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二章你让我目眩神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21本章字数:2148字

    “咳咳,也不难,掌握诀窍就简单。”

    端翌一本正经地道,脸上从善如流,并没有扯谎的不安。

    众暗卫:直到今日此时才知道靖王爷原来也是个说谎不脸红的王爷啊?

    “端大哥,既然不难,以后你也教我怎么抓这么大的鱼吧?我有的是力气,只要你教我诀窍,一定能经常抓到这样的大鱼!”

    宝器一脸热切地渴求。

    众暗卫:真是解气啊!王爷,看你怎么教?

    端翌干咳一声,不慌不忙地道:

    “你会游泳吗?”

    “不会。”宝器老老实实地答道。

    “河里很危险的,你一个人还是不要随随便便下水为宜。尤其是这大冬天的,河水冰冷,更容易腿抽筋,一不小心,小命就没有了。”

    端翌吓唬道。

    不好意思,真的不是我想吓退你,实在是我自已也不懂得怎么抓鱼。

    “宝器,还是等夏天姐姐教你游泳,学会了再找端大哥学抓鱼吧?不会游泳,还是不要去水边戏耍,村里这条河,听说淹死了好几个孩子。”

    夜萤想起夜斯文和她说过的事,便警告宝器。

    “是啊,宝器,你别调皮,你要敢一个人去河边玩,看我怎么罚你。”

    宝瓶一听,也紧张了,出言警告。

    “哦,好吧,我等学会游泳再去。”

    宝器摸了摸鼻子,一脸老实地应承了下,但是眼珠子却不为人察觉地转动了几下。

    见宝器应允下来,宝瓶才放心了。

    端翌一听夜萤说起教游泳的事,不由地想起之前曾偷窥过夜萤在河里游泳的事。

    当时夜萤丰姿绰约,一身衣衫都被河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曲线玲珑,让他看得喉咙一阵阵发干。

    但更令他目眩神迷的,是夜萤在河道中俯仰生姿的身形,他从来没有看到有谁在河里,比夜萤更象一条鱼的。

    而且,是条美人鱼。

    她的动作舒展大方,似乎和水有着无限的亲融,端翌自已也曾想学着夜萤那样游水,但是却不得要领。

    此时宝器提起这件事,端翌忽然灵机一动,对夜萤顺嘴道:

    “夜姑娘,待夏天的时候,你要教宝器游泳的话,也教我好不好?”

    众暗卫:哟,王爷也有找别人学东西的时候?真是不可思议啊!自打王爷成年后,学富五车、无所不能的王爷,似乎已经不需要向谁学什么了。这一回真是太闪亮了,居然找一个姑娘拜师学艺来着……

    “好啊,没问题。学游泳嘛,小事一桩。”

    夜萤愉快地答应道。

    若是换成一般姑娘,哪有可能一口答应成年男子这种事啊?可是夜萤的思想基本还停留在后世的思维,再加上最近端翌每天都出现在她面前,她已经把他当成一个可以信赖的好友了。

    教好朋友学游泳很奇怪吗?

    夜萤不觉得。

    可是游泳啊,要贴身而为,还会暴露身体曲线,娘子你这样太开放了好不好?端翌又别扭上了。

    “这条鱼夜姑娘打算怎么处置呢?”

    端翌把话题扭回正题。

    “不急,我先去看看豆芽发好了没有。对了,端大哥,你不是说要第一个知道我拿绿豆来做什么吗?那你现在就跟我来。”

    夜萤此言一出,端翌自然放下那条大鱼,跟在夜萤身后,屁颠屁颠地去看夜萤揭秘绿豆了。

    “哟,这么多桶啊?做什么用的?这屋里也挺暖和的,怎么一直烧着炭?”

    端翌的观察能力还是很敏锐的,一进厨房就发觉了。

    “这桶里就是绿豆,我用它们来发绿豆芽,这绿豆芽清热解毒,是一道上佳的菜肴,最妙的是,它不分四季,只要操作得法,条件适宜就可以发出来。这样,相当于我们拥有了一道四季不败的菜肴。

    不过,冬天里发豆芽呢,麻烦一点,需要保持屋内暖和的温度,所以要一直烧着炭,成本较重。”

    夜萤说得如此动人,端翌也不禁听了悠悠向往。

    待他回过神来,才发觉夜萤描述的无非是一道菜蔬而已,可是他听在耳里,为什么如此入心?觉得夜萤描述的,就是极乐世界里的光景一般?

    夜萤身上对生活充满热爱的勃勃生机,正在慢慢感染着端翌。

    她察农时、爱生活、善创新,让端翌经常发现她的与众不同,几乎是时不时就给他一个惊喜……

    “为何听你这么说,我觉得这豆芽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呢?能不能把布巾揭开,让我看看这豆芽菜长得什么样子?”

    端翌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

    夜萤此时才有点紧张的感觉,因为端翌一脸郑重和向往。

    夜萤站在端翌身边,正好一回头,就看到他无比认真的侧颜,紧绷着的嘴角线条,夜萤心里不由地暗暗祈祷,豆芽们,你们一定得发好发漂亮啊,别让端翌失望。

    “唰”地拉开布巾,呈现在端翌和夜萤面前的,是一排排倔强生长的豆芽,齐刷刷地,肥肥壮壮,让端翌想起他手下训练有素的兵丁。

    “啊?这就是豆芽啊?精神漂亮,晶莹剔透,一看就让人食指大动。”

    端翌是第一次看到发豆芽,自然感概良多,倒是夜萤,后世时见多了,此时给她的唯一惊喜就是:耶,我的豆芽发成功了!小王,我发的豆芽也不比你差啊!

    “再看看其它桶的情况怎么样,如果都发成功了,也够我们一顿胡吃海喝了。”

    夜萤今天不光请了端翌和傅大夫,索性还请了王财主和王柳逸等相关人士,一直承蒙大家的照拂,正好借了这绿豆芽发成功之际,让他们尝尝这个时代还没吃过的菜肴,也表达她对大家长期照顾她的一份谢意。

    端翌和夜萤一一查看过去,结果十桶豆芽,发成功了八桶,还有两桶发得不怎么样,捞起来一看,绿豆烂了。

    夜萤观察了一阵,总结道:

    “这两桶我的绿豆放得太厚了,一层叠一层,结果都发不出来。还得象前面八桶里,适当铺一层绿豆就好。”

    “嗯,这回总结出经验,下回就不会再犯错了。”

    端翌伸出手,差点宠溺地在夜萤头上抚摸了一下,但是还好他理智及时出现,把手缩了回来。

    夜萤回头时,正好看到端翌正不自在地把手放在腰间擦着,不由顺口道了句:

    “端大哥,你手沾到脏东西了吗?喏,这里有干净的布巾,干嘛擦在身上呢?”

    我,我想擦你身上……

    端翌喉头一动,这句话欲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