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镖局换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5本章字数:2072字

    傅太医一脸羡慕,却不曾料到,夜萤端起那碗茶,勉强装着愉快喝下后,“扑”地一声,却吐了出来。

    吐了也不要紧,那一口茶水直扑端翌面上而来,将端翌弄得好不狼狈。

    “呃,对不起啊,端大哥,茶水太烫了!”

    夜萤茶一入口,就悲催地发现,那股羊油的强烈膻腥味,她还真是忍受不了,勉强要下咽,强烈地恶心感便涌上喉头,逼得她张嘴吐了出来。

    看到夜萤将端翌吐得一头一脸,傅太医当下便震惊了: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没事,没事,我去擦洗一下就好。”

    谁想,端翌只是稍抹了下脸,面色平静,和颜悦色地说完,就转身进内屋换洗了。

    “哎,傅大夫,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喷了你们家端大哥一头一脸。”

    看到傅太医还呆若木鸡,没有从吃惊的状态缓过神来,夜萤不禁羞涩地道歉。

    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人,把人家喷成这样,她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傅太医并没有注意到夜萤已经暧昧地把称谓换成“你们家端大哥”这样的字眼。

    “没关系,只要他本人不生气,一切都没问题。”

    傅太医已经明确,王爷对这个农家女已经着迷了,否则,怎么可能被喷了一脸还不生气呢?简直不是王爷!

    不过,仔细想起来,其实靖王端翌除了在军中因为将士延误军令严厉处罚过下属外,并没有真正令人恐惧他的理由。

    只是靖王端翌似乎天生带着一股威压之气,让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久而久已,端翌便形成了他严肃、刻板的个人风格,让人在他面前轻松不起来。

    端翌一番换洗之后,很快又出现在茶室里,夜萤赶紧起身道歉道:

    “端大哥,真对不住,方才茶水太烫,我实在忍不住,就……”

    “没关系,是我没提醒你,这茶啊,和云南的过桥米线一样,上面看着没有热汽升腾,但其实内里烫得很,你是第一次喝吧?难怪你会被烫着。傅大夫,你第一次喝茶的时候,好象也被烫了吧?”

    傅大夫一听王爷拿自已做伐,解开夜萤的心结,只好苦笑一声道:

    “正是,我第一次喝王、呃,端先生的茶时,也被狠狠烫了一下。”

    嘴太快,傅太医差点叫出王爷来,还好他及时发现,赶紧纠正了。

    “端大哥,我看你不象只是一个猎户那么简单吧?这山居的布局和手笔,怕是一般的猎户拿不出手啊?”

    夜萤职业使然,百无禁忌地就问出了口,却不知道傅太医心中又暗惊了:这丫头如何这般伶俐?

    却不知,夜萤从前做的就是察言观色、深度挖掘真相的职业。

    山下的农人过着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连吃个肉包都觉得象过年了,而端翌这个山居,建筑俨然,拙朴中带着隐隐的气派,好似前世她曾经去过的返襆归真的会所一般。

    而进入山居,居然还有这个时代前卫的九宫八卦迷阵防护周到。

    这哪里象是一个普通猎户的作派?

    “呃,说实话,此处山居实属疗养,我在府城做些买卖。主要是做镖局的生意。”

    傅太医沉吟不定间,倒是端翌顺嘴说了一个足以解释他行为的职业。

    傅太医心里暗叹一声,看来得赶紧去府城弄间镖局给王爷玩玩了。

    “啊?原来是镖局啊,怪不得端大哥武功高强,一看这身形和架式,一定是镖局的总镖师吧?”

    夜萤肃然起敬。

    在她看来,镖局就相当于现代社会的安保公司,她若是想做生意,以后还得依托镖局呢,所以心下亦欣喜搭上了镖局这条人脉。

    “呃,夜姑娘谬赞了,在下只是喜欢舞枪弄棒罢了。”

    端翌看着夜萤崇拜的眼神,忽然觉得用这种身份和夜萤交往,似乎也挺不错的。

    “只是不知道端大哥在府城做的是哪家镖局呢?”

    见端翌没有否认自已的判断,夜萤确定他的确在镖局里是个能说上话的,便继续追问道。

    “呃,齐云镖局。”

    端翌面不改色地回道。

    府城的确有一家镖局叫齐云镖局,傅太医在心里暗暗为这家镖局点了蜡,因为接下来,王爷肯定会收下这家镖局为已所用了。

    看样子,王爷和这位夜姑娘的关系,一时半会断不了,那么万一哪天夜姑娘突发奇想,要去府城找王爷,王爷哪现变出齐云镖局来呢?自然现在先下手为强。

    端翌心思缜密,做事常常是人家走一步,他走三步,所以齐云镖局的大老板换人,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哦,看来端大哥在山居不会久住吧?哪天有空去府城,是否可以拜访一下端大哥呢?”

    主动热情是记者的本色,夜萤自然而然地道。

    端翌心里笑开了花,但随即又有点纠结,夜萤啊夜萤,你已经和人走婚了,对其它男子这么热情好吗?

    夜萤不明白为什么端翌开始笑了一下,后来又皱着眉头,莫非是不欢迎她去?

    “端大哥,我的意思是说,日后我若是有货需要齐云镖局帮忙押运的话,还得请端大哥多多照顾。”

    夜萤蹙眉一想,猛地明白过来,她还习惯性地用现代思维和人交往,可是眼前的端翌,可是有着大男子主义思想的古人哦,她如此主动,也难怪别人皱眉了,赶紧解释过来。

    “哦,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不知道夜姑娘打算运什么货?要运去哪里?”

    端翌好奇了,夜家一穷二白,连十两银子都还不上,居然还想请镖局运货?天方夜谭啊!

    “现在还不清楚,到时候再说吧。”

    其实,夜萤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条脉络,只不过属于商业机密,现在不便示人,便打了个哈哈,把话岔到边上问道:

    “端大哥,你煮的茶,茶叶是从哪里来的?味道和我小时候喝过的茶不太一样啊?”

    “你们这的茶还有别的喝法吗?”端翌糊涂了,“整个大夏国不都是这么喝茶的吗?”

    夜萤一听,自已说话又对不上这个时代了,根据她知道的唐代的历史,喝茶在古代属于高大上人群才能拥有的奢侈享受,一般劳动人民是喝不起的,呃,要怎么圆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