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爱情的彩虹桥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4本章字数:2237字

    “呵呵,哥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就不相信那吴老汉能有金钟罩把小霞姑娘护得密密实实的,也不相信你就没机会近得他跟前,主意我是出了,办法你得自已想。”

    夜萤拍拍手,利落干净地一个人大步向前走。留下夜斯文伫立在原地楞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赶紧追上妹妹。

    夜萤从前看过多少吊丝搭上白富美、多少富二代娶了贫家女的故事,姑不论这些门不当户不对的人结合在一起,最后能否一直象童话里一样幸福的生活,但是至少这两种社会阶层区别级大的人,能走到一起,当时一定有真挚热烈的爱。

    吴小霞对于一贫如洗的夜家来说,已经是一个白富美一般的存在了。

    若是普通的村民,一定会认为夜斯文肖想吴小霞,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但是夜萤却认为,架不住两个人之间有“爱情”啊!

    爱情是飞架阶层鸿沟的最好彩虹桥。

    虽然她还没有看到吴小霞面对夜斯文时的表现,但是至少夜斯文送上肉包子表爱心时,吴小霞是没有拒绝的。

    这说明:有戏!

    至少,吴小霞对夜斯文并不反感。

    直到这时候,夜萤才客观地评价了一下自家哥哥的样貌身材。

    夜萤这个原主躯壳便是颇为出众,因此其实夜斯文自身条件也不差。

    高高大大,剑眉星眸,若是没有赌输时的失魂落魄样子,倒也一脸堂堂正正,拿得出手。

    夜斯文虽然平素也下田种庄稼,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混迹于镇上的赌场,因此身上明显比一般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村民多了几分落拓不羁的气息。

    公主爱上流氓,说的就是这样的爱情戏码。

    私心里,夜萤倒是能希望玉成这桩好事。

    既然夜斯文喜欢吴小霞,她希望吴小霞能镇得住夜斯文,否则,好赌成性的夜斯文,永远是她身上的软肋。

    看到夜斯文闷闷不乐,显然一时间并没有想出什以好办法接近吴老汉,夜萤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笑嘻嘻地道:

    “哥,你别愁啊,想要接近吴老汉,你为什么不去他窑里做瓦工呢?不光能学一手好技术,还能近距离接近吴老汉和小霞姑娘。”

    “哟,妹妹,你这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这个办法好!”

    夜斯文黑暗中瞅了一眼妹妹婀娜的背影,心下的钦佩又多加了几分。

    倒不是夜斯文不知道吴家缺做瓦工的人手,往常他只想从吴小霞这里下手,一时半会哪会想到做瓦工上去?

    现在被妹妹点醒后,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去做瓦工虽然苦点、累点,但是好歹离小霞最近了,吴老汉自已还天天在瓦窑里干活呢,这不就是近距离接触未来的泰山了吗?

    夜斯文拿定主意,脸上又恢复了喜色,推起独轮车那个风驰电掣啊……

    紧走慢走,终于来到了柳庄的村头,看着村里些微黯淡的灯火,夜萤大致明白了,这样的村庄,大家都过得不太富裕,是连灯油也要省的小村落。

    如果年景好的话,还能吃上几顿干饭,卖点多余的稻谷、野味,攒点一分半两的银子。

    但是若是遇上年景不好,就得半年吃野菜煮粥了。

    万一不幸遇上大荒之年,拖家带口外出乞讨、甚至卖儿卖女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究其原因,还是现在生产力水平太落后了,大家都是靠天吃饭,而且身为农人,由于封闭和见识少,只懂得单一经营,以致于抵御自然灾害的风险能力极弱。

    “哥,到家了,披星戴月的,累死我了。”

    夜斯文“嗯”了一声,他早就习惯这样的生活了,没有见识过现代大城市的不夜连天灯火,对小山村的黯淡自是全然无感,没有夜萤那么多感触。

    因着夜行人的脚步声,几声狗吠在山村里响起。

    村头突然黑鸦鸦地蹿出几个人来,不过,他们手里拿着火把,夜萤看了一眼,见都是村里人,也就没说什么。

    倒是夜斯文紧着上前问道:

    “老叔公,大晚上的要去哪?”

    “哎,家里的羊丢了,怕跑到山上被畜牲祸害了,赶紧出来找呢!”

    打头举着火把的一位五十多岁的老汉回答道。

    夜萤这才看清了,这位是村里的里正,也姓夜,是他们的本家,按辈份,她得叫他老叔公。

    夜里正为人正直大方,在村里德高望重,说话颇有份量,夜萤眉眼一转,想着依着她的计划,今后要麻烦里正的地方怕是不少,便赶紧热情地接话道:

    “老叔公,我和哥哥一起帮你找。”

    “哎,不用了,我们人手够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去歇息着吧!”

    夜里正欣慰地点点头,向他们挥挥手表示谢意,大踏步走过他们身边,向着村头的树林走去,后面热热闹闹地跟了五六个精壮的成年汉子。

    看来,的确不需要他们助阵了。

    不一会儿,林子里就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在泼墨一般的夜里,格外明显。

    “哥,走吧,既然不需要咱们帮忙,快回家洗洗睡了。”

    夜萤扯了下夜斯文的衣袖,他回过神来,两个人回到家,因为田喜娘不在,所以清锅冷灶。

    还好他们在路上吃了肉包,此时肚子倒也不饿。

    “妹妹,这些柳条就放在院子里,行吗?”

    不过是些萎败的枝条罢了,一般人哪想到会偷这个?再说这里的民风还算淳朴,偷鸡摸狗的事并不经常发生,因此夜斯文嘴上念叨了一句,就把独轮车随便放在院子里了。

    “行,没问题,就放在那吧。哥,你去灶上烧锅水,我要沐浴一番。”

    夜萤随口吩咐夜斯文道,主要是她实在不懂得用火石升火啊!

    “妹妹,洗什么洗?这么累,我才不洗呢,倒头就睡多好。”

    夜斯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这一天意外发了笔小财,但是来回折腾,为了收蝉蜕,攀上爬下的,也着实把他累坏了。

    “你帮我升火,我自已烧水。”

    夜萤万万没有想到,夜斯文是这么一个又脏又懒的家伙。

    流了一天汗,全身汗津津的,不洗能睡得着吗?

    夜家屋外的暗处,一团黑影蠕蠕移开。

    月光打在那团黑影的脸上,端翌英俊的脸庞在月光下现形,散发着清贵的气息。

    想着这一天暗地里跟着夜萤跑,端翌忽然觉得,自家这个小媳妇,怪有意思的,为人行事,好象和一般农家姑娘不太一样!

    看来,她不光有付符合傅太医挑选标准的能生养的身材,还有一颗与众不同的心。

    端翌自已都没察觉,一想到夜萤,他习惯板着的脸上,那些僵硬的线条,会突然变得柔和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