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章苏先生快崩溃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2:23本章字数:2062字

    苏元培这一趟柳村之行,差点让自已的人生观崩溃了。

    他借口要确定夜萤新宅的风水,以便选好上大梁的良辰吉日,不光堪踏了新宅的角角落落,就连夜萤死了几年的老爹的坟也去看了一遍。

    夜萤眼见苏先生走的地方越多,脸愈是板着,不由心里有点发慌,莫不是新宅风水不好?

    虽然她不怎么迷信,但也架不住这里的大环境如此啊?万一从苏先生嘴里说出“风水不好”几个字,那她的新宅岂不成了凶宅?弄得再堂皇,住起来心里肯定还是有疙瘩。

    “苏先生?最近是不是良辰吉日比较少啊?”

    夜萤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呃,倒也不是,夜姑娘莫担心,我是新近才落户三清镇,相术馆刚开业,你算是我的第一个客人,我自然要小心谨慎为宜,帮你看个最好的日子,免得堕了我的名声。

    夜姑娘过后觉得满意的话,也可以帮我多多传扬嘛!”

    哦,原来抱的是今后帮他打免费广告的主意啊?

    夜萤松了口气,笑道:

    “是我太心急了,苏先生从容看来,慢慢挑个好日子才对。”

    最终,苏元培给夜萤排了三日后的卯时:

    “农历十一月廿七,冲猪(乙亥)煞东,咳,夜姑娘,这一天最适宜你们家新宅上梁了。”

    苏元培临告别时,简直有点迫不及待要离开的意思了。

    他自打离开师傅独立之后,又游历全国,见识了各处的风水异相,也成功地解决了许多风水案,结果在柳村夜萤身上碰到了铁板。

    苏元培觉得,他应该回家好好再翻翻故纸堆,查看一下,他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夜萤也看出了苏先生的心不在焉,还以为他家中另有急事,付了足够的谢资后,挽留苏先生吃晚饭他也不肯,便只好让宝器驾车送他回镇上。

    夜萤却不知道,她的面相结合柳村及她家新宅的风水,两者互不关联,没有辅佐,这样奇异的风水案,已经让苏元培快要崩溃了:学艺不精,学艺不精。

    宝器送苏元培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于是次日,三清镇上百姓药铺边刚刚开业的相术馆,居然歇业了,有人好奇询问之下,看宅子的下人回道:

    “苏先生去游历名山大川,精进相术了。”

    “哦,真是勤奋的苏先生,看来,我们三清镇上,再出一个风水大师指日可待了。”

    好奇的吃瓜群众赞叹道。

    当然,另外一位风水大师,指的就是赛江南了。

    夜幕降临,对于夜萤来说,是拉开求亲大幕的开始。

    夜斯文一整天坐立不安,也没有去瓦窑出工,临近傍晚时,他便抓紧沐浴更衣,还硬找夜萤要了她的香胰子,把自已洗得香喷喷的,弄得出门的时候,邻居老王家的狗对着气息不同的他狂吠不已。

    夜萤见哥哥穿上全套新的衣衫,还往脖子上、手腕上各挂了条外面熘金、里面黄铜的大金链子,活脱脱一副乡村暴发户的形像,她也是醉了。

    不过,或许对于乡村的审美意识来说,夜斯文这样的形像才是恰到好处吧?夜萤想想也就算了,没有劝他脱掉。

    至少夜斯文穿金戴银,又披挂上新衣后,自已的精气神都高涨,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这是好事。

    “哥,这是下酒的卤料,猪头皮、猪舌头、酱鸭、白斩鸡,还有这两坛酒,你留意抱好了。”

    宝器已经从三清镇上回来了,夜萤让他休息,准备自已驾车前往吴老汉家中。

    可是宝器硬说他不累,非要赶马车过去,还振振有词道:

    “萤姐姐,你白天驾车技术就很烂了,上回差点把马车赶到沟里,大晚上的,我可不敢让你驾车。”

    这么一说,连带着夜斯文都害怕了,他也赶紧劝道:

    “萤妹,我知道你心疼宝器来回奔波辛苦,可是如果驾不好车,连人带车还有东西都掉到沟里,那不是更惨?”

    “我不辛苦,夜大哥,夜姐姐,我现在驾车技术比姐姐好多了,一路上苏先生都一直夸我驾车平稳呢,好象驾了多年车的老师傅。”

    呸,其实苏元培路上神情恍惚,连话都没和宝器说过。

    夜萤心知肚明,这个小八卦肯定是想去看热闹,但是他说的也是事实,自已白天的驾车技术就堪忧,更别说大晚上的了。

    于是只好无奈地点头答应。

    说话间,穿了一身新的田喜娘也从厢房里出来了,她忐忑地道:

    “萤儿,你看我这身打扮,体面不?不会出乖露丑吧?”

    夜萤一看田喜娘,她耳上戴上了金耳坠,手上戴上了自已给买的碧玉镯子,身上自然也是一水的新衣衫。

    还别说,田喜娘本来就胖胖的,这么穿上以后,便有点象地主婆了。

    “娘,果然是人靠衣妆啊,以后你就天天这么穿了。那些破衣烂衫的,也别再穿了,统统扔掉。”

    夜萤笑嘻嘻地道。

    “哟,你这败家的娃儿,新衣衫只有过年还有这样重要的时候穿。”田喜娘摸着柔软的绸布缎面外衫,笑道:“摸着新衣衫,手指上滑腻的感觉就象插在猪油糕里一样,太舒服了,软软的,暖暖的。”

    “噗次”一声,夜萤忍不住笑出声来:

    “娘,你这是有多爱猪油糕啊?连摸着新衣衫也在想着它?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就是婆婆了,做婆婆的整天穿着破衣烂衫的,你让做儿媳妇的如何自处?

    莫非你让小霞姐也跟你一样穿着破衣服?人家可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嫁过来是享福的,不是来受苦的。若你老穿着破旧衣服,那小霞姐穿件半新的都是俞越了。如果小霞姐穿得比你崭新,你想,村里人会怎么评论她?”

    “咦,萤儿,你说得也是。这么说来,我必须天天穿好料子的衣衫喽?小霞人家可是细皮嫩肉的,象我穿的那种麻料衣服,她怕是也穿不惯。”

    田喜娘眉头微蹙,认真地思量了起来。

    “萤妹,你确定今晚咱们去说亲能成功吗?”

    夜斯文事到临头,又不自信起来,眼巴巴地看着夜萤,希望妹妹这时候能再给他点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