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下挑战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22本章字数:2033字

    “什么?赛金花也要开发型铺子?还要开在咱们对面?还要在开业当天举行同业竞技赛?”

    夜萤听到宝瓶报告的消息,不由地暗暗皱了一下眉头。

    本来让竞争对手把店开在自家对面,就是一种明里暗里的挑衅了,偏偏还碰上一个原本就不对付的,那挑衅的意味便更浓了。而这不对付的,竟然还要开同业竞技赛?

    “是,你看,最气人的是她还发来了竞技赛的邀请贴!这不是明摆着打我们的脸吗?明知道这发型屋是我们最早先弄开的。”宝瓶十分生气,“刚才那个叫梅香的丫环送请贴过来,正好我不在,是蔷薇接的,要是我接的,就揍她一顿!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环!”

    宝瓶听夜萤说过赛金花在王财主请新宴上刁难她的事,也知道赛金花是赛江南的女儿,赛江南和夜萤有被夺买卖之仇,现在一看赛金花把同样的店开到对面,简直是蹬鼻子上脸,哪里还能忍。

    “你呀,别学了点功夫就脾气暴,动不动就想揍人,揍人是最下乘的办法。”

    夜萤微微一笑,在开始的惊愕之后,恢复了原来的淡定,一脸的胸有成竹。

    看到夜萤这么沉着冷静,宝瓶一阵羞郝,放低了声音,讨好地问夜萤:

    “夜姐姐,那你说要怎么办?总不能让赛金花这么嚣张吧?”

    “嗯,以不变应万变,没事!”

    夜萤十分淡然。

    不了解对手前就贸然行动,落了下乘,这才是大忌。

    只有充分了解对手,打蛇打七寸,一击得手,才是夜萤喜欢的作风。

    边上两个丫头蔷薇和月季,见主家沉着冷静,也跟着放松下来,蔷薇笑道:

    “夜姐姐,上午来的那个丫环什么嚣张呢,进来就挑剔,说什么小破店,编个发式还要这么贵,她们店里,将会请来京城的名师,叫什么陆娇蕊的,据说给朝中王公大臣的千金大小姐们都盘过发的,手艺好不说,届时收费也比我们更合理,同业竞技赛上,要让我们身败名裂,说完扔下请贴,骂骂咧咧地就走了。”

    夜萤拿起那张请贴,看了上面的日期,开业时间就在五天后,而且这家发型屋的名字也摆明了就是挑衅夜萤的店,叫:沉鱼落雁。

    啊哈!

    “有趣!我们花容月貌,她们就叫沉鱼落雁,还真是不甘人后。”夜萤喃喃自语一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有我呢!你们安心做事!”

    宝瓶一向把夜萤当成主心骨,见夜萤云淡风轻,她也舒了口气,恨恨道:

    “一口恶气总是难平。”

    “哎,狗咬人是正常的,但是你总不能因为狗咬人,就咬狗吧?”

    夜萤打趣道。

    这么一说,店里其余诸人都笑了出来。

    这时候,店里还有三位千金在做头发,夜萤和丫环们的对话,也没瞒着她们。

    这些人都是夜萤交际圈里的人,知道夜萤和王小姐结拜,平素她们就惟王小姐马首是瞻,连带着对夜萤也高看一眼,于是都纷纷表态说:

    “京城里来的师傅也不稀罕,我们就喜欢花容月貌的编发风格。夜小姐,放心吧,她家做得再好,我们也不会去的。”

    “是啊,我们都是你们家的忠实汤粉,呃不,面条,不不,是什么来着了?”一位小姐说话都急结巴了,“你上次说的那叫啥了?是一种吃食的名字,我一时忘了。”

    “粉丝。”夜萤道。

    “对,忠实粉丝!”那名千金捂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些新鲜有趣、又形象生动的词汇,从夜萤嘴里偶尔蹦达一个出来,被店里做头发的小姐们听去了,很快就会流传开来。

    在三清镇的千金交际圈里,如果在聚会时突然听到一个新鲜有趣、但明显之前没有出现过的词汇,如粉丝、忠粉、花苗等等,大家就知道,肯定是从夜萤嘴里流传出来的。

    花苗是夜萤独创的,指的是花容月貌的老顾客。

    “嗯呐,我们都是花苗,夜小姐,我们都支持你。别看赛金花如此嚣张,她在三清镇没有几个真心朋友,只有那丫环梅香,一直为虎作伥。

    不过,奇怪的是,以前也没有听说过她家在京城有什么贵人,怎么就能请来京城里的大师?”

    另一位是三清镇的商会会长千金,消息灵通得多,因此给夜萤提供了不少信息。

    “或许是赛江南的缘故吧,我听说,这段时间赛江南在京城吃得很开呢,什么王公大臣,都纷纷请他看风水。

    这些都是赛金花自已说的。

    她呀,原本就是一个爱显摆的人,现在大家都不爱理她了,我看她也是急坏了,更爱显摆这些名啊利的,却不知道反而更俗气了!

    哎,和她站在一起,我都觉得丢脸。”

    另一个小姐牙尖嘴利,更加刻薄。

    夜萤并不阻止大家谈论,不知不觉间,她们说得越多,她了解的信息也会越多。

    看来,赛金花这次十有八九,是借着父亲赛江南之力,憋了个大招,从京城请来发型师,要打败自已。

    能在京城吃得开的陆娇蕊,肯定身怀绝技。

    这么说来,应对的段位提高了,夜萤一时间也暗暗警惕,不敢小觑。

    这不光是她和赛金花两个店铺生意的竞争了,还是她的生存之战。

    如果她不敢应战,她输;如果同业竞技赛上,陆娇蕊胜出,她输……可这不光光是一个输字的问题,还关系到她今后在三清镇上的生存和发展。

    对于赛金花来说,她坐拥地主之便利,即便输了,只不过依旧不能在三清镇上风光,却影响不了她的生计。

    但是对夜萤来说,她是一个穷山村里的穷丫头,如果她输了,过去利落能干的形象多少会受到影响,说不定还会让王财主对她产生信任危机……

    所以,这场同业竞技赛,夜萤不能输。

    夜萤突然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不过,内心危机感深重,夜萤表面却还是轻描淡写,淡定地道:

    “感谢各位花苗的支持,我们花苗团队,一定会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