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讨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4本章字数:2074字

    兄妹俩走在回村的路上,随着日薄西山,这乡道边又没有路灯,远一点的景物便变得影影绰绰起来。

    前面“悉悉嗦嗦”的声响,也不懂得是人还是趁着太阳下山跑出来喝水的小动物。

    还好身边跟着个夜斯文,再不济,他是个男人也能顶一阵。

    夜萤心中大定,不由想起昨天晚上在山上遇到的端翌,不知道他的伤口有没有发炎,自已那般处理,也不算得特别专业,伤口不知道有没有受到污染。

    “妹妹,你等等,我上去就回来。”

    夜斯文忽然把独轮车停在路边,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又从柳条筐里抽出一个大大的油纸包,然后讪讪地对着夜萤一笑,飞也似地往前跑去。

    “哎,哥,你做什么去啊?”

    夜萤想追上去,可是看独轮车上满满的东西,又不敢离开。万一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有人把独轮车推走了,那一天的辛苦都白费了。

    夜萤看着早就跑没影的夜斯文,气得直跺脚。

    没头没脑就跑了,扔下她一个人,万一有什么野兽蹿出来怎么办?

    四周林密草丰,虽然是村道,但是一入夜,便没有什么人经过,林子里的夜鸟已经开始发出吓人的鸣叫。

    咦,不对,夜斯文临走时,从柳条筐里翻出了个大大的油纸包,她记得那可是很眼熟的一件物是。

    对了,那不是尤记肉包铺包肉包子专用的油纸吗?夜斯文啥时候偷偷买了大肉包子?

    夜萤上前扒拉了一下柳条筐,果然,在柳枝的重重掩护下,又露出一个油纸包,夜萤拿出来一拆,油纸里包的果然是两个大肉包子。

    原来,夜斯文竟然藏私了,哼!

    夜萤看着手上的油纸包,肚子便不争气地“咕咕”响起来,她眼睛一转,不客气地坐在路边,拿起一个肉包,吃了起来。

    好一阵子,才听到前方又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夜萤抬眼一看,夜色中,夜斯文正大步流星往回跑。

    “哎,妹妹,你怎么把我的肉包吃了?”

    一看夜萤正往嘴里塞最后一块面皮,夜斯文傻了眼。

    “哼,你不是还拿了两个去讨好人嘛?我饿得前胸贴肚皮,吃你一个肉包怎么了?”

    夜萤理直气壮地,然后手一伸:

    “喏,还有一个,你不吃的话,我就吃了啊?”

    夜斯文赶紧伸手抢了过来,不顾形像地咬了一大口道:

    “就你猴精猴精的。”

    “也没有你精啊?竟然还偷偷买了肉包,也不告诉我,什么意思?是准备吃独食是吧?”

    夜萤毫不留情地揭露他。

    “呃。不就两个肉包嘛。”夜斯文有点尴尬,他还真是存了吃独食的心理,没想到路上会遇到心仪的女子,所以情急之下露了馅,他干笑道,“前面那个,是村里吴老汉的大闺女,你哥我看上她可是好久了,难得她和姐妹淘去赶集,所以上去打了声招呼。”

    夜斯文大大方方说出来,夜萤倒不好再嘲笑他了,便道:

    “吴老汉的大闺女,那不是吴小霞吗?他家可是咱村里的富户,咱们家怕高攀不上吧?”

    夜萤在脑子里一搜索,找到了关于吴老汉的记忆。

    原来,这吴老汉在村里弄了个瓦窑,专门生间盖房子用的青瓦,生意十分红火。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吴老汉只有三个闺女,依次是小霞、小玉、小梅。

    吴老汉努力到现在,也没有个带把的儿子,所以他早就放出话来了,要娶他的闺女可以,但是要做上门女婿。

    夜斯文听了妹妹的话,脸上也垮了一半。

    方才他诚心诚意地送去肉包,结果吴小霞稍稍推辞后就落落大方地收下来,这给他心里带来了无限的希望。

    可是一想起吴家嫁女的条件,他的脸色立即阴沉不定。

    妹妹说的也是,一来小霞家是富户;二来他也不可能做上门女婿。夜家同样也只有他一根独苗啊?

    看到夜斯文忽然变得落寞至极的脸,夜萤暗自发笑,便原谅了他私藏肉包的行为,只是哼了一声道:

    “别发呆了,天这么黑了,还不赶紧回去?准备等着喂狼啊?”

    这还真不是开玩笑的,村道上接壤着荒郊野岭,白天人来人往都没有问题,但是一入夜,许多山里的野兽都会跑到柳渠边上喝水,因此,遇到狼啊、豺啊这类凶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左近村邻,一年里总会有几起谁谁大晚上路遇凶兽的传说。

    夜斯文心情沉重地推着独轮车,怏怏地走在村道上,和夜萤道破心事之后,他突然觉得了无生趣。因此,就连啃了几口的至爱肉包,也无心再吃,重新包好,塞回柳条筐里。

    看他这付颓废的样子,夜萤便明白过来,看来哥哥对吴小霞的心事极重,要不然也不会一脸大受打击。

    夜萤想了下,觉得应该提振夜斯文的士气,免得他因为失恋,变得什么事都不想做了,那她自已一个人做事,还不累死?

    “哥,其实你和吴小霞,也不是没有机会。”

    “什么?你说我和小霞还有戏?”夜斯文一听妹妹的话,果然精神一振,紧接着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哎,吴小霞嫁不嫁,嫁谁,还不是她爹一句话吗?我觉得啊,既然吴小霞对你颇有好感,她这里不成问题,你拿下吴老汉不就得了?”

    “拿下吴老汉?”夜斯文一脸懵懂,“这老头子脾气可臭了,常年挖泥做瓦片,力气又大,我要打,没准也打不过。”

    “切,笨,谁让你和未来的丈人去打架的?要智取!”夜萤用手指一比脑门,“要动脑子。”

    “你倒是说说我要怎么动脑子?”

    夜斯文不解其意。

    “投其所好啊,你去好好了解一下,吴老汉最喜欢什么,你就尽量投其所好。比如一个女子,喜欢打扮的,你就送她最好的京华胭脂水粉;一个男子,喜欢舞刀弄剑,你就送他名剑宝马……如此这般,到那时候,你提出要娶吴小霞,他一定不会反对,那不就得了?”

    夜萤自信满满地道。

    “哎,你说得轻松,可是吴老汉严防死守,我都近不得他跟前,怎么能知道他有什么嗜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