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花姐与旺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9本章字数:3226字

    那只雪白的招财猫带着笑容,点点头:“猜对了,我们都是神明,而且,关系非常不错哦!”

    听完这句话,霍倾凤皱起眉角,迟疑道:“你的声音……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雪白大猫右手上下摆动,左手无奈的摊着,感慨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记忆力真是太差了,明明这些天我们都对过很多次话了,没想到连我记不得,多少有点受挫。”

    一道灵光穿过脑海,杜修和霍倾凤同时睁大了眼睛,异口同声道:“你是那个神明?”

    “现在的时代,‘那个’都算是副词了吗?”

    杜修站在霍倾凤身边,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怪东西,当看到那双明亮有神的绿色猫眼时,他忽然想起来,《点化录》解开封印的那天晚上,他寻找张可爱未果返回杂货铺,看到的异样光彩就是这家伙发出来的。

    “原来就是你啊,竟然长这幅样子……”

    “我就说过,你见了之后说不定要吓得哭出来,还真是没错。”

    “谁让你大晚上的突然从我背后出现,谁都会害怕吧。”杜修再度想起了刚才的场景,一回头,两只泛着幽幽绿光的竖瞳直勾勾盯着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被吃掉了。

    “哎呀,那种事情就不要提了嘛,总算是完美的契合了这具法体,能自由活动的感觉真好呢。”

    “是啊,感觉外面的世界又变了很多呢,穿的衣服都完全不同了。”那边,美人儿正在努力穿戴和床单同款的连衣裙,忽然转过身子,露出曲线优美肌肤白皙的后背,说道:“后面这是要拉上吗?我碰不到啊。”

    霍倾凤表情古怪的走上前将拉链拉好,总觉得,现在的情况有点诡异。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耳边响起招财猫的声音,杜修回过头,那张巨大的猫脸正对着他,并且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一时间就让杜修退到了墙边,擦着脸上的口水,惊恐道:“你、你、你干嘛?”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戏弄你的,只是才完成与法体的契合,控制不了应有的本能,请见谅!”

    “啊,我没有鞋子。”

    那边,霍倾凤不由得朝杜修这里看来,两人的眼神里都有着浓浓疑惑,这两个神明……不正常吧?

    十几分钟之后,杜修为床单美人儿准备了袜子、拖鞋、发带等物品,当然,都是有花儿图案的,而让他稍微感到轻松又嫉妒的是,那只大招财猫已经变成了正常体型,此刻正惬意的窝在美人儿怀里。

    可恶的猫星人啊!放着我来……

    “所以,看你们俩的样子,有很多问题要问吧。”

    杜修深深点头,指着自己空下来的床位问道:“你们两位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的床呢?”

    “啊,抱歉,你的床因为材质很不错,我很喜欢,所以擅自把它当成法体了,对此我感到万分愧疚。”床单美人儿轻轻梳理着招财猫的毛发,鞠躬说道。

    杜修还是头回碰到有神明说话这么客气,刚才的那点烦躁顿时一扫而空,嘿嘿傻笑着。

    “法体,那是什么?”

    “因为成神的契机不同,所属类别不同,有些神明有着属于自己的形体,或者可以创造出形体,而有些神明,尤其是道德神,完全是因为有灵而成神,就只能通过借用法体行动,最简单的,就是早早逃走的神来之笔哦!”

    招财猫解释道:“它虽然是法相神,不过同样没有形体,所以需要借助契合的法体,也就是笔,这样才能活动。”

    “啊?既然这样,那它为什么要附身在我朋友体内?”

    “因为——人是最理想也最容易寻找的法体,基本所有神明都可以以人为法体,这对人是没有危害的,而我们俩呢,由于在神明中也算例外,不能以人为法体。”

    霍倾凤问道:“这是为何?两位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床单美人儿眼神轻柔的看着两人,笑道:“没有啊,主要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死过了,所以不能以人作法体。”

    “什么?”杜修和霍倾凤都惊住了,杜修喃喃道:“神明……也会死吗?”

    “哎呀,你理解错了,虽然神明确实会死,不过我们俩并不是那样的情况,只要把我们俩的名字告诉你们,相信你们就明白了。”

    说着,招财猫跳了起来,站在美人儿的大腿上,说道:“两位后辈,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乃法相神‘借尸还魂’,这位美丽娘子——”

    “你们好,我是法相神‘枯木生花’,终于重新回到人间了,感觉这次的时代好像很有趣!”

    末了,美人儿还甜甜一笑,道:“虽然比你们大了很多岁,不过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叫我花姐,我很喜欢这名字。”

    招财猫想了想,沉声道:“糟糕啊,我没有什么固定的简称啊,不过考虑到这具法体很有财运,你们以后就叫我旺财吧,虽然有点俗,不过大俗即大雅,身外之物不必讲究。”

    杜修满面黑线,这名字不止是俗的问题了。而听完这两神的话,他确实明白了刚才那句话——死过了是什么意思。

    借尸还魂,以飘渺魂魄闯奈何,渡黄泉,挣脱鬼门束缚重返人间,非大神通不可为;枯木生花,树灭为木,木枯为亡,于死间孕育新生,天地为之动容。

    这是两位神明的曾经,也是成神的契机。

    杜修和霍倾凤都情不自禁的低沉下来,因为死亡对这个年纪的他们而言太沉重了,触之便茫然无措,反倒是那两位当事者……当事神显得很轻松,说道:“你们没有别的问题要问了吗?错过了这次可就没有机会了哦。”

    霍倾凤凝目直视,问道:“关于法体的事情我明白了,不过两位为什么选在今天出现,是因为契合度吗?”

    “你很聪明嘛,我需要的法体是‘尸体’,是广泛意义的尸体,也就是所有失去了生命力的物体,这间店里有不少,不过嘛,我相中了它,因为看起来很可爱,同样的,花姐需要没了生机的木料,对我们俩而言,这样的融合还是很费时间的。”

    “那么别的神明只要与法体契合之后,也能自由活动?”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的,像神来之笔,不愧是年轻的小孩子,脑袋很灵活,最快脱离了封印,暂借法体吸引到那位女孩儿的注意,很成功的逃离计划呢,不过你们担心的应该是剩下的那些神明吧?”

    霍倾凤点点头,摆脱了刚才的闹剧之后,她发现这两位神明真的很容易交流,那种随性淡然的感觉让人很舒服。

    “关于它们,其实你们完全不需要担心的。”

    “为什么?”杜修不解道。

    “因为它们和我们俩的想法根本不同,在这之前,我补充说明,神明想要换法体很麻烦,花费的时间不短,而融合非人法体虽然能自由移动,但限制很多,尤其是现在,我们受天道约束困在这里,大家不管有没有行动力都离不开这间屋子。

    所以,对那些非常想恢复自由的神明而言,想离开这里,必须把外人当成法体,那就意味着在有人接触到它们之前,不能与其他法体融合,否则以换法体的时间而言,人早就走出去了,尤其是在你们现在刻意关门的情况下,想离开是很困难的。”

    杜修听得唏嘘不已:“既然这么困难,那就待在这里呗,我又不会害它们。”

    “这句话可不对喔。”花姐微笑着,表情似乎稍微严肃起来,不过仍旧轻柔道:“你没有尝试过失去自由的滋味,所以不理解神明对自由的渴望,哪怕封印期就快结束了,哪怕后果很不幸,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它们都愿意尝试。”

    杜修沉默了下来,他感觉自己似乎根本没有把神明想成与人相同的生物,更像是工具和机器之类的。

    “不过你们不用消沉,这就是封神大战的魅力之处,神明想恢复自由,神使无法理解,坚定完成自己的职责,若是在这样的敌对关系中能够彼此了解,或者碰撞出爱情的火花,这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

    说着,花姐的眼睛里都出现鲜艳的色彩了。

    “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霍倾凤抿了抿嘴,很仔细很小心的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你们二位已经和法体彻底融合,也就是说基本断绝了在封印期离开这里的可能,将再也没有自由,为什么,不像其他神明那样?也许会有转机出现。”

    杜修同样竖起了耳朵,听过了刚才那番话,他很想知道,这两人明明很渴望自由,为什么却封死了那一丝丝希望?

    花姐低头看了看旺财,淡然的说道:“因为我们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等待上,若是没有等到转机,几天后我们将再度遭到封印,连看一看这世界的机会都没有,而现在,虽然只剩下两天,不过已经足够了。”

    “是啊,我们可是很容易满足的。”

    杜修和霍倾凤怔怔无话,内心有些情绪在波动,而神明可没有这么多感觉,旺财揉着肚子说道:“跟法体融合之后好像出现了饿的感觉,哪里有可以吃的东西吗?”

    “是喔,难怪肚子有些空空的,太久没有饿的感觉都快忘了呢,这房子里有吃的吗?”

    “呃……下楼之后左拐,厨房里还有饭菜。”

    “那里我刚才去过了,果然有很香的味道呢,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旺财啊,你可以让你的右手别一直晃了吗?我感觉眼睛都有点发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