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封神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8本章字数:3277字

    杜修的疑问倒是让女孩儿有些不知所措,问道:“难道——你不是封神使吗?”

    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下,听着无比陌生的称呼,杜修只得摇摇头,而女孩儿则是脸色突变,有些失望也有些恼怒,眼神重新变得淡漠起来,这样的态度转变让杜修十分迷茫。

    “既然不是封神使,那你下午为何那么看我?”女孩儿厉声问道。

    杜修心中尴尬,自己下午完全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才多看了几眼,没想到因为这种事情让人误认了身份,正要解释的他忽然看到空中异象,忙喊道:“小心——”

    半空中,张可爱骑在虎背上呼啸而来,虎爪凌厉寒光闪闪。

    听到杜修提醒,女孩儿也知道自己太过大意,连忙侧身躲过利爪,这一闪躲,杜修正好暴露在张可爱面前,只听虎啸阵阵,铁鞭似的尾巴横扫而来。

    关键时刻,女孩儿闪电般出手,用力握住虎尾,免得杜修遭此劫难。

    “张可爱……”杜修失神喊道。

    只是现在的张可爱已经不再是杜修的青梅竹马,伸出两指对准女孩儿的双眼刺来,女孩儿连忙松开虎尾闪避,口中骂道:“卑鄙,你也配称为神明吗?”

    双方交错远离,张可爱骑着飞虎停在远方,不屑的哼道:“敢坏我好事,还有神明助阵,想来应该是几位神使之一,正好,省得我上门去找。”

    说完,张可爱并立两指,周身释放着淡淡绿光,隐约看到身后有支青葱挺拔的毛笔悬浮。

    看到这景象,杜修想起了昨天那支莫名出现,然后让张可爱要走的毛笔,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张可爱身边的光辉越发浓郁,只见下方的辽阔大地忽然冲出四五道笔直的光柱,煌煌霞光内蕴异兽,体型庞大令人瞠目。

    看到此景,女孩儿挡在杜修身前,凝声道:“不管你到底是不是封神使,不想受伤就乖乖站在我身后。”

    杜修看着女孩儿的雪白侧颜,那双冰冷的眼睛充满了骄傲和自信,飘扬的衣摆让他的内心变得躁动不安,他不知道自己在激动些什么,难道这就是青春期的躁动吗?

    不等杜修仔细体会自己的心情,只听空中噪声大作,向前望去,大地之上的光柱尽数消散,而在张可爱身边,已经聚集了四五只怪模怪样的野兽。

    其中有杜修在窗外看到的大型蜘蛛,还有那两只凶残的野狼,除此之外,还有三个脑袋的狮子咆哮不止。

    这样的光景看得杜修惊骇不止,不过他也发现了奇怪之处,就是所有出现的怪兽都只有黑白两色,毫无鲜活灵气。

    前方,女孩儿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眸,轻声道:“原来是这样,以笔墨为血肉,神力为魂魄,致使画中兽通灵,那你的身份不言而喻——神来之笔,我没猜错吧?”

    张可爱毫不在乎的耸着肩膀:“猜中了有奖吗?看招!”

    只见张可爱挥舞手臂,那些簇拥着的怪兽便轰然出动,四蹄踏空冲撞而来,气焰嚣张无比。

    面对险境,女孩儿并未慌张,腕上红豆珠子光辉熠熠,秀脚在水面重重踏下,这条平静柔缓的河流登时变得湍流不止,浪花层层叠起越涨越高,对准几只野兽扑杀下去。

    野兽由墨汁塑造,此刻遇水化作点点墨迹,然而神力存在,不过片刻便重塑形体,继续吼叫着奔腾而来。

    双方隔空交战,声势浩大,杜修看的心惊肉跳,并未察觉云雾缭绕的上空有只黑影扑了下来,直到杜修感到月光黯淡,这才向上看去,一只巨大雪雕展开双翅,利爪刺向杜修双眼。

    异变横生,女孩儿有心出手奈何时间不够,而杜修怔怔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利爪,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

    此刻的杜修只觉得精神恍惚,眼球发热,看到了雪雕体内漂浮的绿色细线,然后在雪雕尚未触及自己的时刻捏住了那道丝线,指尖揉搓,灰飞烟灭。

    随着那根绿色丝线的消失,近在咫尺的雪雕“砰”的化成几滴墨水,再无法重聚形体。

    看到这场景,杜修尚不知缘由,但女孩儿可是清清楚楚,想毁了画中兽,必然要断了它们的神力,否则极其难缠,像是那几只还在水浪中的野兽,由于无法精准断绝神力,需要多次灭绝才能罢休。

    而能够断其神力,眼前这家伙定然是封神使,看来……自己没找错!

    杜修还未从刚才的举动中回过神来,眼角瞥见张可爱向自己冲来,前方女孩儿娇哼着卷起浪潮,几米高的水浪将张可爱淹没,随着潮起潮落,前方已经没了她的身影。

    就在女孩儿心有所喜的刹那,只见周围光影闪烁,猛然出现了五六位张可爱,身形交错乱人双眼。

    虽说画中人都是黑白二色,不过在夜色下视力受阻,一时难以分辨出真正的张可爱藏身何处,正当杜修双眼发热注意到那抹绿光时,张可爱已经趁人不备冲到了近前。

    手握翠绿毛笔的张可爱表情凶狠,对准女孩儿胸口刺来,此情此景凶险万分。

    杜修不知道自己心中发生了怎样变化,只觉得不能让这位女孩儿受伤,脚下向前踏去,伸出手掌挡住了锋利的笔尖,口中喝道:“住手——”

    话音刚落,只见张可爱浑身颤抖起来,身子表面浮现出锁链状的光虹,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此时的张可爱眼中浮现出浓浓恨意,偏偏还有些无力,只得咬牙向后退去,左手掩胸,神色苍白,像是受了什么创伤似的。

    “封印尚在,算你们运气好,不过我可没那么容易罢手,下次定不留情。”退后的张可爱骑在虎背上朝着远处飞去,同时消失的还有那几只野兽。

    天地恢复清明。

    杜修茫然的看着远空,随后看看自己的手掌,刚才的事情虽然是他完成,但他总有种恍惚错觉,不敢信以为真。

    “你果然是封神使。”身后,女孩儿幽幽说道。

    杜修急忙回头,心中有百般疑惑,问道:“什么封神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可爱她……她为什么忽然变成了那副样子?”

    不止是杜修有疑问,女孩儿也捏着下巴嘀咕道:“你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封神使?怎么会……”

    女孩儿心中怀疑杜修在诓骗自己,可是看他表情又很无辜,心中也没了主意。实际上倒是她不了解情况,历代轮回,赦神使都明白身负责任,唯有掌握《点化录》的封神使极其特殊。

    心中仔细思量之后,女孩儿已有决定,锐利双眼变得柔和起来,说道:“这里谈话不方便,先下去吧,你的疑惑我慢慢解释。”

    空中长河向下流淌,犹如瀑布般送两人回到地面,随着红豆珠子摇动,河流化成光虹钻进其中,女孩儿看着杜修的惊讶表情,露出骄傲自信的笑容:“我叫霍倾凤,霍元甲的霍,你叫什么?”

    ……

    夜幕沉沉,杜修跟在霍倾凤身边缓步前行,经过霍倾凤的解释,他已经多少明白了这其中的情况,只是心中有些难以接受,什么神书、神使、神明……这也太惊世骇俗了。

    “事情就是这样,赦神使能力有限,只负责管理本部神书,所以觉醒较早,而封神使责任重大,身份神秘,估计这也是你尚未觉醒的原因,不过没关系,你打开了点化录,轮回已经开始了,最迟七天后你就能觉醒。”

    杜修疑惑道:“为什么是七天后?”

    “这是规矩,当点化录解开封印后,各大神书的神明有七天时间逃离,七天过后,神使将获得封印能力,负责封印世间神明,这是我们的使命。

    而在这七天内,神使要做的事情有两件,首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己身,虽说刚解开封印的神明力量不足,但像神来之笔那样的走运者也不是没有,而第二件事情就是要想尽办法留下神明,为自己积攒力量。”

    杜修听得懵懵懂懂,只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而且自己的身份还不简单。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霍倾凤眯起双眼,颇有些得意的说道:“昨日《山海经》封印破解,神明逃出,我就知道肯定是《点化录》出现了,那么封神使必然也有了,根据神明出现的反应,我找到了绿荫区,不过无法确定封神使,幸亏运气不错。”

    杜修这才明白她昨天行动的意图,但是心中忽然泛起疑惑,脱口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照杜修目前了解的情况,他和霍倾凤都是神使,只是自己稍微特殊些,可是这也解释不了霍倾凤为什么要寻找自己,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

    霍倾凤神色有些不自然,身上气势重新变得高傲起来,冷声道:“也没什么,只是想看看封神使有何不同,对了,你不是问我刚才那女孩儿究竟是什么情况吗?”

    “对对对,张可爱她怎么变成那样了?”

    “现在的她可不再是你的朋友了,她成了神来之笔的载体,也就是常言所说的“鬼上身”,现在掌握那具身体的是神来之笔,所以她想要杀掉你。”

    杜修听得毛骨悚然,为自己担忧,更为张可爱担忧,问道:“那怎么办?难道一直都是这样吗?”

    霍倾凤凝声道:“倒也不是,你想要让你朋友变回原样,必须要制服神来之笔,而这么做,需要《点化录》帮助。”

    “《点化录》……我知道了,就是那本书,我现在就去找。”杜修点头说道,脚下加快步子朝着杂货铺走去,霍倾凤跟在后面,眼神忽明忽暗。

    在天边泛起鱼肚白之时,杜修赶到了杂货铺,然而此刻,杂货铺的大门竟然敞开着。

    “有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