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发财之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4本章字数:2057字

    “妹妹放心吧,哥哥我一定会做出个人样给村里人看看。”

    夜斯文憋了一肚子闷气,还好今天夜里正站在他们这边,要不然,他恐怕在小霞心里,也会彻底失去地位吧?

    “哥哥,这话是你说的,一定记得常拿出来嚼嚼。”

    夜萤笑嘻嘻地用话挤兑着夜斯文。

    “哟,妹妹,你看我象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吗?”

    夜斯文在两名亲近女子的激发下,一时间志气升腾,一脸斗志满满的样子。

    兄妹俩边说边走,逐渐走到人声稀少的村尾河滩边上。

    “哥,往里还有路吗?”

    夜萤看着杂草丛生的河滩,草长幽密,一时间想到那种滑腻阴险的爬行类生物,小腿肚子不禁有些发麻。

    “没有路不是更好?说明人迹罕至,你不是说要一块没有人会到的滩涂地吗?往里就是。”

    夜斯文说着,脚上似乎踩到了什么似的,他猛地弹跳起来,嘴里还“呸呸”地吐着,念叨着“小鬼勿近”这样的话。

    “哥,怎么了?”

    夜萤疑惑地看着夜斯文有点突然的举动。

    “哎,倒霉,踩到落水鬼的衣物了。”

    夜斯文挪开脚步,夜萤才发现地下有一件粗布的小褂子,脏乎乎的辩不出颜色,夜斯文刚才不小心踩在上面了。

    “不就件旧褂子吗?把你吓成这样。”

    夜萤不以为然地道。

    “哎,你忘了?这是两个月前,村头郑光明家的小儿子偷偷下水,结果被水鬼拉走了,在水里泡了三天才浮上来,肚子涨得这么大,舌头都吐出来了。这件小褂子就是当时他下水前扔在这的,后来也没人收走。”

    夜斯文说着,自已都觉得毛毛的,四下里瞅着,尤其是靠近溪边的水草丛,似乎那里藏着一个随时会把自已拉下水的水鬼似的。

    “哟,哥,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夜萤一脸好奇,因为夜斯文描绘得栩栩如生,仿佛亲临现场一般。

    “呃,这个嘛,其实那天郑家的小子要下水前,我在这钓鱼,当时也没有在意。谁知道他下水后好一阵子没浮上来,你哥我又不会游水,就跑去叫人了。不过还是迟了。”

    夜斯文想着事后那小子被捞起来的惨状,不禁打了个寒战。

    夜萤一听,也沉默了。

    乡下的小孩,天生地养,要平安活到成年,都是一种幸运。

    溺水而死怕是乡下孩子横死率最高的一种了。

    “好啦,别想了,才没有水鬼呢,咱们找根棍子,边打边进去吧?”

    夜萤提议道。

    “你哥我带了镰刀,砍一条路进去不是更方便吗?放心,这里是个脏地方,村里人没事都不会来的。”

    夜斯文为了能赚到钱,也是发狠了。

    否则,这种“脏”地方,请他来他都不来,大白天都觉得阴森林的。

    不过,夜萤因为没有亲眼看到过那孩子横死的样子,倒没有这些忌讳。

    见夜斯文真的拿出镰刀开路,夜萤便推着独轮车跟在他身后,出言安慰道:

    “放心吧,哥,这里以后就是咱们的发财之地了。”

    向前挺进了大约百来米,夜萤便看到眼前豁然开朗,杨树、柳树拉拉杂杂地生和于其间,这些树之间,是一块块的滩涂地。

    村里这条溪是柳溪的上游,因此也被跟着叫柳溪,溪水长年冲积,在这个拐弯处,形成了一大片湿润的滩涂地带。

    这个地方的确很理想,土质既没有沙化、也不板结,土壤疏松湿润,是埋蝉卵枝的上佳所在。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蚂蚁和老鼠的祸害。

    顾不了这许多了,先埋下去再观察,真的有再想对策。

    “妹妹,你看这片地行吗?”

    夜斯文看到妹妹脸上并没有明显欣喜的表情,便忐忑地问道。

    “可以,先埋枝条吧。”

    夜萤一点头,夜斯文才放了心,道:

    “要怎么埋?你教我。”

    “不难,看到没有,蝉在地下时是以吸食树汁为生的,所以我们在离主树干两个跨步长的距离,开沟挖一掌深,埋入这些枝条,然后覆平土踏实即可。”

    夜萤说着,先做了个示范。

    她并不是第一次埋蝉的卵枝,所以动作颇为熟练,用手中随手折的坚硬树枝挖开泥土,把卵枝埋下,然后再盖上泥土,轻轻踩实。

    当年她做节目时,就在采访对象的指导下亲自做过,所以做起来毫不拖泥带水的。

    这本来就是简单的活计,夜斯文一看就会了,于是兄妹俩各自忙碌开来,择地埋卵枝。

    “哎,妹妹,我的腰快断了。”

    夜斯文干了一会儿,就躬着腰,用手握成拳,捶着自已的腰部,一手扶在树干上。

    埋卵枝要一直伏着腰干活,自然十分辛苦。

    夜萤干得十分起劲,见夜斯文又想偷懒,便扔了一个白眼给他。

    夜斯文猛地想起自已之前意气风发时说的话,不由地讪讪地继续干活了,不敢再叫唤。

    “卡察”,有些地上细小的枯枝被轻盈的脚步轻轻折断了。

    夜家兄妹俩正忙活着,再说他们也没有经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根本未曾留意。

    就算听到,也会以为是风吹过树梢的刮擦声。

    端翌隔着一段距离,看着不时擦拭着额头上汗水的夜萤,一手可握的纤腰让他不由绮想了一下他曾经抚触的美好感觉,胸前的丰盈亦随着身体的起伏,不时变幻出馋人的曲线。

    端翌压抑着现身出现在夜萤面前的冲动,心里一阵深深的好奇:他的小媳妇这么勤快,往地下埋柳枝,这是干啥呢?

    莫非,是想种出柳树来?

    可是不对,他仔细察看过了,那柳枝已经都枯萎了,虫卵斑斑点点,种到地下肯定活不了。

    到底是做什么用途呢?

    端翌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把夜萤揪过来问个清楚。

    这个小媳妇还真是有趣,端翌原本只当她是个生孩子的工具,所以才不想在她面前露出真容,只待哪天孩子生下来,抱走就是,无非是给她一大笔银两做补偿也就得了。

    没想到,夜萤的行为举止,越来越引起端翌的兴趣了。他竟然饶有兴致地施展绝学,连着两天都秘密跟在她身后,打探她的一言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