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一章热情的便宜堂哥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22本章字数:2464字

    车子到了柳村,日头正拖着烟尘往西山里奔。已经有部份屋脊上冒起了炊烟,乡野的傍晚,恬静而安逸。

    夜萤让宝瓶驾车送夜自清到他家门口。

    夜三郎家在夜大郎家隔壁,各为两进的宅子,但是夜大郎的是青瓦房,而夜三郎的却并不是青瓦房,房上盖的是草顶。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来,三郎和大郎的家境,也还是有所区别的。

    夜自清下了马车,看了看自家的草房顶,深深地叹了口气,回头,又似大有深意地看了夜萤一眼。

    家里爹娘拼死拼活,早出晚归,养了很多家禽,娘白天在山上放羊或者到田里劳作,爹冬天一个人在山上独居烧炭,就为了多赚几个钱供他读书。若不是要栽培他读书,他家早就住上青瓦粉墙的大宅子了。

    供他到这步,已经是家里的极限了。

    “宝瓶,帮清哥把行李拿进屋内。”

    夜萤收到夜自清那若有若无的眼神,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若是说开始时看到夜自清刻苦攻读的形象,夜萤还对他颇有好感,但是这一路下来,经常接收到夜自清奇怪的眼神,还有偷窥似地不时打量。

    夜自清种种做贼似的行为,让夜萤很不舒服。总觉得他似乎在暗地打里着什么鬼主意似的。

    好不容易把夜自清送到家里,夜萤真是长长舒了口气,总算是可以摆脱那种被人鬼鬼祟祟窥视的感觉了。

    夜自清长年在外,只要她在村里尽量避免碰面,也不会有什么机会遇到他。

    却不曾想,夜自清一下马车,又扔给了她一个那样莫名的眼神,让她惊悚得毛孔都要竖起来了。

    夜萤还在品味,却看到夜大郎家的柴门“吱呀”一声推开了,夜奶奶听到马车声走了出来,一看到是夜自清站在门前,夜奶奶立即惊喜地上前抓着夜自清的手道:

    “清儿,我的乖乖宝贝孙子,你回来了?天可怜见的,做学问太辛苦了,又瘦了一圈。让你不要每夜攻读太晚的,肯定是不听话了。唉,今晚上让你娘杀只鸡好好补补!”

    夜奶奶对孙女们一般般,甚至对象夜萤这样不听话的孙女,抱着一股敌意,但是对孙子们,却疼到了骨头里。就连爱赌的夜斯文,她也是好声好气,更别说对头上冠着童生光环的夜自清了,简直象看到了心肝宝贝肉一样。

    夜奶奶上来,对着夜自清又是拍衣衫上看不到的灰,又是拉着他的手,心疼地嫌弃他手骨瘦得都露出来了,简直不象夜萤认识的那个板着脸、整日刻薄言语的老太太了。

    重男轻女啊!

    夜萤算是真切感受到了这句话。

    夜奶奶对站在夜自清身后的夜萤,视若罔闻,直接把夜萤当成了空气。

    实际上,那晚受到惊吓后,夜奶奶看到夜萤,总觉得有股莫名的心悸,细细回想,夜萤是上吊后又还魂的人,多少带着一些令人胆战心惊的联想,上了年纪的夜奶奶便不太愿意看到夜萤了。

    所以,好长一段时间,夜奶奶没有再闹腾,没有再去折磨田喜娘,让夜萤家清静了不少。

    夜萤自是不愿意招惹夜奶奶,她巴不得越少看到夜奶奶越好,不过,孝俤这种事,还是需要做做表面文章的。

    夜萤抽了一个夜奶奶和夜自清说话的空隙,上前行礼,拿着夜自清当个说话的由头道:

    “奶奶,清哥即是到了家,我们就先回去了。”

    夜奶奶见夜萤上前行礼,爱理不理地,就当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继续和夜自清说话。

    倒是夜自清看到夜萤还在边上呆着,便笑笑对夜萤道:

    “萤妹,你若有事,可以先回去了。奶奶久未看到我,就只顾着和我说话了。”

    夜萤倒没料到夜自清会帮她解围。

    其实,夜奶奶这么对她,她不难过也不尴尬。

    本来就是占了原主的身体,对夜奶奶也没什么感情,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夜奶奶若是有个长辈的样子,对她哪怕不待见,只是以礼相待,她也会尽到孙女的责任。

    现在夜奶奶这么一脸埋汰的样子,夜萤还真懒得理她了。

    见夜自清解围,夜萤乐得其所,抿嘴一笑道:

    “那就不妨碍奶奶和清哥畅叙别情了,夜萤先走一步。”

    “哎,我们家清儿一年半载的也回来不了几次,我和他说话怎么了?我们家清儿是有大学问的人,日后考了秀才、举人做官了,是要带我去享福的。你一个丫头片子,能给夜家带来什么?”

    夜奶奶还以为夜萤吃她和夜自清聊天的醋了,便故意显摆,顺嘴埋汰夜萤。

    “那我就恭喜清哥早日金榜提名喽,奶奶也能早日享受到荣华富贵。”

    夜萤敷衍地道,懒得和夜奶奶计较,说着掀开门帘就上了马车,准备回家。

    “哎,你别走,你那马车上运的是啥?”

    夜萤的车上,亦装了一袋绿豆,她是想着怕那粮铺里运货没那么快,就先装了一袋回来,准备今晚上可以早点发豆芽,没想到夜奶奶这么眼尖,只看到马车布帘掀起一角,便锁定了目标。

    “奶奶,这是我在镇上买的绿豆。”

    夜萤据实禀报。

    “绿豆?绿豆不是夏天才吃的吗?大冬天的你们买什么绿豆?”夜奶奶“咕录录”地转了下眼睛,上前掀起马车上的帘子,见那一袋装得满满的,不下百斤,便冷哼了一声道,“即是买了那么多,也不见你孝敬我们,我和你爷爷好久没熬绿豆粥了。”

    哎哟,你不刚说绿豆是夏天的食物吗?现在又想喝绿豆粥了?

    夜萤心里暗暗好笑,但是面上却恭顺地道:

    “奶奶若是想熬绿豆粥,看要多少,自行取用就是了。”

    夜奶奶就等着这句话,她赶紧跑到屋里,也顾不上夜自清了,一会儿就从屋里拿出一个大布袋,利落地解开绿豆袋子上的绳结,道:

    “冬天喉咙干得很,喝点绿豆粥也能润喉。”

    反正她想要绿豆,就会找到相匹配的理由来。

    夜萤自是已经了解了她爱占小便宜的脾性,笑嘻嘻地道:

    “奶奶,绿豆虽好,也不能多吃,绿豆性凉,冬天本来天气就冷,再吃凉性的食物,怕是会导致身体不适。”

    夜萤好心提醒,夜奶奶却当她舍不得给绿豆,便恨恨地道:

    “我都活了一把年纪了,吃得盐比你吃的米都要多,还用得着你来教训我?”

    说话间,又狠狠扒了几下,把她拿的布口袋装满了,这一扒拉去,至少有二十斤,边上的宝瓶看得直摇头。

    不过,人家是夜姐姐的奶奶,长者为大,宝瓶虽然郁闷,也不好说什么。

    夜自清讪讪地道:

    “奶奶,萤姐说的怕是有些道理,绿豆粥什么的,冬天还是少吃为妙。”

    “清儿,适当吃点没啥,我会在绿豆粥里放点生姜,这不就中和了吗?”

    夜奶奶洋洋地意地,占了莫大的便宜后,她的心情也好多了,对着夜萤挥挥手道:

    “你自去吧,别在我面前讨嫌。”

    夜萤又好脾气地答应了一声,让宝瓶扎起绿豆的袋口,正要跳上马车,夜自清道:

    “萤妹,我会在家三五日,有空可以过来玩啊!”

    呃,这便宜堂哥,真是太热情了。

    夜萤听到这话,差点没从马车上摔下来,夜家的人,除了娘和哥哥以外的人对她热情,必有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