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她是狐狸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9本章字数:3114字

    经历过清晨的闹剧之后,此时,杜修三人正坐在客厅进行着研讨。

    “这么说,神明附身对人并没有太大影响,完全跟玄幻小说里的夺舍不同嘛。”

    “那是当然,人的身体就算再强也无法与神明产生互鸣,这就和器官移植讲究的排斥反应相同,不过让我更在意的是——你是不是知道,店里还有多少神明?”

    霍倾凤端坐在椅子上,淡漠的眼神看向张可爱。

    “哼!”受了委屈的张可爱扭过头,撇嘴说道:“我讨厌你——”

    “真巧啊,我也不喜欢你。”

    沉默了半响,张可爱忽然单手撑着下巴,露出不屑和嘲讽的坏笑,对霍倾凤说道:“喂,你……是叫霍倾凤对吧,我是不太了解你身为什么赦神使的能力啦,不过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嗯?”

    “无论是初次见面还是昨天的事情,你都没有发挥什么重要作用吧,看似在帮忙,但最后关头,都是杜修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你完全就是浑水摸鱼的角色嘛,但是为什么还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觉得可笑愚蠢吗?”

    面对张可爱的语言攻击,杜修本以为霍倾凤能够轻描淡写的化解或者完全置之不理,然而……

    他从未想到,总是高冷骄傲的霍倾凤竟然在面对轻视和质疑的时候有那么大反应,还请高抬贵手啊——那只马克杯再捏就要碎了。

    “你不服气的话,我们可以比试比试,不只是武力,项目随你挑,我都能完全彻底干脆轻松的击败你。”

    “我才没兴趣和你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我要回家了。”

    说着,张可爱站起来朝客厅外走去,杜修看着表情格外阴沉的霍倾凤,小声说道:“你别在意啊,张可爱就是这样的性格,生气的时候很难相处,绝对不是刻意针对你。”

    咔咔!

    “那种事情……我才不在意。”话是这样说,不过捏的很响的拳头还是出卖了心里的真实想法。

    “杜修,杜修,你过来——”

    就在杜修以为张可爱应该已经回家的时候,客厅的隔门边出现了她的小脑袋,正在对杜修不断点头。

    杜修走过去,问道:“你不是要回家了吗?”

    “是、是啊,不过……”张可爱似乎有点为难,深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鼓足勇气道:“我那天不是把姥姥留下的画烧了吗?虽然那些事情和那些话都不是我说的,可是总觉得让妈妈很伤心,我有点……不敢回家。”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汪姨嘴上也许会说你两句,但心里已经消气了,而且那些事情也不怪你,只要好好道歉肯定没关系的,不用害怕啦。”

    “要不,你陪我回去吧?反正这些天也没办法营业,对吧?”

    杜修想了想,这倒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再说店里有霍倾凤待着,应该没问题的,然而,就在他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房间内忽然响起了那道还算熟悉的声音。

    “《点化录》有感觉了哦,需要情报吗?”

    唰!

    杜修刚反应过来,霍倾凤已经冲了出来,凝声问道:“在哪里?”

    “唔,这里是叫做中央公园吧,有片假山的地方。”

    “错不了,那家伙绝对在那里,我现在就过去。”霍倾凤顿时将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

    “等等——”张可爱盯着激动的霍倾凤,质问道:“凭什么你过去?那本书应该是杜修的东西吧,要是你真的找到了,却又不回来该怎么办?”

    “你是怀疑我对它起觊觎之心?”

    “这次我可不是针对你,那毕竟是关乎到杜修作为封神使的重要物品,你和他才认识了几天,我不放心也正常吧。”

    霍倾凤沉默下来,双眼望向杜修,那股比平常更冰冷的眼神里似乎还隐藏着什么情绪。

    杜修实在对这两人感到头疼无比,说道:“张可爱,你这么说话有点过分了,上次之所以能听到对方想打你的主意,都是霍倾凤的功劳,她不会做那种事情的,而且我就是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在杜修心里,从未想过霍倾凤会做那样的事情,所以觉得张可爱未免对霍倾凤敌意太大了吧。

    “你、你不识好人心,是我多管闲事自作多情,你就跟着这狐狸精跑吧,闪开。”说着,张可爱狠狠瞪着杜修,一把将他推开朝外走去。

    “张可爱——”

    杜修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事情的发展有点点不对劲,狐狸精是什么鬼啊,哪有高冷的狐狸精角色啊。

    这样的情况霍倾凤显然也没有料到,带着歉意道:“抱歉,其实张可爱说的也没错,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事情又关乎甚大,怀疑也是应该的,你还是快追上去道歉吧。”

    “不用不用,那家伙就这样子,反正下午肯定还会再过来的。你赶快出发吧,路上小心,要是有情况有变我就用店里的座机和你联系。”杜修摆摆手说道。

    霍倾凤点点头,嘱咐道:“别让外人进店,更别让人碰这些商品。”

    “放心吧,我一定保管好这里的神明。”

    霍倾凤迈着修长的双腿朝外走去,在快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声音很低的说道:“刚才——谢谢你肯相信我。”

    说完,根本不给杜修回话的时间,霍倾凤推门走了出去,杜修不禁感叹道:“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少女情怀总是诗?”

    “笨家伙,你未免也太不懂女人心了吧,不过以现在的情况而言,算是有得有失了。”

    “诶,这位神明大人,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谁?附身在了哪里?”

    “就怕你看到之后吓得哭出来。”

    重新把店门关好,杜修坐回客厅显得有点无所事事,不清楚过了多久,刺耳的电话声将他唤醒。

    “喂?哪位?”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等杜修连续问了几遍之后,才有道听起来成熟又坚强的女声传来:“杜家杂货铺,对吗?”

    “对,请问您是哪位?是要买什么商——”

    “听我说话!”对面那声音突然变得凌厉强势,一下让杜修闭上了嘴巴,仿佛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那股惊人气势。

    “麻烦你带话给霍倾凤,再不回家就永远不用回来了。”

    嘟嘟……

    杜修看了看话筒,过了很久内心才平静下来,挂断电话回顾着刚才的情况,这女人是谁啊,带话给霍倾凤……一时间,最有可能的答案浮上心头。

    不清楚为什么,光是想到那样的答案,杜修的额头就开始冒汗。

    于是,上午的时光就在杜修的不断臆想中悄然逝去,吃过中午饭之后,店外的骚动声吸引了杜修的注意,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推开半扇门,平日里很清静的街道站着很多邻居,大家嘀嘀咕咕在议论着什么。

    杜修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在前方大约二十米的地方,汪敏站在那里,对面是位身材微胖但非常高大的中年警察,看样子,是在询问什么。

    杜修还看到了在汪敏旁边的张可爱,这家伙的眼眶微微泛红,该不是哭过了吧?以前就算吵架也没见她这样啊。

    就在杜修思索的时候,汪敏突然朝这边指了过来,杜修微微吃惊,下意识的就把店门关上,不过随后想到,自己干嘛要关门啊……又不是张可爱要冲过来了。

    就在杜修重新打开门的时候,阳光不见了,蓝色的布料和大肚子挡住了他的视线。

    微微仰头,杜修才发现,刚才那位中年警察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那双沉稳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扫视着,然后,相貌平凡无奇的对方露出了笑容。

    “这位同志,你好,我是市公安分局的童高,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可以吗?”

    杜修想不到这位警察找自己能问什么,不过透过门与他的间隙,杜修清楚,现在街道上有很多看热闹的街坊,说明事情应该不简单。

    “嗯,可以……”

    “是这样的,最近有老城区居民报案说家里失窃,受害者共有三家,经过我们初步排查,犯罪者是同一人,所以想问你最近有没有见到什么形迹可疑的人出没?”

    杜修这下就明白了,这警察是过来调查线索的,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不过那边的老板娘刚才说,昨天晚上,有位看起来很可疑的男子曾经出现在你的店门口,有这回事吗?”

    杜修顿时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况,也明白刚才汪姨为什么指向自己这边,那个人算是形迹可疑吗?

    “啊,昨天是有人来过,不过好像是想买什么东西。”

    “这样的话,你可以把昨天的情况告诉我吗?包括对方的身高,长相,穿着,还有你们对话的内容。”

    “他大概跟我差不多高,长相没看清不过应该是男的,穿着黑色的连帽衫和牛仔裤,对话的内容……也没说什么,他只是说想进来看看,但我已经打烊了,所以就拒绝了他,就这些。”

    这位警察不经意的开始记录着什么,半响后说道:“感谢你的配合,要是方便的话……能让我到店里看看吗?”

    “啊?”杜修登时睁大了眼睛。

    “我怀疑他可能在这里留下过什么痕迹,想要检查检查,请问,可以开门让我进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