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送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6本章字数:2056字

    端翌是在军伍里是摸营拔寨的行家里手,夜萤又没有努力掩藏,所以不一会儿,端翌就在夜萤被他扯脱的衣物下面,找到了那个装着紫茄花的小布囊。

    端翌抓起布囊中的粉沫凑近鼻端一嗅,果然是一股浓浓的紫茄花的味道。

    哼!想不要本王的孩子?那是不可能的!

    端翌狭长的眸子幽光一深,回头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小女人,粉嫩的脸庞即便在暗夜中也显得十分夺目,他微微一笑,得意地将夜萤的紫茄花粉沫倒了出来,将布囊弹抖干净,然后将傅太医弄出来的药草粉沫装进布囊中。

    然后依样放好。

    再处理了一些紫茄花的粉沫,端翌这才大摇大摆地离开夜家,趁着夜色,往山居走去。

    夜萤一觉醒来,天又蒙蒙亮了,她才稍一动弹,便觉得四脚一阵酸痛。

    该死的吴大牛!昨夜一番狂猛的折腾,简直像是要把她吃进肚子里似的。真不知道这山村愚夫,哪里来的万般手段?

    也许是食色性也,不教也自然就会?

    夜萤不禁暗恨自已又着了他的手。

    可是万幸,自已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

    夜萤猛地想起紫茄花,不由吃了一惊,昨天晚上吴大牛来势凶猛,她没来得及藏好,不会被他发现了吧?

    她偷偷吃没事,但是若是让吴大牛发现她有意在避孕,就要骗亲之嫌,那可是要闹上祠堂,族规伺候的。

    一旦事情败露,就算夜里正是她的老叔公,就算夜里正对她有了好感,想帮她说话也是不可能的。

    夜萤顾不得身上酸痛难忍,一“咕录”爬起床,在自已脱下的衣物翻捡一番,便看到布囊好好地在衣物下面,打开布囊一嗅,还是熟悉的味道,她不由松了口气。

    看来,吴大牛没有发觉。

    但是她却不知道,端翌早就看破内里乾坤,换成了傅太医炮制的其它滋补女子身体的珍贵药材

    当然,以傅太医和端翌心思之细密,自然会把这些药材的味道,做得和紫茄花一般无二。

    夜萤看着心肝宝贝似的紫茄花,万分珍惜地把它收藏到自已屋内一个木匣子里,再收进床头的木柜放好。

    这才起身收拾自已。

    清理梳洗整齐后,夜萤慵懒地走到院子里,看到花草经过一天一夜,仍然生气盎然,这才放下心来。

    一会王财主就要派人来收货了,她得打起精神来好好应付。

    把青盐放进嘴里,用粗布细细磨砺,夜萤刷好牙,洗好脸,生气盎然地到厨房里准备做顿丰盛的早餐。

    她都没有意识到,除了初始的酸痛,起床活动开后,她愈发精神了。

    象她这样万中挑一的体质,经过阴阳调合的滋养,只会让她越来越有活力,格外迷人。

    “妹妹,我熬了粥,你再做个鸡蛋葱油饼吧?”

    夜斯文意外起得早,看到夜萤进来,也不由觉得一阵和风扑面,咦,妹妹似乎越来越容光焕发了?

    “好,你把粥先盛出来凉了,我很快的。”

    夜萤说着,手脚麻利地动作开了。

    不一会儿,鸡蛋煎饼的香味就在这农家小院里溢开了。

    夜斯文一边猛流口水,一边等着夜萤的鸡蛋煎饼出炉,道:

    “从今天起,我就到小霞家做瓦工了,鸡鸭我会早晚喂好,你就别担心了。”

    夜斯文看来还挺有契约精神的嘛?还记得合同上规定的事?

    夜萤暗笑,估计是怕她不肯分钱给他吧?

    “好,我晓得了。放心,不会短你一文的。”

    夜萤笑嘻嘻地道。

    夜斯文若是认真去做瓦工,自有吴小霞和劳重的活消耗他的精力,希望这能帮他彻底戒赌吧!

    兄妹俩就着香喷喷的鸡蛋煎饼吃完早饭,夜斯文两嘴一抹就去吴老汉瓦窑做工了。

    夜萤才收拾完碗筷,就听家门口有人喊道:

    “这里是夜萤姑娘的家吗?”

    夜萤一听口音不象村里的,顿时明白过来,一定是王财主的马车到了,没想到会这么早到,看来,王财主办事也是个雷厉风行的。

    夜萤迎出院子,就看到院外停了七八辆马车,热闹得很,打头的一名精干的中年汉子正看着她。

    “这位大叔,不知道怎么称呼?我就是夜萤。”

    “哦,我叫王四,我们是受我家老爷的托付,来运花草的,这些就是了吧?”

    王四指了指院子里的花草。

    “没错,麻烦大叔你们辛苦了!”

    夜萤点点头道。

    “好,那我们开始干活了。”王四招呼手下,开始把花草往马车上搬,又对夜萤道,“对了,夜姑娘,我们家老爷让你一起去镇上,一来结账,二来帮他看看改过后的院落风水。”

    “好。”

    夜萤没想到王财主这么快就把院子里风水改了,她当然得去看看,再说还要找王财主收钱呢。

    于是等王四一干人把花草都搬上马车,夜萤便坐着王四的马车,一起往镇上去。

    毕竟是马车,脚程很快,半个时辰后,马车队就到了王财主的新宅子门前。

    王四指挥人把花草卸下,夜萤叮嘱王四的人小心,别把绑在花草根系附近的竹筒弄掉了。

    王四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这竹筒是做什么用的,后来一听夜萤解释说是为了让花草不致枯萎,保湿用的,不禁大吃一惊,对眼前的小姑娘也不禁高看一眼。

    这个办法很简单,很实用,但是却没有多少人能想到。

    难怪老爷镇上的名花名草不买,巴巴地去那么远的村子里找夜萤买花草。

    老爷看人,一向都没有看错过呢!

    不说王四心中暗暗赞叹,夜萤进了宅子,在丫鬟的带领下,就见王财主在二进院落的一处凉亭中悠然自得地煮茶。

    哎,又来这套。

    夜萤心中暗暗为难,她真的不喜欢这个时代的茶啊,太难喝了。

    可是这里的贵人却甘之如饴,在王财主看来,他可是用很高的礼仪来接待夜萤了。

    为了不继续喝这种难喝的茶,夜萤忽然眉头一皱,哼,她一定要把以前喝的好喝的茶推广开来,让大家都喜欢上那样香气浓郁、喝起来爽口舒服的好茶。

    “夜姑娘,请上座!”

    一看到夜萤,王财主就眼神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