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亲兄妹明算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5本章字数:2065字

    “哥,你有听过亲兄妹明算账这句话吗?”

    夜萤理直气壮地道。

    “呃,我只听过亲兄弟、亲父子明算账这句话,你是我妹,你的就是我的,算什么账?你和我算账,这可是大逆不道之事!”

    夜斯文听了,脑子一激灵,没想到妹妹竟然有谋夺财产之心?

    但是他也不想想,现在他家无恒产,穷得叮当响,欠了一屁股债,还债还需妹妹肉偿,能有银两和人分吗?

    所以,他真是脑洞开得太大了。

    夜萤一听夜斯文语气不善,略一思忖,便心下了然,古代男子都以自我为中心,女子只是男子的附庸,别说钱了,就连人也是随便他们发落。

    所以夜斯文认为夜萤想控制财政大权,是大逆不道之事,倒也不难理解。

    “哥,你别急啊,你坐下来,咱们好好说话!”

    夜萤的语气中不怒自威,自有一股慑服人心的力量。

    夜斯文看到夜萤淡定从容的神态,一时间也拿她没办法,只好气哼哼地坐在榻上。

    “你说啊?你还能把天说成地?”

    是啊,男子是天,女子是地,甚至是地上的烂泥巴,你还能翻天覆地了?

    夜斯文得意洋洋的,仗着身为男子的先天优势,觉得如此就能力压夜萤了。

    “哥,我告诉你,咱们家现在可谓身无分文,如今咱们做的一切叫白手起家是不是?”

    “是!”这点夜斯文想了想,终于不得不承认。

    “好,如果我告诉你,以后咱们有可能发家到王财主家那么富裕的程度,你信不信?”

    “不信!”夜斯文摇头,“王财主家可是镇上首富,拥有十几艘商船,上千顷土地,据说在京城里还买下了一条街的铺面,咱们怎么有可能象他家那般富裕?”

    但是想起妹妹这两天的作派,夜斯文不禁眼里闪现一丝微光。

    那是对于财富向往的微光。

    发财,谁不想?

    左手喝酒,右手吃肉,怀里还抱着个美人儿……

    夜斯文一阵惴想,口水不禁要流出来。

    夜萤把夜斯文的神态变化看在眼里,微微冷笑,只要想发财她就能拿捏得住他:

    “哥,我可是被鬼差大人送了礼的人,许多发财的奇思妙想,都在我脑子里打转,随便拿一桩出来,就能化为银两。

    象王财主家那般豪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话说回来了,凡事都得有个开头,我在这奔小康呢,你在我后边扯后腿,日后咱们家发达了,你甚至把我扫地出门,卷走我全部钱财,这算怎么回事?

    按你现在的态度,我决定混吃等死,那些发财的主意统统不拿出来,待我和吴大牛正式成亲后,夫妻同心,再慢慢谋划!”

    听到夜萤一番斩钉截铁的陈情,夜斯文大惊失色。

    没错,妹妹是鬼差大人特别关照过的人,自她上吊还魂以后,不光多了许多赚钱的奇思妙想,还学会了识字,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事实,容不得夜斯文辩驳怀疑。

    夜萤这番话,正好击中了夜斯文心防最脆弱的地方:妹妹是女人,出嫁随夫,若是她在娘家什么也不做,把发财的办法带到夫家,他岂不是一文铜钱也落不得?

    夜斯文思及后果,一下子就傻了。两权相害取其轻,夜斯文被点中软穴,一下子就认怂了,他恬着脸,一下子放软了身段道:

    “啊?妹妹,万万使不得啊!这里也是你的家,你可不能抛下我们独自发财啊!

    你不念及哥哥,也要顾念娘亲从小辛苦把你拉扯大,自从爹过世之后,娘亲可是吃了很多苦的,你就忍心让她穷苦无依下去?”

    切,不是还有你这个儿子吗?夜萤心中冷笑。叫什么穷苦无依?

    看到夜萤静静的不说话,夜斯文着急了,他发现这个妹妹愈来愈高深莫测,行事不可按常理来揣测。

    若是换成过去的妹妹,看到他刚才那么生气,早就妥协了,指不定还眼泪汪汪的求他原谅呢。

    不说话,是夜萤学会的谈判技巧。

    以不变应万变,才能掌握主动。

    果然,看到夜萤不动声色,夜斯文慌了神。

    妹妹虽然开始不愿意和吴大牛走婚,但是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时间久了,谁知道她的心会不会被吴大牛抓走啊?

    “好妹妹,刚才哥哥说的气话都作不得数,这样吧,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以后赚了钱也平分,好不好?”

    夜斯文拿出了一些诚意。

    可是还不够。

    “哥,口说无凭,若是真有诚意,咱们就立字为据!”

    夜萤拿出杀手锏道。

    “立字为据?也行,可是我不会写字啊!”

    夜斯文犯难了。

    “我会。”

    夜萤自从找到那个合理的借口后,便也不怕暴露自已的本事。

    来自21世纪的211大学优秀毕业生,琴棋书画什么不会一点啊?当然,泛而不精就是了。

    书法夜萤也是学过的,从小学起师从少年宫老师学写毛笔字,水平一般,但是马马虎虎还算工整。

    “哦,都忘了妹妹既然识得字,肯定会写字了。”夜斯文想起妹妹见过鬼差的人,不禁后背一阵发麻,又讨好地道,“可是家里没有笔墨纸砚!”

    “没有不会去借吗?”

    夜萤郁闷了,真是一穷二白啊,夜家不光是物质上的沙漠,在精神文化生活上也是一片空白。

    她难以想像一个家庭连一支笔、一张纸也没有的生活。

    夜斯文觉察出夜萤的口气放软,哪里还敢再拿乔,立即下榻飞也一般地跑了出去,不到两刻钟,又跑了回来,手里拿了笔墨纸砚,放在桌子上,讨好地道:

    “妹妹,这是我找村头赵童生借的,人家学识渊博,家里笔墨纸砚齐备,不过找他借还是费了一番口舌,诸般舍不得。否则,早就借来了。我应允送给他一盆兰花,他才肯松口。”

    夜斯文脸上露出肉痛的表情。

    夜萤一笑,动手磨墨,待墨磨成,才挥笔洋洋洒洒写了一番。

    夜斯文在边上托腮细看,只觉得一行行字隽秀小字落笔而就,似乎夜萤天生就会写字一般,不禁看呆了。

    “妹妹,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

    大字不识一个的夜斯文“崇拜”地问夜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