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九章折腾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21本章字数:2233字

    “是绿豆啊,端大哥。”夜萤拍了拍手,拍掉手上检查绿豆时的灰土,道,“这些绿豆不错,没有长虫的居多,我先征用了啊!”

    夜萤之所以不客气,不谈价钱,一来是觉得谈钱有辱她和端翌的关系;二来是她事后自有补偿,所以老神在在地就把端翌家的绿豆征用了。

    夜萤自已都没有注意到,在端翌面前,她是越来越放松自已了。

    端翌嘴巴一抿,嘴角又是微微向上一勾,眼神里好象有颗小太阳。

    呃,他就是那么喜欢夜萤肆无忌惮、把这里当成她的家的样子,端翌哼了一声:

    “你要什么尽管说。我知道你肯定在打什么鬼主意。”

    夜萤眼波流转,有点心虚地道:

    “还真是,我想用绿豆来试验一种东西,只是现在还不好说会不会成功,所以先保密,我保证,你会是知道试验结果的第一个人。”

    端翌眼里是满满的柔情,宠溺地看着,放缓声音对夜萤道:

    “还保密呢,没关系,成与不成有那么重要吗?”

    宝瓶在边上,看着二人电光火石间已经不知道眼波交缠对方多少次,不由地脸红心跳。

    好吧,说夜姐姐和端大哥之间没什么,打死她也不相信。

    她是知道夜姐姐和吴大牛的事,第一次听说时,简直为夜姐姐可惜死了。

    也不是说吴大牛不好,就是以吴大牛的资质,怎么可能配得上夜姐姐?给夜姐姐提鞋都不配呢!

    如果,端大哥和夜姐姐有什么,她是选择支持还是不支持呢?

    宝瓶心跳加剧,想起从前在老家发生的一件事:同村有个姐姐,已经订亲了,但是又喜欢上了隔壁村的一个小伙子,两个人私奔了。

    当然,结局很悲惨,两个人被抓回来后,两族族长将他们俩装进猪笼里,当着两族人的面,沉塘了。

    天,夜姐姐还是得注意自已的言行,可别让同村人看出什么,甚至传出流言蜚语。

    否则,那一对的下场就是夜姐姐和端大哥的下场。

    想到这里,宝瓶不禁打了个寒战。原来眼里的喜意,也变成了浓浓的担心。

    就在宝瓶走神期间,夜萤和端翌的交流已经完成,端翌本想叫一名下人帮着送回去,但是宝器已经上前,轻松地拎起那袋绿豆,小嘴一撇,很轻蔑地道:

    “太轻了,我随便提着就回家了。”

    “哟,忘了咱家还有个大力士,端大哥,就让宝器拎着吧!”

    夜萤见宝器提着那袋绿豆确实很轻松,也不想麻烦端翌,便道。

    “哈哈,好。”端翌拍了拍宝器的小脑袋,笑道,“大力士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便不再提派人帮着送绿豆这件事了。

    而宝瓶自已的手上,则拎了一大提傅太医开好的中药,是化解她内淤之用的,傅太医告诉她回家煎煮,每天两次,按时服用就成。

    回到家里,夜萤便忙开了,她让宝瓶去赵篾匠家买了十来个还没有半成品的竹篮,竹篮不要盖和提柄,不需要刷了清漆的。

    宝瓶去了一会儿,就把竹篮胚拿回来了,好奇地问:

    “夜姐姐,买这些竹篮做什么?我去买,赵家的大感惊奇,说还从来没见过有人买竹篮只买胚的。”

    “一会你就知道了。”夜萤也懒得解释。要解释起来可费口水了,看着她做就有答案了。

    田喜娘在准备盖房子工人的晚饭,看到夜萤又风风火火地折腾,无奈地一笑,也不加理会。

    女儿越来越能干了,田喜娘发现自已跟不上女儿的脚步,开始时还揪着心,生怕女儿左支右拙应付不来,后来发现自已不加干涉的话,女儿做得更好,她索性想开了,当起了甩手掌柜,只是女儿有需要她帮忙时,她也会及时添手就是了。

    “喏,把这些绿豆分在这十个竹篮里,拿到山泉水那里冲洗干净,再把装着绿豆的竹篮放在装了水的木桶里,木桶里的水要没过绿豆,明白了吗?”

    夜萤吩咐宝瓶道。

    “明白。”宝瓶听得分明,利落地回道,吩咐宝器道,“你也来帮忙。”

    宝器应承一声,姐弟俩就忙着洗起绿豆来。

    把绿豆洗完了,一篮篮绿油油的绿豆看上去鲜亮可爱,夜萤让姐弟俩把泡上绿豆的水桶搬进厨房里。

    “夜姐姐,这是干嘛?绿豆泡水,不会烂吗?”

    “不会,会泡发,我就是要泡发绿豆,哈。”

    夜萤得意地道出了答案。

    不是没蔬菜吃吗?绿豆芽可好吃了,如果成功泡发出来,岂不是冬天里的一道美味佳肴?

    夜萤想着豆芽炒肉、醋溜绿豆芽、素炒豆芽、春卷等等菜肴,口水不由吸流一下就要流出来。

    “哦?泡发豆芽,你确定不会把绿豆泡烂了?多可惜啊,这么多绿豆。”

    宝瓶念念叨叨地道,一副对夜萤浪费粮食的不满。

    夜萤敲了敲她的头,道:

    “认真干活啦,到时候夜姐姐做好吃的给你吃。”

    “想像不出来。”

    宝瓶看着绿豆在水中飘浮、晃荡,觉得泡烂的豆子能做什么好吃的?如果夜姐姐要强逼着自已吃烂豆子,自已还是躲着点吧。

    一想到被夜萤强逼吃烂豆子的情形,宝瓶表示很忧伤。

    不过,姐弟俩干活还是很利落地,她们把绿豆桶都移到厨房后,夜萤便对田喜娘道:

    “娘,以后这五天里,这孔灶都不要熄火,就算不做饭,也用炭温着。”

    “萤啊,这样太浪费了吧?得多少柴啊?”

    田喜娘一听,就一阵心疼。

    “娘,我的绿豆泡发成功的话,很快就会把你的柴火钱赚回来了。”

    夜萤乐呵呵地道。

    “哎,你这丫头,惯会浪费的。”

    “娘,泡发这绿豆呢,得保持室内的温度,大约得二十度左右吧,就是穿一件单衣不冷的温度。”

    夜萤比划着详述道。厨房并不大,要保持这样的温度,灶孔里炭火不断就行。不过,五天都要保持这样的温度,确实需要不少炭。难怪田喜娘心疼。

    “姐姐,我们上山多砍点干柴,保证这房间里的温度,你放心吧!”

    宝器说话了。

    他完全无条件支持夜萤。

    除了亲姐,夜萤是他放在心上的第一人。在爹妈死后无人理睬他们的时候,是夜萤及时出现,给了他们姐弟一条生路。

    宝器虽然没有姐姐的口才,但是都化在了具体的实际行动中。只要夜萤想做的,他都会第一时间无条件拥护。

    “好,就靠你们了。”夜萤很高兴,有了这姐弟俩的助力,她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哎,瞎折腾,浪费粮食浪费柴。有这功夫,不如去想想那一百头猪苗进来以后,怎么养得好的问题。”

    田喜娘忧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