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救命恩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9本章字数:2041字

    “你要去,我自然欢迎,只是你爹那?”

    夜萤丑话说到前头。

    “我爹那没事,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情,他都依我。”

    王小姐十分有底气地道。

    “那就随时恭候大驾光临。”

    夜萤坚决辞掉王小姐让钟管家派马车送她回村的念头,只说她还有事,要在镇上逗留一番。

    出了王家的大门,夜萤在和小五约好的地点并没有找到小五,估计是等的时间太长了,不知道跑哪瞎溜达去了。

    夜萤只好步行到三清镇上,她估计小五不会走远,指不定在哪个捏面人的摊点前发呆呢。

    走到老相好“尤记”肉包铺前,看着麦粉香四溢、肉汁从包子褶缝里渗出金黄油色的肉包子,夜萤当然打算买一些回去哄老娘开心了。

    现在她“财大气粗”,自然不会有买不起的担心,就在她摸出碎银,准备买肉包的时候,突然,一个迅捷的身影从她身边闪过,接着,一双脏污的手“叭”地摸在蒸屉堆叠整齐的肉包上,转眼间,有两个肉包被那双脏污的手拿走,边上的肉包受到脏手污染,也留下了几个乌黑的指印。

    “臭丫头,又是你,上回没逮到你,这回你等着瞧!”

    尤记肉包铺的伙计反应极快,从店铺里一阵风似地追出来,夜萤看到抢了肉包跑走的是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乞丐,从背后看不清男女,伙计却出离地愤怒,手里挥舞着临时抓到的一根大扫帚在后面狂追。

    不过,小乞丐却跑得很快,那速度,如果按百米跑来计,足可以跳进13秒以内了。

    夜萤正在感叹伙计肯定追不上小乞丐之时,谁知道伙计突然灵感大发,举起手中的大扫帚,用力向前一掷。

    “啪”地一声响,这扫帚正中小乞丐的后背,力道应该挺大的,砸的小乞丐一个趔趄,“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伙计冲上前,一脚踩住小乞丐的后背,恶狠狠地道:

    “让你跑,你这臭乞丐,偷了两次肉包,以为我抓不到你是吧?把你送官府进去坐大牢你就有得瞧了!”

    那小乞丐被这一砸一踩,应该极痛才是,可是他翻转过身时,夜萤却看到,他猛地把手里的肉包塞到嘴里,也不管会不会呛得慌,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看样子就知道饿极了。

    “你,你,你还吃?”

    伙计气乐了,一把拧着他的双手,企图控制他把肉包塞进嘴里。

    有趣的一幕出现了,伙计用力将小乞丐的手腕掰开,但是小乞丐却拼命地想将肉包塞进嘴里,而在这样的争持中,伙计竟然输了,因为小乞丐的腕力明显比他要强,执着地把肉包塞进了自已嘴里。

    “臭乞丐,力气这么大?”

    伙计不甘心,放开手后,扬起巴掌就要扇他。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断喝止住了伙计扇巴掌的动作,他抬起头,愕然地看到,为这个小乞丐出头的,正是他们肉包铺里的常客,便变了副笑脸问道:

    “夜姑娘,这臭小子已经屡次偷盗我们铺里的肉包,今天好不容易逮着,不好好教训他一顿,下次还会来的。”

    “伙计,他这么小,估计也是饿狠了才会偷的。这样吧,你把他前几次偷的肉包价钱一并算上来,我替他付了。”

    夜萤朗声道。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这么小的孩子被当街殴打,她只觉得脑子一热,便冲上来说话了。

    此时再看被踩在地上的乞丐,虽然满面污脏,但是一双水晶葡萄一般的大眼睛咕录录地转着,却犹有几分灵气,心下便愈发不忍了。

    若是在国力昌盛的后世,这样年纪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呢,何至于为了几个肉包被人又打又踩,几乎丢掉性命。

    “哟,姑娘,你真是个好心的。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放过他了。”

    伙计一听夜萤愿意付钱,能挽回损失,这是极好的。便笑嘻嘻地松开了踩在小乞丐身上的脚。

    夜萤递给了伙计一块碎银,道:

    “够不够?”

    “够了够了,姑娘,还有多呢。说实话,我们也不想为难人,只是这乞丐太不象话了,偷了一次又一次。”伙计乐呵呵地把银装进兜里,道,“他把边上的肉包都摸黑了,我把那些肉包打包给你吧?”

    这伙计打得一手好算盘,看来是不想找回剩下的银两了,夜萤也不以为意,点头道:

    “行。”

    伙计乐颠颠地走了。

    夜萤俯下身子,扑鼻而来一股久未洗浴的臭味,夜萤皱了下眉头,问道:

    “伤得厉害吗?能走得动吗?”

    那小乞丐仍然只是用“古录录”的眼睛看着夜萤,并不回答,只是用手按住了自已的心口。

    看来,就算没有致命伤,这小家伙被一踩一砸,肯定也受了内伤。

    夜萤从前若是看到路上的流浪猫狗都会捡回救助站,现在别说是一个人了,她伸手出,在小乞丐的胸口按了一下,问道:

    “疼吗?”

    “疼!”

    小乞丐低低回了一声,终于感觉到了夜萤的善意,不再抗拒。

    “姑娘,你们的肉包,这几个是他抓过的,还有这几个是新出锅的,干净的。”

    伙计做事还比较地道。

    夜萤接过两个油纸包,便把小乞丐扶起来,道:

    “走,去找大夫给你看看。”

    “姑娘,你不要再做好人了,能帮他结了肉包账已经很好了,这小乞丐无爹无娘的,最近才来到三清镇,带着个弟弟,住在镇东头的破庙里,你还是少管点闲事,省得惹事上身吧!”

    伙计见夜萤一付管闲事到底的模样,便好心提醒了下。

    “你是坏人!”

    小乞丐突然开口骂伙计。

    伙计一脸内伤地走了。

    夜萤憋着笑,道:

    “看你还能骂人,看来伤得不重啊?喏,这些肉包给你,我要走了。”

    说着话,看着小乞丐脏污的脸,破旧不堪的衣衫,还是于心不忍,又掏出一块碎银,塞到小乞丐手里,道:

    “拿着吧,和弟弟去买两身衣服穿。”

    “姐姐,你别走,收留我们吧?”

    夜萤正要起身,却被小乞丐一把拉住了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