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黄金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9本章字数:3116字

    封印期第六天,关于神明的秘密已经渐渐浮出水面。

    杜修和霍倾凤彻夜未歇,对于花姐说过的那些话,两人有种发自内心的信服,不曾质疑,只是在心里深处还有些说不清的感觉让他们觉得困扰。

    后半夜,杜修和霍倾凤为两位神明解释着现在的时代环境,然而渐渐地,只剩下杜修在尽力交谈,霍倾凤表情复杂的坐在了客厅的角落,眼神空洞又迷茫。

    对于这种情况,霍倾凤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自己需要些空间和时间想些事情。

    杜修并没有不解风情的强行打扰,通过和两位神明的亲切交谈,他得到了不少讯息,尽管不是惊世骇俗的秘密,不过让他对这场封神大战有了更明确的认识。

    世间有神明,恍惚百万数。神通广大,可逆天地。为求乾坤清明,封神刻不容缓!

    这些天的所见所闻让杜修深刻认识到——神明的力量到底有多么恐怖。

    这些神明性格迥异,脾气古怪,拥有颠覆世界的力量,若是放任自由,难以想象未来的日子将变得多么混乱,而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就是神使的本质责任。

    只是,杜修心里也隐隐有些别样的感觉,难道神使和神明——就真的只能这样斗争下去?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在他心里徘徊而已,犹如模糊的雏形,毕竟,他虽然是封神使,不过连自己的神书都没有,更未曾觉醒自己的使命。

    “唔,昨天晚上你们吵什么呢,害我——都没睡好!”清晨,张可爱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了下来。

    蓬松的裙摆随着步伐轻轻摆动,张可爱带着清脆的铃铛声走到厨房,正欲说些什么的她忽然停了下来,动作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收银台。

    那里,花姐正坐在椅子上翻着厚厚的《辞海》,素手撑腮,身姿微斜,叠放着的双腿呈现出丰腴的肉感和惊人的美妙曲线,优雅高贵的气质像是从画中走出的绝代红颜。

    “啊——这这这,这是谁啊?”张可爱像是受了惊吓的兔子跳出老远,指着花姐问道。

    “喵,小丫头,对我们完全没印象了吗?”张可爱扭过头,左边的柜台上,浑身雪白闪亮的旺财正窝在那里,若不是那只停不下来的右手在作怪,完全就是只寻常的宠物猫。

    张可爱瞪圆眼珠,还没尖叫出声,脑海中忽然闪过了很多画面,这让她变得平静下来。

    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张可爱试探性地朝前凑了凑,打量着旺财,几秒钟之后才呢喃道:“感觉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有点熟悉。”

    “记忆力真是够差的,神明根本没起到作用啊,看来它虽然出门了不过并不顺利呢。”

    “你们——是神?”

    “猜对了!”

    张可爱怔怔看着花姐与旺财,搞不懂为何一夜之间就出现了这样的惊人变化,对此,杜修只能说——我可爱的青梅竹马啊,你睡觉未免太死了吧!

    当杜修做好早餐之后,张可爱也差不多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天性开朗大方的她对神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此时已经在亲昵的帮助花姐解读那本《辞海》。

    “杜修,昨天的那句对子你们还没有想出什么吗?”张可爱问道。

    杜修苦恼的摇了摇头,为了那寥寥五个字,他已经耗费了大量脑细胞,可是线索太少,根本无从下手,想了半晚上仍是毫无进展。

    “小子,你现在跟我合作还来得及。”店里又响起了点石成金的声音。

    杜修擦了擦嘴巴,很不客气的说道:“直觉告诉我从你这里根本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还是免了吧。”

    “你——臭小子,胆敢轻视本神,咱们走着瞧!”

    对于这样的狠话,杜修直接将其忽略,他相信只凭自己的力量也能够发现那句话所藏的信息,更关键的是,他对一心想要逃离杂货铺的神明难以相信。

    吃过早饭,霍倾凤还是坐在角落毫无动静,这样的状况多少让杜修担忧起来,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既然霍倾凤那里碰到了意外,杜修决定自己担负起破解谜语的重任,打开电脑准备调查所有跟五行有关的信息,然而——复仇出现的太快了!

    眨眼时间,刚才还运行良好的电脑镀上了耀眼的金色,从主机到屏幕再到鼠标,彻底成为了奢华无比的纯金制品,表面看着很炫酷很富贵,但已经丧失了电脑的功能。

    “这、什么情况?”杜修傻眼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那家伙有点小心眼,你那样不客气的拒绝它,它当然也不想让你好过。”旺财感慨道。

    “它不是点石成金吗?应该和石头有关啊,这——”

    张可爱打断他的话,揶揄道:“杜修,你上学的是不是完全没有听课啊?天底下所有石头的品种加起来,几乎包含了日常能见到的所有元素哦,碳、硅、镁、铝……所以你就认命吧,最起码它没把你变成小金人!”

    杜修将牙齿咬的铿铿作响,然而这并不是结束,报复才刚刚开始。

    凡是杜修想用的,凡是里面有石头当中所具备的元素,那么无论是菜刀电话,还是锅碗瓢盆,此时通通穿上了名贵的黄金外衣,更严重的是,就连马桶——也是金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杜修已经快接近崩溃了,这些神明,完全不正常啊!

    清晨的时光就在这种闹剧下荒废而去,杜修没有获得丝毫可用的资料,只能将那句话反反复复的挂在嘴边,渴望奇迹的出现,与此同时,张可爱已经在给花姐讲解网上购物的便利之处了。

    一筹莫展!

    也就在这时,突然响起的声音成为了明灯:“难道你们就没想过从这句话表达的意境中下手?”

    这道声音毫无疑问属于店内的某位神明,嗓音沉闷有力,光是听这句话就让人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健壮男子的形象。

    “意境?”

    “这是我善意的提醒,再多的我不能说了,你们能否醒悟过来也不关我的事情。”

    杜修看了看旁人,花姐和发财都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想说,但最终还是缄口无言,反倒是霍倾凤终于清醒了过来,凝声道:“我觉得有些道理,这句绝对就是因为意境悠远所以才难以应对,可以从这里下手。”

    “我还以为你一直在梦游呢,霍倾凤,其实你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还没那么讨厌。”张可爱狡黠道。

    “是嘛?在这点上我们俩有着很高的默契呢!”

    听到这里,杜修才放下心来,能够保持这种骄傲和毫不退让的姿态,足以说明霍倾凤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了。

    “你之前……没事吧?”杜修轻声问道。

    霍倾凤眼神复杂的看了过来,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灵动清澈,摇摇头:“没什么,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有机会的话,下次告诉你。”

    有了霍倾凤的陪伴,杜修心里的焦躁与烦闷很快就烟消云散,也让他的心跳微微加速了起来。

    尽管得到了提示,打算从这句绝对所阐述的意境寻找线索,可过程并不顺利,意境是完全飘渺梦幻的存在,就像考试中那些想要探寻作者心理的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理解,更无法了解作者的心思。

    杜修咬着嘴上的死皮在店里转圈,想效仿电影里那些侦探的灵光一闪,只是毫无效果。

    烟、锁、池塘、柳……

    突然间,杜修的脚步停顿了下来,表情凝滞眼神发亮,在他的脑海里,有副青秀美丽的画卷正在铺展开来。

    人间四月,天青水暖,万物复苏,远处的炊烟扶摇而上,色彩清淡几乎要与天空相融,阵风吹过,轻烟弥漫,纤细柳枝在水面映出道道优美弧线,水鸭悠闲乌船缓行。

    这幅绝美的早春图生机盎然,无处不在的炊烟赋予其动的力量,让它变得鲜活起来。

    杜修将这幅画深深刻在脑海当中,在这时,他终于明白了隐藏在这句千古绝对当中的信息,那凝固的表情变得欣喜而活跃,带着笑意扭过头。

    “霍倾凤,我想出——”

    阵阵音乐打断了他的话,霍倾凤取出手机,面色瞬间难看起来,神情凝重的按下了接听键。

    大家都在看着霍倾凤,很明显,这通电话的份量不轻,从接听到挂断只有短短十几秒钟,可霍倾凤已经是面色苍白,仿佛经历了什么恐怖绝望的事情。

    “霍倾凤,你没事吧?”

    “没事!”霍倾凤的声音都干涩起来,看向杜修,说道:“把你的大衣借给我。”

    “啊?”杜修感到不解。

    “你总不能让我穿成这样出门吧,快点,剩下的事情,等我回来再给你解释。”霍倾凤的声音变得强硬起来,直接上前把杜修的黑色大衣扯了下来。

    唰!

    披上大衣,霍倾凤将帽子戴了起来,隐藏着那对很萌的猫耳,紧跟着,霍倾凤朝店门走去,这样的变化让人感觉到疑惑,可同时也让人感觉到了危险。

    “霍倾凤——”

    杜修发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眼神飘忽着,艰难的挤出几个字:“快吃午饭了,你别忘记回来!”

    实际上,此时杜修咽回肚子里的话才是他真正想说的——你,一定会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