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夜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8本章字数:2048字

    “该死的夜斯文,家里有贵客的时候他才不知道跑哪去。”

    田喜娘一方面觉得自已是不是失礼了,正担心呢,一方面又觉得最近夜斯文鬼鬼祟祟的,担心他是不是故态复萌,想到就骂开了。

    夜萤倒无所谓,她听夜鸣说过,最近入夜,夜斯文都是去找吴小霞了。他看到夜斯文和吴小霞往村尾的谷草垛里钻。

    话说到这里,夜鸣的嘴就被夜萤捂住了,还煞有介事地教训了他一番,让他小孩子家家的,别看这些污染眼珠的画面。

    夜鸣挺不满地,直嚷嚷道:他才不是小孩子,他已经快长成男人了。

    想到夜鸣,夜鸣就到了,他“吱呀”一声打开篱笆的门,然后走进院内,热情地喊了声:

    “喜娘婶,我爷爷让我送茶叶过来给你们。”

    田喜娘又惊又喜,倒不是看到这些茶叶如何,主要是夜里正刚才只不过随口一提,她还以为夜里正客气呢,没想到夜里正才回去一会,算算时间,才刚到家吧,就差夜鸣把茶叶送来了。

    里正送茶给她,这可是天大的面子啊!

    田喜娘喜孜孜地接过,拿了枚上山砍柴时摘的野柿子递给夜鸣道:

    “可甜了,你尝尝。”

    夜鸣也不客气地接了过来,然后向夜萤挥了挥手,小嘴甜滋滋地道:

    “谢谢田婶子,我走啦。”

    夜鸣才刚出院子,就听院外又是一阵粗重的脚步声,夜萤抬眼一看,竟然是她最不想见的人:吴大牛。

    “娘,我今天砍了一捆柴。”

    吴大牛憨厚地道,然后把肩上一捆沉重的柴卸到了墙角边。

    田喜娘见这吴大牛虽然年纪大了点,人平凡了点,但是识情识趣,每次上门,不论贵贱,总是会带着东西,不会空空手上门,比起村里好多走亲后就把自已当大爷的男人好了不止一百倍,心里竟然慢慢地改变了对吴大牛不满的看法,她笑嘻嘻地道:

    “大牛啊,辛苦了,萤儿啊,快去陪大牛坐坐,正好里正送了茶来,你泡给大牛喝。”

    端翌看着夜萤没有好脸色,心中暗笑,现在他也是奇了,看到夜萤对“吴大牛”没有好脸色,心内便一阵畅快。

    端翌也不理会夜萤板着脸,一屁股坐到夜萤面前,乐呵呵地道:

    “夜萤妹子,我才从山上下来,正好渴得喉咙冒烟。”

    吴大牛这么说,夜萤也不好拒之不理,只好站起身,打开里正让夜鸣送来的陶罐,倒出里面炒制的茶叶,放在大陶碗里,用开水先烫去一遍茶,然后再注入水,端到了端翌面前。

    端翌看着夜萤的举动,不由地楞了一下,问夜萤道:

    “夜萤妹子,为什么要把茶水倒了?”

    夜萤没想到这个吴大牛看着人粗笨蠢蠢的,倒是很有眼力劲,她刚才洗茶的动作,若是仔细推敲,也着实可疑呐。

    因为这个时代的人要嘛煮茶喝,象端翌那样;要嘛就是象她家那样泡粗茶喝,大家都是一遍而成,没有人会特意去把第一遍的茶汤倒掉。

    若是傅大夫或者端翌问这句话,夜萤还会费脑子掩饰一下,但是吴大牛是个没有什么见识和危害的乡下人,夜萤便不冷不热地道:

    “茶水第一遍倒了,是因为茶叶中有灰和炒菜人的汗渍,这是为了卫生的缘故。”

    “哦,我就觉得有点不太一样,果然夜萤妹子做什么事都有讲究,我喜欢。”

    吴大牛竟然会说情话?

    可是为什么夜萤却觉得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田喜娘已经不知道退隐到哪去了,院落里只剩下吴大牛和夜萤。

    若是喜欢的对象,一起坐在农家小院,赏清风明月,遥看天穹,品着粗茶,似乎也是挺有乐趣的生活。

    可惜,和她一起喝茶的是吴大牛。

    夜萤叹了口气,然后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突然一股熟悉的味道涌上心头,原来,夜里正炒的茶,已经有了后世的几分味道。

    当然,色香味上俱都是差了许多,但是已经让夜萤有了一丝丝想要流泪的乡愁之感。

    “夜萤妹子,你好象流眼泪了?”

    端翌看了一眼夜萤,看到她眼角似乎水光闪闪,不由地心疼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没有,风吹来,眼睛被刺激到了。”

    夜萤不想被吴大牛哀怜,便擦了下眼睛道。

    “夜萤妹子,我帮你擦擦。”

    吴大牛竟然趋身上前,从怀里掏出一块布帕,认真地帮她擦了起来。

    夜萤想要甩脸走人,想了下,便索性听之任之了。

    月光下,夜萤的脸皎白无暇,象一枚新剥的鸡子一样,滑润可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于是端翌便咬了。

    以吴大牛的身份,夜萤是完完全全他的人了,他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只是毕竟戴着面饰,吻起来别别扭扭的,特别不过瘾。但是夜萤身上独特的馨香沁人心脾,让端翌不由地醉了。

    夜萤的身体僵住了,这还是第一次,吴大牛在月光下拥吻她。

    她是不是有问题了?

    对于吴大牛的拥吻,她竟然也不是特别讨厌,当然,也谈不上喜欢……

    夜萤推开吴大牛道:

    “别这样,这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了多不好。”

    说话间,她脑海中似乎闪过端翌那张英俊明朗的面孔,心内不由地一黯。

    “怕什么,谁不知道你是我吴大牛的人了?”

    端翌霸气地回答道,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这里,这里,怎么了?皮肤都是青紫的?”

    端翌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夜萤脖颈前那一抹抹狼狈。

    夜萤尴尬了,她怎么说给吴大牛听?说了他能理解吗?不会醋意大发,从此要求她禁足吧?

    “呃,是我今天去镇上赶集,走得太累,有点中暑,娘给我刮的痧,没事,刮了就好多了。”

    夜萤不得不扯了个谎。

    端翌的眼神一下子暗沉了下来,该死的端瑞,竟然接触到了夜萤的肌肤,一股强烈的占有欲顿时在他胸中升腾起来,象一堆火焰一样焚烧了他的理智。

    端翌不再追问,也不再说话,只是突然上前一把抱起夜萤,然后大步流星地就往夜萤房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