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厚着脸皮也没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6本章字数:2019字

    夜斯文瘪了瘪嘴,但是自已理亏在前,回忆这一夜起伏,他的脑子和浆糊一样,想着从自已手中输掉的白花花的银子,顿时一阵心痛:

    “妹妹,你能不能再想法赚五两银子?要不然,他们几个过三天还会来讨钱,到时候,如果还没有银子给他们,恐怕真得卖房揭瓦了。”

    夜斯文被夜萤一阵喝斥,却不敢大声,原来他还抱着让夜萤帮他还债的心思。

    夜萤简直是气极而乐:

    “姓夜的,姑奶奶我是卖身到你家做丫环的吗?你把我卖了一次还不够,还要我生生世世都替你还赌账吗?你是脑子抽了吧?我已经是吴大牛的人了,只要姑奶奶我愿意,随时走人,和你夜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夜萤如此凌厉,真是让夜斯文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位就是从前被自已卖了数钱,只懂得去上吊的妹妹。

    夜斯文想起夜萤曾经告诉他的话,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是了,妹妹是见过鬼差的人,怎么可能还和以前一样呢?肯定不会象以前那么好骗了。

    可是如果说不动妹妹的话,那些放高利贷的方才放话了,若是三天后拿不出五两银子,就要打断他一条腿。

    没了一个小指已经很悲催了,如果再断了一条腿,吴小霞肯定不会嫁给他了。

    夜斯文咬咬牙,厚着脸皮对夜萤道:

    “妹妹,你不能不管我啊,我的手指都被剁了,有了这一次,我下一次肯定不会去赌了,你相信我吧?真的不敢了,求求你帮帮我!”

    夜萤本来就对这个便宜哥哥没有好感,若不是看在开始几天他还算听话的份上,连理也不会理他。

    现在见他故态复萌,自然更是对他厌恶至极,她冷哼道:

    “姓夜的,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看你还是赶紧去找个郎中,把你的伤口处理下,再这样流血下去,你不怕血流干了死掉?

    那五两银子是我全部的身家,你也别再肖想从我身上榨出银子来,那是绝不可能的。

    你赌不赌,和我都没有关系了,我是吴家的人了,这房子,你想卖就卖呗!和我一毛关系都没有!”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夜斯文流了一头汗,那是疼和急的,他眼珠子一转,一迭连声地道,“要不,你找妹夫借?我回头还给他,我在吴家的瓦窑做工,每个月有一分银子,我早晚会把钱还完的。”

    夜萤也是呵呵了,夜斯文在经历了出卖妹妹的悲剧过后,仍然没有反省,被夜秋明一撺啜就故态复萌,这种人,在夜萤的经历中,可是看多了。

    赌徒和吸毒人员一样,上了瘾,除非有强大的意志,一般不可能戒断。

    “不要求我了,我还忙着呢!”

    夜萤说完,一拉裙角,从夜斯文面前走过,视他为敝履。

    夜斯文万万没有想到,夜萤心如铁石,如此坚定,他都哀怜成一条垂尾狗了,夜萤竟然一点也没有同情他。

    夜萤晓得,如果轻易地替夜斯文还上赌债,他肯定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很容易故态复萌,所以打定主意,让夜斯文吃吃亏,以观后效。

    提着竹篮走出夜家,夜萤打定主意去山上采猪草,还没走到村口,就看到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迎面走过来。

    只见她虽然不是绝美惊艳,倒也小家碧玉,浑然天成。

    看到夜萤,她面露惊喜道:

    “夜萤,你哥今天怎么没有来上工?我爹昨天还夸他勤快能干呢!”

    夜萤抬头一看,不由地想苦笑,这女子却是夜斯文心仪的对象吴小霞。

    “他呀,刚刚还在家里呢!”

    夜萤也不想多说,只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吴小霞听了,呆呆地看着夜萤的背影,抿了一下嘴唇,还是下定决心,往夜家走去。

    “夜大哥,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你的手怎么?还在流血呢!”

    “小霞妹子,我,我昨天回来,在路上跌了一跤,结果把手掌挫伤了,今早去镇上大夫一看,他说我没及时去看病,尾指已经肿得气血不通,坏死了,要切除,否则,手臂难保。”

    夜斯文眼珠子一转,自然不敢说是被放高利贷的剁的。

    如果吴小霞知道真相,肯定不会原谅他。看妹妹的态度就知道了,这些女人啊,都不喜欢男人去赌。

    “啊?夜大哥,你竟然被切掉了手指?很疼吧?看你脸色那么差,我回家去拿点老参让你熬汤喝,补补气血。”

    “不麻烦你了,小霞妹子。”

    夜斯文一阵心虚。

    吴小霞却是赶紧扭头回家,不一会儿,再来时,手上拿了一支拇指大的老参,那是她从她爹的私藏那偷来的。

    “夜大哥,喝了参汤,会好得快一些。”

    吴小霞手脚麻利,看到脸色苍白的夜斯文,心里不由一阵怜惜的疼痛。

    女人本来天生就有母性,夜斯文这付模样,让她同情心大生。

    夜斯文又惯会做些俯低做小的手段,对吴小霞顿时又是一阵花言巧语,差点就没以身相许了。

    吴小霞哪里听过这般火热的语言,见夜斯文如此讨好她,心里一阵暖暖的。坐在厨房的凳子上,手捻着衣角,低头默然不语,面上却是含羞带娇的。

    “小霞,你对我太好了,真是比亲生母亲和妹子都要好,我他日要是发了大财,一定会让你丰衣足食,吃穿不愁,做个使奴唤婢的主母。”

    夜斯文说完,见小霞脸上一阵羞红,便放胆上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

    吴小霞心慌悸动,万万没有想到,夜斯文竟然会如此动作,一时没有反应,直到夜斯文把舌头硬放进她的嘴里,她这才发现,失神之下,自已竟然和夜斯文如此亲热了……

    “你这死孩子,做出这样的事,让我们老俩口脸丢到沟里去了!你怎么那么傻?人家夜萤懂得不去做,你还送上门去?”

    夜萤刚走过张嫂子家门前,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骂声。

    听到其中连带着自已的名字,夜萤不禁吃了一惊,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