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水淹七军与山海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8本章字数:3196字

    出门时紧紧锁上的店门,此刻大敞着,表达的信息自然不言而喻。

    杜修登时紧张起来,心中为自己的家当担忧不已,快步冲进店里。

    此刻正是黎明时分,视线渐好,只见店内满地狼藉,几排货架上的商品都掉落在地,而最让他心忧的收银处,一位陌生男子站在那里。

    男子身材匀称,带着黑色口罩与墨镜,几乎辨别不出模样,手中正握着那只木盒。

    两人正巧碰着,男子身体微顿似乎没料到杜修的出现,而杜修已经抄起门边的木棍冲了过去,在他看来,这家伙肯定把自己的钱都偷光了——决不能放过。

    霍倾凤前脚踏进门,眼见杜修冲上前,而那偷书贼抬手一扬,桌上的水果刀便直直刺来。

    杜修看到刀光亮起,心中大惊,可是脚下的动作已经刹不住,幸好霍倾凤的反应力足够迅速,掠到杜修身边将他推开,小刀擦着杜修的袖口而走,并未出血。

    杜修惊魂未定的喘着气,刚才的情况实在过于惊险,没想到这小偷还懂功夫,差点重伤自己。

    此时,那小偷见情况不妙,二话不说朝楼上飞奔,霍倾凤眼力敏锐,提着杜修的衣领紧随其后,口中喝道:“把东西放下!”

    杜修回过神来,看清了小偷手里的东西,喊道:“点、那就是《点化录》。”

    听得此话,霍倾凤心中更加着急,俏脸似寒冰,飞也似的冲上二楼,顺手抄起墙上相框狠狠甩去,不过这小偷看起来像是惯犯,身手不弱,身子一闪便钻进了卧室。

    当霍倾凤提着杜修冲到门口时,小偷已经打开窗子正欲跳下,手中握着木盒,嬉笑道:“让你们白费力气了,这东西——我要了,后会有期!”

    说完,小偷纵身一跃,霍倾凤向前狂奔:“站住——”

    对方当然没有站住,反而挥手甩了张白纸,纸张剔透净白,在空中飘舞时便自然焚烧,在纸张烧尽的刹那,只见窗前水光荡漾,波纹横生,空气都猛地湿润起来。

    随后,海浪滔天!

    异象惊人,就在这小小的窗口突然涌出无尽潮水,蔚蓝的水浪翻滚奔腾,犹如决堤之景。

    杜修睁大眼睛,瞳孔中的浪花越来越近,只差半米便能淹没两人,他的脑海还回荡着那小偷的声音:“水淹七军——”

    说时迟那时快,霍倾凤急停脚步将杜修扔在身后,动作迅速的将双手立掌合十,隐约可以看到霞光蒸腾,玉珠脆响,一股沧桑之气扑面而来。

    “雄关山海,镇守中原!”

    轰轰!

    霍倾凤话音未落,杜修便感觉到脚下地板不停晃动,几乎要将他掀起来,而两人面前,一道满是刀剑刻痕的黑色城墙拔地而起,险而又险的挡住了奔腾水浪。

    即便经历过金戈铁蹄,受过炮火洗礼,这道城墙依旧是那样的稳重坚毅,不可动摇。

    浪花朵朵撞击在墙面,杜修虽然看不到那场景,但是大地与浪花碰撞的声音让他心神摇曳,仿佛亲眼见证了那个旌旗林立战火纷飞的年代。

    大约两分钟之后,水声渐弱,霍倾凤缓缓松开双手,土黄色光彩闪过,城墙消失不见。

    虽然刚才确实看到了浪潮汹涌连绵不绝,可是此刻,卧室地面并无半点水迹残留,只是变得异常狼藉。霍倾凤冲到窗前四下张望,可惜那小偷早已不见。

    “可恶——”霍倾凤粉拳锤在窗边,怒道:“竟然让人抢先了,卑鄙的家伙,我要打碎他的牙齿!”

    杜修站起身,心有余悸的喘了两口气,问道:“那小偷……你认识吗?”

    霍倾凤浑身散发着浓重的寒气扭过头,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不认识,但能够猜出他的身份,不为钱财冲着《点化录》而来,并且还有‘水淹七军’帮助,这家伙肯定是《神典》的赦神使之一。”

    杜修想了想,霍倾凤之前说过,《神典》的神明都是在岁月沉淀下出现的成语佳词,就像神来之笔这样的。

    “我本以为自己的反应够快了,最先找到了你,没想到有人黄雀在后,竟然偷走了《点化录》,实在可恶。”

    经过此事,两人心情都变得低沉下来,走下楼看到自己的家当还安然无恙,杜修这才高兴了几分,问道:“他为什么要偷走《点化录》,不是说我才是独一无二的封神使吗?”

    霍倾凤看着杜修整理店铺,心中暗恨不已,幽幽道:“他虽然不能使用《点化录》,但是做些破坏还是没问题的,例如……把所有神明都释放出去。”

    杜修将商品摆在货架上,问道:“什么意思?不是说神明都能逃出去吗?”

    “话是这样,不过历来都有意外,若是神使力量够强,可以强行留下不少神明,这样等七天时间过去,没逃走的神明便无力反抗,成为你的帮手,足以让你占据许多优势。”

    说着,霍倾凤晃了晃腕上红豆珠子,解释道:“我之前和你说过,这七天时间神使要做的两件事,其中积攒力量就是这意思,想尽办法留下神明,增强你的底牌,就像我留下的这些神明。”

    杜修这下明白了,假若神明是囚犯,虽说监狱大开,但是只要在开门时阻止它们离开,等牢门关闭它们便无力反抗,为你所用。

    这么说来,这确实很重要啊。

    “偷走了《点化录》,就算你是封神使也没办法阻止神明出逃,这下你可积攒不到什么力量,等七天时间过去,真正的封神行动开始,你将吃大亏。”霍倾凤怜悯的看着杜修。

    杜修这才明白其中利害,对于什么封印神明,他没多少兴趣,他看重的是《点化录》能够拯救张可爱。

    现在,没了这本书,自己还怎么救张可爱,难道让她一直都让那个‘神来之笔’控制吗?

    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只见神色疲惫的汪敏走了进来,面色苍白双眼空洞,有气无力的问道:“杜修……可爱她、她在你这里吧?”

    杜修一惊,不知道汪姨这是怎么了,连忙扶着她坐下,神色迟疑的道:“汪姨,可爱她……不在我这。”

    汪敏死死握着杜修的手,惨笑道:“杜修,别骗我了,可爱平日里和你关系最好,一晚上没回来肯定在你这,是不是她不让你说,她在楼上是吗?”

    杜修正欲说话,忽然发觉汪敏浑身都在颤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面容憔悴到了极点,想必她找了张可爱一夜,精神体力早已耗尽。

    杜修有心说出张可爱的下落让汪敏不再担心,可是话到嘴边……那些神明的事情实在太过荒诞,自己若不是亲眼见过根本不会相信。

    可是不说的话……难道让汪姨就这样担心下去吗?

    忽地,霍倾凤说道:“张可爱确实不在这里,她昨天住在我家了。”

    这句话顿时让汪敏精神起来,看向霍倾凤,激动的问道:“你、你说真的?”

    霍倾凤摆出高冷的样子,淡然道:“她说自己最近心情不好,需要空间放松,暂时不回家,让你不需要太担心。”

    汪敏怔怔看着霍倾凤,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看到此景,杜修连忙说道:“汪姨,可爱确实住在这位同学家,她说想等你气消了再回来,您别担心。”

    有了杜修作证,汪敏不由得相信几分,神情悲伤道:“就算我再生气,可她还是我的女儿啊,杜修,你告诉可爱我已经不生气了,让她快回家吧。”

    杜修连连点头,只要打消了汪姨心中的疑惑就行,又说了几句话,杜修才把汪敏送回糕点坊。

    回来时,只见霍倾凤的表情有些出神,喃喃道:“她们母女俩感情真好……”

    “你说什么?”

    “嗯?没什么。”霍倾凤赶忙把刚才那副温馨场景压在心里,假装淡定的说道:“现在《点化录》让人偷走了,必须赶快找到,不然就很容易陷入被动了。”

    杜修点点头,他和张可爱虽说打打闹闹拌嘴吵架,可是彼此心中都把对方看成最重要的朋友,甚至是亲人,不管对方是什么神明,自己绝不能让它占据张可爱的身体。

    寻找《点化录》,刻不容缓!

    只是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线索,偷书贼伪装得很好,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只知道是男性,而且看起来还比较年轻,剩下的……一无所知。

    毫无眉目之下,两人干坐在杂货铺内思索着可用之法。

    随着时间过去,到了中午,霍倾凤忽地站起身,闭着眼睛蹙起眉头,这一下让杜修也跟着紧张起来。

    片刻后,霍倾凤睁开眼睛,说道:“我感觉到了很多神明出现的气息,昨天是解封日,三大神书中的神明基本都逃走了,只有《点化录》封印最深,恐怕是偷书贼在帮助神明出逃了。”

    杜修问道:“那你能感觉到《点化录》在哪吗?”

    霍倾凤甩给杜修一个白眼,无奈道:“你把神使想的太过厉害了,抛去觉醒带来的体格和感官上的增强,我和寻常女孩儿并没有多少区别,但是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出门找!”

    杜修讪讪笑着,为了张可爱……找吧!

    当两人下定决心准备离开的时候,只听杂货铺内忽然有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你们想知道那小偷的下落,本神……可以帮忙!”

    杜修吓得跳到霍倾凤身边,望向四周,喊道:“谁、谁在说话?”

    霍倾凤也微微变色,但是很快就喜上眉梢,惊呼出声:“难道是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