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功莫大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5本章字数:2092字

    “你先说。”端翌指着傅太医的鼻子道。

    “还是您先说。”傅太医识情识趣,遇到功劳自然还是让主子上。

    “哈哈,若是咱们能把这缝针之术运用到军中,那军中的将士可就少了许多苦楚,伤后死亡人数也一定会大大下降。”

    端翌开口说出自已的想法。

    “王爷所言极是,王爷身处山居,仍挂念北疆军中将士,这下将士们有福了。”

    傅太医立即开口附合道。

    端翌长年征战在北疆,与北蛮周旋激战,每一次战役打下来,死亡的将士自不待言,受伤的将士也好不到哪里去。

    身上刀口开裂,往往是哀号痛苦数日后,因为伤口红肿化脓而死。

    如果夜萤提供的这个方法奏效,可想而知,大夏的将士能少死多少人。

    “功莫大焉!”

    端翌忽然开口道。

    “正是,王爷威武!”

    傅太医想到妙处,喜不自胜,见端翌脱口而出,自然赶紧大拍马屁。

    “我说的是她。”

    端翌言简意赅。

    傅太医这下明白了,原来端翌说的是夜萤。

    “王爷所言极是。夜姑娘这无意中的所为,真是功莫大焉,能救数万、不,数十万将士于水火。”

    傅太医毫不吝惜拍马之辞,溜须拍马又代表不了什么,只要王爷高兴就好。

    “不过,我看她不是无意的,明明是有意而为。因为当天我还不想让她缝呢,结果她告诉我,会得破伤风,会感染,会死人什么的,我才勉强让她缝了。”

    端翌回想着当天的情景,越想越觉得夜萤是知道伤口开裂要缝针这么一回事,绝不是她一时突发奇想。

    “啊?夜姑娘竟然有如此医学天赋?”

    傅太医听了端翌的话,不由十分震惊。

    “不知道,或许只是她无意中发现的吧,哈哈。”

    端翌忽然警觉到,再这么说下去,夜萤必将牵扯到他和皇室的纷争中去。

    原本就是为了给自已找一个清净的后宫,完成传宗接代的重任,现在何必又把她扯进去呢?

    所以端翌赶紧圆回来。

    傅太医比泥鳅还滑,一听端翌收口,心下比什么都明白,立即接口道:

    “也是,夜姑娘土生土长,或许这是无意中发现的土办法罢了。”

    “嗯,传令下去,让军中的大夫都学习这种缝针方法,在受伤将士身上施用。”

    端翌对傅太医道。

    “是,属下明白。”

    一涉及到军国大事,傅太医也收敛起嘻皮笑脸的样子,一脸端容,十分郑重。

    “不过,我还记得她在缝针前对我做了其它一些事。”

    端翌又把当天的画面在脑海中回放。

    傅太医脑中顿时呈现一些旖旎的画面,嘿嘿,王爷和夜姑娘,不会是喜欢野外战场吧?

    “嗯,她用我酒囊里的酒撒在伤口上,说是消毒。”

    端翌终于回想起来了,他隐隐觉得,这是重要的步骤,自从把酒撒到他的伤口上后,夜萤就没再说什么破伤风之类的话了。

    “哦,酒能祛除毒素,夜姑娘看来心思细密。”

    傅太医顿觉有理,没错,伤口里总会沾到沙土等脏物,如果不清除干净,缝起来总觉得不对劲。

    端翌素性喜欢烈酒,虽然不贪杯,但是真要喝起酒来,却要烈酒才欢。因此他随身携带的都是烈酒。

    想到这点,端翌又注解道:

    “记得要蒸馏五次后的烈酒,我隐隐觉得,未经蒸馏的酒没有作用,或许太绵软了吧?”

    端翌这是从口感来说,但也是他身为睿智之士的一种直觉。

    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已无意中却接触到了真相。

    如果光是缝合伤口,但是却不用酒精事先消毒,伤口依然会化脓腐败。

    “明白了王爷,我这就把缝合伤口及事前必须注意的事项一一写明,传到军中,让他们执行。”

    傅太医亦是摩拳擦掌,十分兴奋。

    “嗯,军中估计得增加大量的蒸馏设施了。”端翌沉思道,“还有粮食的消耗量也会因此大大增加。这件事,须得向皇上呈报,否则,无端增加军粮的消耗量,皇上肯定心中存疑。”

    作为左骑大将军,同时还是大夏朝的王爷,端翌的身份敏感特殊,不得不面面俱到。

    不论是哪个国家,如今粮食的产量都不高,能够上民众一张嘴就很不容易了,再把大量粮食拿出来酿酒,这根本是皇家所严令禁止的事情。

    3斤粮食一斤酒,如果要再蒸馏提纯,恐怕所消耗的粮食就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如果不上报皇上,这件事断不可能执行。

    “王爷所言极是。”

    傅太医应承着,心中一时感觉有点沉重。

    皇上久病沉疴,又独宠丽贵妃,偏偏这丽贵妃和王爷又……

    有了从前的瓜葛,王爷说要做的事情,往往就是丽贵妃想要反对的事情。

    这件事,上报到宫中,报是会横遭阻拦啊!

    “其它的事情你别管,我自会解决。”

    端翌眉头一皱,似乎猜到了傅太医的想法。

    山下的夜萤,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已的一项笨拙的医术,已经改变了大夏战时的格局,犹自苦恼着如何发财致富奔小康的事情。

    “哥,怎么王财主家的马车还没有到?”

    看着院中和院外慢慢堆起来的绿植,夜萤开始有点担心了。

    这些绿植是村民们一早挖好了送过来的,大家都是种田人,犹晓得挖起植物时,还在根部留着些土……

    可是纵然是这样,怕也是不能久挨,不赶紧种到土里,时间久了,这些绿植就会枯萎了。

    “我去问问小五。”

    夜斯文也坐不久了,日头高高升起,今天是个大晴天,如果王财主家的马车再不来,这些绿植就完了。

    夜萤焦灼不安,等着夜斯文的消息。

    不到一刻钟,夜斯文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一看他这样子,夜萤就知道没有好消息,不由心下一沉,问道:

    “怎么了?小五怎么说?”

    “妹妹,这次惨了,咱们亏大了,真要卖房扒瓦了。”

    夜斯文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颓丧。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是王财主不同意收购了吗?怎么小王昨天晚上回来也没来和我们说啊?”

    夜萤听了,心里也急坏了,看着夜斯文不死不活的样子,恨不得上去踢他一脚,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