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八章喝茶消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21本章字数:2067字

    大家的萝卜啃完了,这顿饭吃得宾主言欢。

    宝器肚子撑得肥圆,都快走不动路了,端翌见状,同情地道:

    “端大哥为你烹茶消食吧?”

    夜萤一口汤噎在嘴里,差点没喷出来,又要喝那种可怕的煮菜啊?

    呃,算了,反正估计就她喝不惯,这个时代的人,味觉已经被虐待惯了吧?

    不管夜萤怎么“恐惧”,端翌烹茶的迷之时刻还是来了,所幸,这回端翌似乎听取了夜萤的劝告,不再往茶里加入羊油之类的调料,还把烹茶的大权交给了夜萤。

    “夜姑娘,你不是最怕喝我煮的茶吗?我感觉你对煮茶应该也有心得,不如你来为我们煮一回你觉得好喝的茶?”

    端翌的话,让夜萤突然有了跃跃欲试的感觉,她只是假装矜持了一下,便道:

    “不成问题,不过,我需要备些料,你家厨房应该配合我。”

    “行,但凭差遣。”

    端翌看着夜萤一脸狡黠的笑,便觉得心里甜丝丝的,一阵阵愉悦的感觉充斥了心间。

    和夜萤在一起的时间快得特别快,他知道夜萤很忙,但是一点也不想她离开他的身边,并且厚着脸皮还要想办法占据她更多的时间。

    烹茶不失为一个占据她时间的最好方式。

    夜萤思忖了一番,觉得既然这里的人都喝煮的茶,那后世和这种茶口味类似、而味道又有改进的,莫过于擂茶了。

    拿定主意,夜萤便向端家的厨子要了炒熟的花生、茶叶、芝麻、绿豆、食盐、茶叶、山苍子、生姜等原料,又吩咐厨子去把米炒熟备用,然后便着手行动起来。

    夜萤坐在矮凳上,双腿夹住一个陶制的钵盂,抓一把茶叶放入钵内,然后握住一根临时找来的干净圆木棍,频频舂捣、旋转。边擂边不断地给钵内添些芝麻、花生仁、薄荷、甘草、桔皮等药草。待钵中的东西都捣成碎泥,夜萤用一把捞瓢筛滤擂过的茶,投入铜壶,加水煮沸。

    “夜姑娘,你这种烹茶手法很新鲜?可是这样烹出来的茶味道如何呢?”

    傅太医深表怀疑地道。

    “一会喝了就知道。”

    夜萤心里颇有底气。

    虽然她制作擂茶的手法还不是很纯熟,但是她以前去常德旅游时,就被旅游团带着玩过这个项目,所以深谙三味。

    “好吧。”傅太医忧愁地叹了口气。

    随着铜壶“咕嘟咕嘟”地煮开,茶香和里面物料的香气弥散出来,顿时有满室飘香的感觉。

    这时,厨子把米也炒熟了,夜萤便让厨子把炒米放在五个碗里,把铜壶里煮开的茶倒入碗里,顿时,一股异香扑鼻,既有茶香,又有药草香,还有炒米的香气。

    “海碗里观色,茶杯里品味,木碟里闻香,肚子里回味”,夜萤见众人的表情皆有向往之色,便笑嘻嘻地道,“你们尽管试试。”

    端翌首当其冲,亦是当仁不让,拿起海碗,吃了几口茶,又停下来细细品味。

    夜萤充满期待地看着他,端翌笑笑道:

    “香中带咸,稀中有硬,心清气爽,开胃解乏,不错,再来一碗!”

    傅太医不服气,也端起来吃了半碗,细细品味咀嚼之下,不由地被个中醇厚的滋味征服,道:

    “许是加了些草药的缘故,这茶清香解毒,开胸润肺,不错。我也再来一碗。”

    见把两个重要人物都征服了,夜萤别提多得意了,依言又给他们倒了一碗。

    宝器自然也不甘落后,喝了大半碗擂茶之后,有一阵子不动弹,但是好一会儿之后,突然捂着肚子,有点窘迫地四下张望。

    宝瓶踢了他一脚,他才“吱吱唔唔”地道:

    “端大哥,哪里有茅房?我内急。”

    端翌赶紧为他指了方向,宝器飞奔而去。

    “哟,这茶还有通肠解毒之功效啊!”

    傅太医看着宝器狼狈的样子,笑着摇摇头。

    “傅大夫,此话怎讲?”

    宝瓶有点担心弟弟。

    “没事,宝器他是吃太多了,加上吃的都是肉食,夜姑娘的茶,正好化解了他腹内的积食,现在这样排泄一下好,否则,过后更加受罪。”

    傅大夫的话,宝瓶自然相信,便放下一颗心来,也拿起茶碗细细品味。

    好一会儿,宝器才回来,远远地就看到他走路轻快许多,宝瓶知道傅大夫说的话不假,便问道:

    “宝器还可以再喝一碗吗?”

    “可以,没问题。”

    傅大夫点头之后,宝瓶便又倒了一碗给宝器,这货却不愿意再喝了,理由是怕再跑茅房。

    大家闻言不由地都笑了,也就随他自便。

    有夜萤作伴,端翌只觉得山中岁月短。

    可是天下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夜萤看着日冕下的阴影渐渐西移,便起身帮着厨子把铜壶拿进厨房,准备收兵回家。

    “哗”,夜萤刚到厨房,就听到厨子在倒什么的声音,如沙石滑掠一般。

    “咦?你在倒什么?”

    夜萤只是随口一问。

    “哦,夜姑娘啊,我把挑出来的坏绿豆扔了。本来绿豆都是夏天消暑用的,冬天一般放在库房里,正好你今天要用绿豆,我倒腾出来一看,被虫子咬了不少。”

    厨子规矩地道。

    “绿豆?”夜萤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什么影影绰绰的东西,但一时间难以确定。

    “咦,你们库房里绿豆还多吗?”

    “呃,剩了二、三十斤,怎么了?”

    厨子不知道夜萤为什么对绿豆突然发生了兴趣。

    夜萤却猛地兴致陡涨,对厨子道:

    “你们的绿豆放着也没什么用了,不若都送给我吧?我有妙用。”

    “哦?好。我帮你们装进袋子吧?不过夜姑娘,你要那么多绿豆做什么?”

    厨子疑惑地问。

    “嗯,我弄出来你就明白了,现在一时也不好说。”

    夜萤觉得没有看到实物之前,厨子是不会明白的,便如此道,也不是她故作神秘。

    “好吧,那就等着夜姑娘一解小人的心头之谜。”

    厨子知道夜萤是主子的心头好,当然不敢怠慢,立即把绿豆装了三十来斤,放在麻袋里,亲自送到了外面。

    “夜姑娘,你这一大袋里是什么?”

    端翌看着夜萤一脸神秘,顿时觉得夜萤又有什么新东西要折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