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新亭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9本章字数:3258字

    滴滴!

    客厅的电子钟发出单调又清脆的声响,杜修猛地直起身子,睡眼惺忪的晃了晃身体,似乎有再度倾倒的趋势,意识还远远没有清醒过来。

    半分钟之后,杜修抹了抹嘴角,一边摇着头一边伸着懒腰,直到看清表盘上醒目的数字八。

    咕!

    艰难的咽下口水,杜修苦笑着揉了揉头,没想到自己竟然睡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距离封印期结束没剩下几个小时了,而自己还没有确定正确的藏书位置,简直糟糕到了极点。

    顾不上洗脸刷牙,杜修匆忙的翻着手边资料,着急之中不小心将书堆打落在地,看着满地的书本,杜修心中浮现出深深的烦躁,有些无力的蹲下整理。

    这些书都是他昨天随便翻出来的,只有几本关于江城的书籍能派上用场,其他的就只是无用之物。

    然而,就在这堆无用之物里,杜修发现了让他有些在意的字眼——《中国神鬼介绍》。

    这本书的封面很简单,绚丽的云彩加上神秘的花纹,再配上国人最熟悉的齐天大圣,根本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大约只能算是小孩子的睡前读物。

    杜修看着封面,心中思绪千万,曾经总觉得那些神话故事太过荒谬,而现在,他在经历更加无稽的事情。

    翻开书页,浮夸的人物画像和通俗易懂的言语出现在眼前,对于小孩子而言,这本书大概很有意思,神仙辉煌高贵法力无边,鬼怪面目可怖,不过看在杜修眼里未免就有些太无聊了。

    还不到半分钟,杜修就已经将它扔到旁边,当书本飞落地面的刹那,杜修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脑海中灵光乍现。

    扑到那本书前方,杜修瞳孔紧缩死死盯着上面的内容,很快,他的身体轻轻抖动起来,面容散发出喜悦的光彩,脑海中将所有已知的线索通通串联起来,就像是一副缓缓铺展开的画卷,所有的魅力与奥妙都清晰可见。

    蹬蹬蹬!

    飞速冲上二楼,杜修难以抑制心中的狂喜,推开房门喊道:“霍倾凤,我——”

    还未看到霍倾凤的面容,眼前便有只秀气的脚丫飞了过来,然后是天旋地转,杜修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三周半之后狠狠砸在了地板上,身体似软泥,姿势仿若狗!

    “呃……”

    “你想干什么?我已经提醒过你需要敲门了,还是说你真的有什么不轨意图?”

    霍倾凤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愤怒和慌乱,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娇羞姿态,此时的她衣衫凌乱,长发披散,裸露而出的雪白肌肤浮上点点红晕,慵懒之中带着三分英气七分柔媚。

    不过真正该注意的地方在霍倾凤之后,地铺旁的单人床上,那位曲线丰满身材火辣的绝丽美人儿单手掩着床单,表情懵懂迷茫,似乎是不懂眼前的情况,也有可能是在犹豫自己该不该穿上衣服。

    而本意单纯的杜修此刻满眼星星,脑袋发懵,无力道:“我、我……找到了。”

    说着,杜修将手里的书摊在地上,霍倾凤警惕又慌张的盯着他,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轻轻拉扯着衣服,确认自己没有不妥之处后才将那本书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连环画?”

    霍倾凤皱眉嘀咕着,但很快,她的表情就明朗起来,双眼放着鲜艳的光彩,凝声道:“太白金星者,金之精,西方金德星君,白帝之子……”

    “你……发现了吧。”杜修双手撑地艰难的爬了起来,眼前还有些恍惚。

    霍倾凤忽地扭头看向他,带着几分喜悦问道;“你是说,太白湖……不对,就算这里的内容能够解释我们最难以寻找的五行之物,可是,少了火。”

    对此疑问,杜修咧嘴露出自信的笑容:“谁告诉你那里没有火的?现在,我可以百分百确定,太白湖,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为什么?”

    “具体原因等你到了地方自然就明白了,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赶快到那里去。”

    霍倾凤看着杜修的表情,眼神闪烁不定,最终说道:“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笃定,不过我愿意相信你,只是,就算去太白湖,也是我去,跟你——”

    “这次跟以前不同吧。”

    杜修打断霍倾凤的话说道,眼神逐渐变得认真起来,道:“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傻,前两次寻找《点化录》是我们主动出击,而这次,对方在等着我们上门,我们连他的身份都不清楚,更不知道他有几位神明助阵,危险程度堪称云泥之别,你自己去……觉得可行吗?”

    霍倾凤轻轻咬着下唇,杜修这番话将此时的真实情况说得很明白。

    若是真的找对了地方,情况必然十分凶险,可是霍倾凤并不希望杜修同行,不止是因为对朋友的关心,更多的,是因为那股私心让她感觉到了困扰和烦恼。

    杜修继续道:“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我确实没有你那样的本事,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可这次真的很危险。而且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我才是封神使,不管说什么,我都应该亲自出面。”

    越是听到这样的言语,霍倾凤心中就越是纠结,她很想告诉杜修,她愿意帮忙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只是,说出这样的话,太难了!

    “我……”

    “霍倾凤,你是有什么需要的神明吧?”突然,杜修这样问道。

    霍倾凤表情慌乱的看向他,心跳没来由的加速着,而杜修仿佛没有看到这样的变化,继续道:“你之所以找我,就是为了《点化录》吧,那里面有你想要的神明对吗?既然这样你还犹豫什么,我愿意帮你找到它,就像上次那样,我也可以发挥作用的,这难道有什么不好的吗?”

    此时,霍倾凤的内心有很多话想说,想把事实告诉杜修,想揭穿自己虚伪的面具,更想问问杜修——明明清楚自己别有所图,为什么还愿意帮助自己?

    只是这些话都在杜修的凝视下变成了恐慌,良久,霍倾凤低声道:“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么,谁留下看店?封印期过了,店里的神明受到的束缚也将大大减弱,只要出现意外,很容易就逃走了。”

    “不是还有张可爱——”

    “杜修,我什么时候说过可以帮你看店?你是把我当佣人看待的吗?”

    客房门口,张可爱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眼神淡漠的看着扭头望向自己的杜修,然后又看向霍倾凤,心里很不是滋味,那种感觉,以前分明没出现过。

    “张可爱,你醒了啊?”杜修惊奇道。

    “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能不醒吗?你现在可真是了不起啊,问都不问就替我做主,还想把我扔在这里,你不觉得对我很过分吗?”

    杜修有些诧异的看着张可爱,这样的说话语气让他感到陌生,轻声问道:“张可爱,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哪里看着像有事的样子?”张可爱烦躁的挥舞着双手,喊叫着:“我不管,反正我是不可能留在这里的,太白湖是吧?我跟你去,她——留在这看店。”

    “你去干什么,我好歹还有神明附体,霍倾凤更是——”

    “你是说我很没用吗?”张可爱的声音变得冰冷尖锐起来,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漆黑无比的长剑,指向霍倾凤,道:“那就让我和她比比看,谁更有用!”

    这样的举动让杜修和霍倾凤惊骇不已,张可爱是什么时候能够使用神通的?

    “你想干什么?”霍倾凤问道。

    “比试比试,你不是很厉害吗?上次有外人搅局,没能让我教训你,这次公平点。”

    “你现在到底是谁,张可爱还是神来之笔?”

    “我就是我,你少废话,敢不敢比?”

    “好了好了……”杜修拦在两人之间,垂头丧气的说道:“我现在明白了,你们两个都很厉害,只有我是最没用的,你们就别吵了,我留下看店可以了吗?”

    张可爱看着杜修,哼道:“我才不跟她去,你去哪我就去哪。”

    杜修顿时头大起来,这次他必须亲自前往,可是店里没人看管确实有点不放心,这时,从后方传来花姐的声音:“看店的话……我可以帮忙哦。”

    三人都朝花姐看去,然后杜修的眼睛就让张可爱蒙住了,只听到她大喊着让花姐穿上衣服之类的话。

    片刻过后,杜修面对着花姐,轻声道:“花姐,你真的愿意帮我看店吗?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花姐露出淡雅微笑,轻轻将发丝间的那朵红花摘了下来,然后别在杜修头上,说道:“三生花,三生梦,岁月不折少年人,花落成泥人不灭。这朵花送给你,你放心去吧,我尽力不让外人到这里来。”

    杜修让花姐的动作弄得很迷茫,鼻尖嗅着那股浓烈但不庸俗的香气,忍不住红了脸,向后退了一步,说道:“咳咳,那就麻烦花姐了,只要关紧门窗,别让外人进门就可以了。”

    “放心吧,有些事情在冥冥之中已经有结局了,不过我可以麻烦你回来时给我带几件衣服吗?”

    就这样,杜修得到了花姐的帮助,带着两位各怀心思的少女朝着太白湖前进,只是当他走到门口时,听到了那位曾经给予提示的神明说道:“你们可以带我出门吗?”

    杜修皱起眉头,尚未出口,那位神明已经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感受到了青月的气息,想见见她。”

    “青月?”

    “没错,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青龙偃月刀。”

    听到这里,三人都不由得诧异起来,对这位神明的身份产生了好奇,问道:“那你是谁?”

    “我乃新亭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