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养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4本章字数:2048字

    “这蝉蜕啊,只有夏季才有,现在已经是夏末秋初,转眼又找不到蝉蜕了,偏偏它又用量奇大,所以你们有多少,我们就收多少。即便自家用不完,也会卖到别的药铺去。”

    药店的伙计看着夜萤兄妹俩还挺能干的,一下午竟然找来那么多蝉蜕,便多说了几句。

    “晓得了,有蝉蜕我们都会送到你们这的。”

    夜萤喜孜孜地把那半分银子放进褡裢里,不过她也知道,这门生意做不了长久。

    因为就如药店伙计说的,一到秋天,蝉再也不肯从地下爬上来了,万物有灵,它们也知道过了季节,生存空间不大,所以都会憋到明年夏天了。

    “妹妹,咱们最近就专门到各处寻找蝉蜕吧,这可是一门赚钱的好买卖啊,比咱们种田赚钱来得快多了。”

    夜斯文大受鼓舞。

    “哥,你没听药店伙计说吗?过了季节就不好找了,不过,我倒是想出了一个长久赚钱之计。你知道村里哪里有杨柳树林或者白柳条丛生的河滩地,荒僻又人迹罕至的吗?”

    夜萤问道。

    “有啊,怎么没有?村尾那块河滩地,每年都会淹死个把去玩水的孩子,再往上有一片柳树林,除了村里的柳匠会去砍柳条,一年到头也没什么人去。”

    夜斯文马上就告诉了夜萤一块合适的地方。

    “嗯,很好,应该能满足我的条件。”

    夜萤听了很高兴。

    夜斯文看着妹妹,神秘兮兮地凑上前小声问道:

    “又是鬼差大人给你的主意?”

    “呵呵,是啊。”夜萤见夜斯文深信不疑,便解释道,“其实蝉蜕既然是从地下生出来的蝉蛹脱壳而成的,我们也可以找一片地,直接养蝉,咱们只要守株待兔,等待它们从地下脱壳而出就可以了,犯不着满山地乱找。”

    “咦,妹妹,这个主意极妙。”夜斯文忍不住对妹妹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是鬼差大人才能想出的主意啊!”

    见夜斯文把一切异于平常的想法都归结于鬼差,夜萤也不反驳,他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别整天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就行。

    “哎,哥,我先去买些生活必需品,然后咱们再去采蝉种。”

    夜萤见他没有反对,便建议道。

    “好,想买什么就买吧,今天可是大赚了一笔。”

    夜斯文喜气洋洋地道。

    但凡好赌之人,花钱也特别大方,尤其是肩上还扛着沉甸甸铜钱的时候,夜斯文往昔在赌场上一掷千金的感觉又来了。

    夜萤才不会客气呢,她又不是原来那个俭省、没见过银两的乡下小丫头,走在镇上,看到合意的店铺便进去搜罗一番。

    什么洗澡用的香胰子、刷牙用的青盐这些生活用品,还买了三块布,准备回家让村头的裁缝吴婶帮他们做新衣。

    夜斯文看着妹妹花钱如流水,顿时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不过他虽然心疼,好歹觉得做新衣他也有份,因此便没有阻止。一年到头,除了过年的时候,田喜娘是不可能给他们做新衣的,见有新衣可穿,夜斯文比谁都高兴。

    一转眼就花了两百多文铜钱,夜斯文肩上的褡裢清减许多,他终于心疼地劝阻道:

    “妹妹,我看差不多了,还要什么,咱们下次再来买吧!”

    “行。”夜萤一时间也想不起要买什么了,但是一转脸看到对面的猪肉摊上还有猪肉,便兴奋地上前道,“大叔,来两斤五花肉。”

    夜斯文猛抽了口气,觉得妹妹现在花钱比他更加豪爽,果然是见了鬼差的人就不一样了。

    将一堆采买来的胜利品放进柳条筐里,兄妹俩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来到柳渠边时,正好离日头西下还有约摸一个时辰左右,阳光不温不火,正好适合体力劳动。

    夜萤采了根枯萎的柳枝,让夜斯文仔细观察。

    夜斯文细看之下,见那上面有颗粒状的卵粒附着在枯萎的树枝上,便道:

    “这是什么?”

    “这就是蝉下的蛋。”

    夜萤想说卵他可不一定听懂,便用了一个他听得懂的说法。

    “哦,蝉就是从这蛋里孵出来的?”

    夜斯文还算聪明,一点即通。

    “是的,把这些枝条采下来,就可以当作种苗,每根枝条上一般都会有四、五十个蛋,把它埋在河滩边的柳树下左近,两三年后就有蝉蜕可收了。”

    夜萤详细介绍道。

    “什么?要两三年?这么久?哎,它就不能快点吗?”

    夜斯文一听赚钱的周期这么长,不太乐意了。

    “两三年还是快的了,有的在地下最长的呆足17年才出来。”夜萤也想赚快钱,可是生物特性容不得她着急,“你现在不去做,两三年后依然赚不到钱,是不是?”

    “还不如把这些银两拿去赌一把呢,没准一把下去我就发了。”

    夜斯文惫懒的赌性又发作了。

    “去,你再说个赌字看看?”

    夜萤发飙了。

    夜斯文赶紧噤声:

    “好吧,两三年就两三年。”

    夜斯文一想到两三年后他都二十岁了,如果没钱还是聚不到媳妇,心里暗暗发急。

    “哥,你别急,除了养蝉,我还会想更多的办法赚钱的。鬼差大人不是说慢慢领会,妙处无穷吗?”

    夜萤指了指自已的脑袋,从容道。

    夜斯文一听,心里舒服了许多,道:

    “好吧,哥就信你一回,你说要采多少这样的柳枝?”

    “自然是越多越好,咱们现在种得多,两三年后,收获也大,是吧?”

    夜萤给他鼓气。

    “好吧,这也是新鲜事一桩,从没听说蝉能种的。”

    夜斯文嘀咕道,不过一想这主意是鬼差那来的,便老老实实地去收集有蝉卵的柳枝了。

    一个时辰之后,夕阳西下,兄妹俩折下的柳枝不光把柳条筐剩余的空间填满了,还把轮独车的空间塞得满满的。

    “回家吧,如果不够,回头再来采。”

    夜斯文抹了把额上的汗水,对夜萤道。

    “好,没问题,肚子也开始饿了。”

    夜萤按了按扁扁的肚子,虽然吃了两个大肉包子,但是架不住体力劳动消耗得快,现在又觉得肚子几哩咕噜地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