萤只能把这个疑惑默默埋在心底。

    其实,想要了解身处哪个朝代,最主要的是夜萤想根据自已对历史的了解趋吉避凶。

    天杀的,可别碰上什么战火纷飞的朝代,屠城、饥荒,女人和小孩被当成四脚羊活活宰杀吃肉,这样的历史不要太多,中了头彩穿越来,一不小心丢了小命,那多不值得啊?

    不过看这个小村子暂时还挺祥和的,夜萤权且把这个疑问埋在心底,准备有机会再打探一二。

    既已打定主意,夜萤便对田喜娘道:

    “娘,你放心去吧,家里的事,都包在我身上。”

    “如果做不过来,可以让大牛来帮忙,我看他一把力气还是有的。”

    田喜娘这是有意多提携吴大牛,好让夜萤对他少些抗拒心理。

    反正生米都做成熟饭了,女儿这辈子是跟定了吴大牛,虽然他是个老男人,平时看着挺窝囊的,但是只要女儿有心调教,人还是会变的。

    吴大牛主动送来的一分银子,让田喜娘看到了一点希望:老夫少妻,吴大牛看表现是个知冷知热的,也还差强人意。

    一想到要和素不相识的男人过一辈子,还是个窝囊没用的,夜萤又一阵悲伤,不过,她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道:

    “晓得了。”

    和吴大牛今后要怎么走,这得从长计议。最恨的就是昨晚全身无力,让吴大牛夺了清白,这在古代可是要命的,等同于自已身上已经一辈子烙下吴家娘子的标记。

    除非,除非这三年内自已不会怀孕,那就不用成亲,两个人各自一拍两散……而且,夜家还不用把十两聘银还给吴家。

    慢慢理清思路,夜萤开始有了在古代的人生第一奋斗目标,那就是:加强避孕准备“离婚”。

    “我去喂猪了,萤儿,你去把碗拿到井头洗洗。”

    田喜娘也是心思大条的,见女儿已经没有了昨天上吊寻死觅活的气势,又觉得她看上去也没有什么难受的表情,便以为女儿已经没事了,开始指使她做事。

    穷家小户的,又不是富户千金,女儿哪有那么金贵?

    洗碗这种事,又不可能让夜斯文一个大男人去,屋后猪圈的肥猪已经饿得哼哼叫了,田喜娘随口象往常一样差遣女儿。

    夜萤把碗筷收拢在木盆里,端着沉重的木盆往村里公用的水井走去。

    这个村子不大,只有一百多号人,因此村里人共用一口水井,全村人吃水、洗涮全仗着这口井,井边一天到晚都有人影晃动,十分热闹。

    夜萤到井边时,发现这时候和她一样出来涮碗的大婶们不在少数,看到夜萤,便有好事者笑嘻嘻地凑上来问道:

    “萤儿,吴大牛那事还行吧?听说他憋了20多年,那家伙肯定憋得比村头的公狗还要勇猛,你昨晚上受罪了吧?”

    夜萤大窘,这事能拿出来公然讨论的吗?只能默默。

    但是夜萤还真是小看了这群八卦大婶的战斗力,一问不成,知道她脸皮薄,继续撺掇道:

    “这女人啊,结婚前是金奶,谁也摸不得碰不得,结婚后是银奶,嘻嘻,为什么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待生了孩子后啊,就成了狗奶了,随时拿出来奶孩子,一点都不值钱了。

    你现在都是女人了,不要太害躁了,说说你们走亲的事,嫂子们没准还能给你支支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