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救命恩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3本章字数:2457字

    支招?主要还是想听房吧?

    夜萤能想象这些八卦大婶此时个个心里支楞着小耳朵,试图从她嘴里扒出两个人各种姿势的模样。

    若是夜萤还是原主,此时肯定羞得脸能淌血了。

    谁也不知道,夜萤已经换了芯,十来年记者职业生涯的经验,让夜萤处变不惊,她嘻嘻一笑淡定地道:

    “张大婶,这种事啊,我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既然张大婶颇有经验,不如先说给大家听听,也好给我长点经验,成不?”

    张大婶没想到夜萤会这么将了她一军,楞了一下,夜萤一脸坦然,没有意料中的尴尬,她见夜萤不上套,顿觉索然无味。

    这种事,只有当事人羞答答的才有趣,现在当事人如此镇定从容,倒显得她有点为老不尊了,她只好干咳一声,打哈哈道:

    “也是,这点破事,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是奇怪,吴大牛平素放牛为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攒了十两银子,竟然摘了咱们村的花魁,昨天晚上,村里不知道多少小伙子心碎得睡不着。”

    最后这话,若是原主听了,心内肯定会酸涩不已,就算是昨天晚上上吊一次死不成,估计这回就想跳井了。

    想想超级剩男吴大牛,再想想村里那么多精壮的小伙子,哪个不比吴大牛体面啊?

    夜萤在职场上摸爬滚打多年,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是真的对她好还是假的对她好,一目了然,何况这没什么见识的村妇乎?

    分明是“听房”不成,故意用这话挤兑她,扰乱她的心思。

    夜萤淡淡一笑,边利落地洗着自已的碗,边若无其事地道: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这个时候,她再辩解自已不想嫁吴大牛,反而更成为村里人的笑话,如此从容以对,别人反倒不好再说什么了。

    张大婶讪讪一笑,收起了玩笑之心,转而和别人扯起了家常。

    只是张大婶心里隐隐觉得奇怪:

    夜家小妮子往常都挺腼腆的,看人也是低眉顺眼,畏畏缩缩,怎么一夜之间,好象气势凌厉了许多?说话也不再轻易上套了?

    莫非吴大牛真有那么厉害,一经男女之事,夜萤便被催熟了?

    夜萤洗好了碗,端着木盆往家里走去。

    到底年轻恢复得快,此时不管是脖子还是两腿间的某处,疼痛的感觉已经再度减轻,这让她舒服了许多。

    为了躲避村里人好奇的眼光,夜萤特意换了一件领子高的衫子,正好遮住了脖子上的勒痕,否则,又会被好奇地盘问一通。

    回到家,夜斯文已经下地去了,种田汉,一年到晚都有活干,锄草、整地垄,永远干不完的活。

    田喜娘正在“啪啪”地用一把破菜刀在地上的木案剁猪食,看到夜萤回来,头也不抬地道:

    “猪菜快没了,你去山上摘一些吧,别太晚回来。”

    夜萤顺从地拿起竹蓝,就出了家门。

    往常,这样的事也是她惯作的,自然推辞不得。

    提了竹篮,出了村子,再走十几分钟就到了村尾的小山脚下。

    一路走来,夜萤发现这季节出产的野菜还真不少,什么灰灰菜、芥菜、蓬蒿,这些野菜,不光给猪吃,人也能吃。

    只是人要吃的话,必须往精致里做,用开水先烫过苦味,再用炖了几个小时的高汤炒制,这样端上桌,称为高大上的健康美食,在夜萤的记者生涯里,屡屡被这样接待过。

    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有一天沦落到要自已采野菜,并且是在一个一切未明的古代世界里。

    夜萤一边苦笑,一边认命地沿路采着野菜。

    可是今天她运气不太好,靠近山脚的野菜都被一早出门的村里人采光了,她看看不足于覆盖篮底的野菜,只好一路往山上爬去。

    村里人都懒,能在山脚下采够的,绝不会再往山里钻,而且这座山连着后面的原始森林,偶尔也会有野兽跑错路,钻到前面的林子里来,所以村里人能不上山就不上山,只有一些大胆的猎人会单独进林子。

    夜萤心思芜杂,脑子里根本忘了害怕,不知不觉,便钻到了林子深处。

    夜萤并不知道,她上山之后,端翌便悄悄尾随在她身后。

    看到夜萤钻到平常没有什么人进的林子深处,端翌那张清贵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他喃喃地念叨了一句:

    “这女人是有多笨?那林子深处虫蛇猛兽那么多,真是个不怕死的。”

    说到这里,端翌想起夜萤还真是个不怕死,否则,怎么会在走婚第一夜上吊呢?

    端翌了解夜萤对走婚对象的不满,可是事急从权,他借用吴大牛的身份也是迫不得已的。不过,真的吴大牛自然不可能一亲芳泽,每天晚上和夜萤相会的,都会是他自已。

    为了更好地保护夜萤,现在也不可能对夜萤说明真相。

    在夜萤情绪不稳定的这段时间里,他只好委屈自已,多盯着夜萤了。

    看到夜萤的衣角一闪,消失在林子中,端翌赶紧快步跟上……

    夜萤发现,跑到林子里的好处是一路上她收获颇丰,采到了很多叶片肥厚的大株野菜,很快就把篮子装满了。

    就在夜萤高兴的时候,她却不知道,危险渐渐降临。

    “唰唰”,林子里,响起了可疑的声响。

    夜萤停下勤快采野菜的手,直起身子,四下里瞧了瞧,并未看到任何可疑动静,也许是风吹动了树梢吧?

    夜萤俯下身去,继续摘野菜。

    “嗯嗯”,突然,一股带着腥气的野兽低哼声响起,夜萤抬起头一看,不由吓坏了。

    只见一头长着獠牙的野猪,从林子里钻出来,正对着她不善的冲了过来。

    原来,夜萤并不知道,自已无意中闯入了这头野猪的地盘,此时正是野猪的繁殖季节,野猪对于自已的领地特别紧张。

    嗅到陌生人的气息,野猪立即冲出来驱赶来犯的敌人。

    夜萤吓得把篮子一扔,拔腿就跑,可是她的小身板哪里跑得过一头发狂的野猪,她只感觉那头野猪在身后离她越来越近,野猪的喘息声“呼哧呼哧”地在耳边响起,似乎再有三几秒,这头野猪就能一头把她撞倒了。

    吾命休矣!

    夜萤大叹倒霉,就在她感觉野猪的獠牙似乎已经顶到自已小腿的时候,突然,她听到“嗷嗷”几声惨叫,接着,身后有什么东西沉重的“扑通”一声倒下。

    夜萤忍不住回头一看,却见那刚才还凶猛追击着自已的野猪,此时已然倒在地上,四脚伸直。

    野猪,自尽了?

    夜萤大奇。

    她停下脚步,往回跑到野猪身边,这才发现,原来野猪并不是自尽,在野猪的眼眶里,露出一小段箭尾,那箭上的羽毛还在微微颤动。

    “姑娘,这畜牲可伤着了你?”

    如此悦耳低沉的男中音,前世今生,这可是夜萤听到的最动听的男子的声音。

    夜萤回头一看,错愕地发现,林子边缘站着一个一身猎人打扮的男子,挺拔高大的身材,足有一米八几,俊朗的眉眼,尤其是身上带着禁欲系的清贵气息,完全配得上这把好嗓子。

    他一手拿着弓,露出的手臂肌肉紧崩,充分显示着男人的力量。

    最糟心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对着她轻轻一笑!

    太撩人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