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内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19本章字数:2092字

    原本欢快的气氛,随着夜奶奶冷言冷语的侵袭,顿时被扫得一干二净。

    夜萤心想,真是毗了狗了,不早点把这老太太赶出去,这个家怕是以后不得安宁了。

    不过,要把老太太赶出去还真不容易。

    除非她自愿离开,否则,老太太脸皮又厚,又贪心,又擅长抓住田喜娘愚孝的弱点,根本不可能把她赶出去。

    “奶奶,我们不敢了,我们会小声的,以后不会吵你了。”

    宝瓶及时认了怂。

    虽然这个家很清贫,给他们姐弟俩住的房子也是又小又破,可是夜姐姐和夜大娘为人不错,一下子让他们有了家的归属感,宝瓶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就闹得被赶出去。

    夜萤见宝瓶这么懂事,不由地一阵微微心疼,对老太太的嫌恶也更深一层。

    “哼,你们老老实实听着,既然来到这个家里,就不是让你们白吃白喝的。你叫宝瓶是吧?从明天起,每天都要早起做饭,然后去打猪草,浇菜,喂牲畜。

    你是宝器是吧?既然你力气那么大,就去给我翻土,冬天快到了,得在田里种上芥菜了,不然到时候你们连咸菜都没得腌!”

    夜奶奶趾高气昂地下了一番命令后,用恶狠狠的眼神扫了一遍宝瓶和宝器。

    这俩小家伙吓得一哆索,赶紧道:

    “明白了,奶奶,我们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做。”

    宝瓶流浪在外,尝尽世态炎凉,夜奶奶对她的态度虽然恶劣,但比那些一上来便非打即骂的好多了,所以她也不以为意。

    “哼,不许叫我奶奶,我和你们这种野孩子半文钱关系都没有。”夜奶奶嫌恶地道,“以后你们叫我主人。”

    “啊?奶奶,你有没有搞错啊?宝瓶和宝器不是我们买来的奴才,他们和我们是一样平等的,就象我的弟弟妹妹一般,叫你主人不太像话吧?”

    夜萤闻言吃了一惊,对夜奶奶心理上的嫌恶也到了一个极点,忍不住爆发出来。

    “田喜娘,你来看看你女儿,象什么话啊,都走亲的人了,对长辈的态度是这样的吗?若是不好好教着,出嫁以后忤逆长辈,会让大家笑话我们夜家没有家教的。”

    夜奶奶一看来了个据理力争的夜萤,气势高涨,咄咄逼人,顿时明白自已拿不下夜萤,于是使了个借刀杀人之计。

    “萤儿,你们这又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不要吵了,都是一家人。”

    田喜娘搓着手,从厨房里出来了。

    夜萤收拾屋子,她则忙着做饭。

    “哼,喜娘,夜萤还好是走亲的人了,要不然,就冲她这性子,我怕她会嫁不出去。”

    夜奶奶狠狠摞下这句话,也不想和夜萤多纠缠。在她看来,夜萤和村里最没用的吴大牛走亲,这一辈子的命运已经注定。虽然现在被夜萤的话气得半死,但她明智地觉得,和夜萤斗气不值得。

    田喜娘无语地看了夜萤一眼,见婆婆甩手走了,便低低劝了夜萤几句,又去厨房里忙活了。

    最清闲的自然是夜奶奶和夜爷爷了。

    他们悠闲地在院子里绕着圈,然后不动声色地开始估摸着老二家的资产。

    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似乎老二家的家境看上去和过去也没有什么变化。

    鸡还是十数只,猪一头,其它的,除了院子里多了道“自来水”,院落打扫得更加干净外,也没有看到其它值钱的东西。

    “老头子,我看村里人说得不对啊,老二家哪有半点要发迹的样子?你看看,和过去不也一样?”

    “唔,也是,村里人说的话不能信。”

    夜爷爷吸了口烟斗,从嘴里喷出白色的烟雾道。

    “老头子,如果他们还和过去一样穷,咱们那点私房还不够倒贴他们呢!”

    夜奶奶心惊胆战地道,有点后悔一时冲动搬到老二家来。

    “再看看吧!”

    夜爷爷一副很淡然的样子。

    一个小小的身影在篱笆后闪过,消失在夜色中。

    “姐姐,我刚才听到夜爷爷和夜奶奶在那头聊天……”

    宝瓶闪进房里,扯了扯正在收拾被褥的夜萤的衣角。

    “哦?他们说啥了?”

    夜萤看到宝瓶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他们说啊……”

    宝瓶脑子真机灵,一字不落地把夜奶奶和夜爷爷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复述给夜萤听。

    “哦?原来如此!”夜萤揉了揉宝瓶的小脑袋,笑道,“你可给我帮了大忙了。”

    正愁没办法对付夜奶奶呢,原来这二老心里惴着的是这种想法。

    “娘,饿死我了,做饭了没有?”

    就在这时候,夜斯文咋咋唬唬地进来了,一身泥斑,边说边脱了外衣,直接走到“自来水”下方,开始清洗起来。

    “斯文啊,你回来了?做瓦工工钱不错吧?”

    夜奶奶看到孙子回来了,难得主动上前搭话,但是一开口仍然离不开钱。

    “哟,爷爷,奶奶,你们在啊?”

    夜斯文也不知道二老要搬过来住,一脸热情地问道。

    “是啊,从今儿起,我和爷爷暂时搬过来和你们住。”

    夜萤注意到,夜奶奶这次说话留了退路,加了暂时二字。

    “哦,那可好。”夜斯文一时有点懵懂,点点头,笑道,“我们家清粥寡水,怕是和大伯家的日子没法比。”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们过来,还不是为了照顾你们。我们可从来没有嫌弃过吃喝什么的,只要你们孝顺,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夜奶奶只有对孙子说话才好声气些,夜萤看她表演,差点没吐出来。不过,一个主意却在脑子里生成。

    “爹,娘,吃饭啦!”

    田喜娘这时从厨房里走出来,招呼大家。

    夜爷爷背着手,昂头挺胸走在前面,夜奶奶扫了眼宝瓶和宝器,看到他们也跟了进来,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过今天也骂他们够多了,她也骂得累了,便忍着没有再说话。

    “哟,今晚的菜不少啊?”

    夜斯文看到八仙桌上,摆着四碟八碗,一盆冒着热汽的大肉包子,一盆野鸡肉,一个炒青菜,木桶饭,紫菜肉片汤……

    这样的伙食比过年还丰盛了。

    夜爷爷看到这么多好吃的,觉得田喜娘还真不错,有尊重他们,第一顿伙食就办得这么丰盛,不禁赞许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