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七章夜珍珠的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22本章字数:2191字

    端翌的叮嘱,言犹在耳,夜萤想起以前独自一人上山的经历,还是觉得带上宝瓶、宝器稳妥。

    工头也带了两个工匠,以便到时候帮着砍和拖杉木下山。

    说话间,便来到一片杉林中,工头在林子中转悠了一会,便钻出来对夜萤道:

    “夜姑娘,你和我进去看看这根杉木可合适?”

    宝瓶看着林子里杉木间疏地种着,坡面向阳,林子里亮堂堂的,但仍然不敢大意,拉着宝器陪着夜萤一起走进林子里。

    有了这两个神力王在侧,夜萤倒也无惧,便跟着工头进了林子。否则,一个女子,和大男人钻进茂林里,到底有些不妥。

    进了林子走了十来米,工头指着一根杉木道:

    “便是它了,你看如何?”

    夜萤一看,这株杉木有大的陶盆碗口粗,笔挺昂然向上,四周亦生长着许多小杉木,十分符合工头之前说的大梁的条件。其实她也不太懂,四下看了看,只好装模作样地道:

    “行,就这株吧!”

    工头点点头,便唤来那两名工人,让他们轮流砍树。

    夜萤见他们只砍树的一侧,便奇怪地问道:

    “砍树也有讲究吗?”

    工头一笑,带着一副和菜鸟讲解的技术派自豪道:

    “那是自然,这么砍,一会树倒下时会向着南边,而且不会压到这些小杉木,这都是砍大梁时的规矩,树不能朝着别的方向倒,只能向着南方,也不能压坏小杉木,是希望主家风水长盛的意思。”

    “哟,那多谢师傅您了!”

    夜萤虽然知道这是规矩,但是人家在细节之处这么为自已着想,也是蛮感动的。于是当场便给工头和两名工匠一人一分银子的辛苦钱。

    三个人没想到夜萤这么大方,眉开眼笑地接下了这赏银,干起活来更加卖力。工头还介绍道:

    “这梁砍倒后,要制梁前我们也要上香放鞭炮的,保证给主家制一根能保百年基业的大梁。不是我自夸,现在按规矩来办事的也不多了,好多人图省事,也晓得主家不懂规矩礼俗,直接跳到了上梁那一步,所以你看有些主家搬了新宅后,风水不进反退就是那样。”

    工头怀里揣了赏银,为了表现自已对得起这份打赏,便乐意透露一些行业内幕。

    夜萤听了暗暗警醒,所幸自已并没有小气,大方一些,不得罪小人,最后的福报还是自已的。

    说话间,工匠已经把木头放倒,果然功夫老到,那杉木直直倒向南边,树身正好错开那些小杉木,没有把小杉木砸坏,这份手艺,夜萤也是拍掌称好。

    “夜姑娘,你们可以先下山了,我们再慢慢把杉木弄下山吧。这主梁还要曝晒几日,待干了便制梁。你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去找个风水先生看看什么日子适宜上梁。”

    工头让夜萤来,就是为了让她自已选定主梁。现在事情办完了,夜萤留在这里也没有必要了。

    夜萤便道一声辛苦,带着宝瓶和宝器沿着来时的路下山了。

    “哎,夜姐姐,端大哥也不知道到哪了?听说要从三清镇乘船到府城,然后再从府城骑马进京城,据说路上就要七八天呢!”

    宝器觉得端大哥走了,没有人再教自已功夫,很不习惯。

    夜萤亦是一阵惆怅。

    她的心似乎也被端翌带走了。

    刚才忙的时候倒好,现在一闲下来,一听到端翌的名字,就有点神不守舍的感觉。

    “夜姐姐,你的香囊,端大哥没有嫌弃吧?”

    宝瓶可是看到了夜萤缝制香囊时的狼狈样,此时不由打趣道。

    “哼,嫌弃什么?他可宝贝了。还让我系在他腰上。”夜萤得意洋洋地道,“别看我是第一次缝,感觉手艺还不错,他还直夸我。”

    夜萤一脸恃宠而娇!

    宝瓶也是被她震惊的不要不要,也就端大哥愿意把这个笨女人缝的难看的香囊系在腰上了。换成是她,那简直太丢脸了,腰间的香囊那么明显的部位,出去被人一问,谁缝的啊?呃……会嫁不出去的!

    “夜姐姐,我偷偷告诉你,其实你走后,我看到珍珠姐也去送端大哥了,好象她也拿了一个香囊要送给端大哥,说让端大哥把他腰间难看的香囊换了。”

    宝器贱兮兮地道。

    “啊?有这回事?你当时怎么没告诉我?”夜萤大吃一惊,原来夜珍珠肖想端翌至此,竟然不要脸地主动去送他,“那端大哥接受了没有?”

    “嘿嘿,自然是没有,有我早告诉你了。”宝器笑着抓了抓头,不以为然地道,“珍珠姐挺搞笑的,上一回惊马时,她就想往端大哥怀里钻,结果端大哥硬是让我把她扯开了。”

    宝器虽然年纪不大,但并不代表他笨,男子到了14、5都要开始相亲了,他都11了,自然初谙男女之事。

    “哦,还有这回事?”

    夜萤第一次听宝器说起,才知道个中曲折。她详问了一番,才知道请客的当天,还有这些小插曲,不由冷笑道:

    “还好端大哥头脑清醒,娶谁也不能娶珍珠啊,她不是良善之人。”

    “嗯,端大哥不肯接受她和香囊,我看她跑到后山嘤嘤哭去了。还把香囊扔在地上,踩了七八脚。”

    宝器继续八卦。

    “哟,真是下得了脚。”

    夜萤笑魇如花。心道:端大哥真是太棒了,拒绝这种白莲花就必须干脆。

    “喏,我把她踩的香囊捡回来了,味道真香,端大哥不要,我正好可以挂着,还没人送我香囊呢!”

    宝器没脸没皮地从兜里掏出个香囊来,笑嘻嘻地道。

    夜萤接过这香囊一看,脸上便挂不住了,讪讪地道:

    “哟,做工挺精致的嘛,端大哥居然不收,太可惜了。”

    这香囊,显然夜珍珠是下了血本的,用五色丝线在丝绸上缝制而成,囊袋显得十分精致考究,内里不知道填充了什么香料,幽香异常。

    单独看也没什么,但是若和夜萤制作的粗针大线的香囊相比,自然是夜珍珠的高明十倍不止。

    “嗯,是挺考究的,我看这香囊的做工手法,没有十天半月的制不成,若是夜珍珠亲自缝制的,怕是蓄谋已久,直到这个机会才拿出来送给端大哥。”

    宝瓶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还夸了夜珍珠的香囊。

    夜萤有点气急败坏,敲了下她的脑袋,道:

    “注意站队!”

    提醒她屁股别坐歪了,坐到夜珍珠那队去了。

    “夜姐姐,你是知道还是装着不知道,送香囊有一个说法的。”

    宝瓶摸了摸头,突然煞有介事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