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世界颠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9本章字数:3128字

    “新亭侯?”听到这句话,三人给出了不同的反应。

    杜修和张可爱略有疑惑,霍倾凤则是紧跟着问道:“难道你就是张飞的佩刀?”

    “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久到我都快忘了那段充满不详的岁月,我无意逃跑,只是想见见青月,就像是两位老朋友之间的重逢,而且,我可以帮助你们应对麻烦。”

    听到这,杜修倒是反应过来了,他只记得张飞的武器是丈八蛇矛,对新亭侯的印象很淡,只是他有点好奇,什么叫做充满不详的岁月?

    霍倾凤凝目看着店内,小声道:“张飞就是死在了新亭侯刀下,所以这把刀历来都被视为不详之物,不过它刚才的说法并没有什么漏洞,而且,神兵的战斗力都不差,你认为呢?”

    杜修考虑了片刻,虽说这样就离开了店铺的范围,但现在还处于封印期,自己依旧能利用天道锁链进行限制,只要不让它接触到外人就没有逃掉的可能。

    “既然这样,那你就跟我们走吧。”话音刚落,只见货架上有把铅笔刀飞了起来,微小的体型让杜修目瞪口呆,最后干笑了几声将它装进口袋。

    “啰啰嗦嗦,到底走不走?”店门口,张可爱已经画出了三只黑白天马等待着。

    杜修正准备询问张可爱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惜现在人家正在气头上,翻身跨上马背,不客气的喊道:“少跟我说话,霍倾凤,驾!”

    只见天马振翅冲上天际,霍倾凤微微愣住,片刻之后才明白刚才那句话的意思,面色阴沉似坚冰,默默骑上马背。

    眼看两人已经飞上天际,杜修叹了口气,锁上店门之后骑了上去,在淡淡的奇异光彩包裹下,风势散尽,地面越来越远,神力的伪装效果足以避过普通人的观察,只是需要小心路过的飞鸟。

    天马的速度很快,并且十分平稳,大约二十分钟后,三人降落在太白湖附近的树林内。

    张可爱收回几滴墨汁,表情阴郁的看向远处,说道:“我倒是看不出这里有什么称得上火焰的东西,要是白跑了的话你们两个就走路回去吧。”

    杜修笑道:“唯独这点是不可能的,《点化录》必然在太白湖!”

    三人围着湖边前进,这片湖说大也不大,不过胜在水质良好没有污染,并且环境清幽,各项建设的管理都很到位,算是江城境内比较著名的自然景点,此时湖边就有不少路人漫步,欣赏这幅夏日美景。

    杜修指着湖中的小岛,说道:“我们真正的目的地就在那里。”

    霍倾凤皱眉想了想,可惜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只能跟着杜修前进,三人租了辆水上脚踏船,速度缓慢的朝着湖中岛前进,这里算是太白湖值得注目的地方,每到夜晚整座小岛都笼罩在灯火之中,远远看去犹如海中仙山。

    由于此时还未到中午,并没有多少游客租船赏景,这艘小船在湖上显得格外孤独,不过更孤独的是默默蹬船的杜修。

    烟波浩渺,春水微皱,耳边是清爽凉风,眼前是靓丽少女,本来是幅美好无比的画面,可惜此时的两位少女都面无表情的看向远方,根本无法让杜修的内心像湖面那样涟漪不断。

    大约十分钟之后,小船临岸,张可爱与霍倾凤动作利索的跳了上去,杜修略有狼狈的跟在后面。

    岛上的布置很简单,只有几处复古建筑,不过绿化效果很出色,草地修理平整,杨柳随风飘动,杜修引着两人来到临近湖边的凉亭处,指着上方道:“这就是你们想找的火。”

    在杜修所指的方向,有块方正大匾挂在那里,那里有凉亭的名字——凌烟阁!

    霍倾凤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座凌烟阁?”

    “嘿嘿,这就叫山人自有妙计。其实是我昨天看旅游指南无意间看到的,当时并没有在意,直到我将太白二字的意思弄明白才将它们联系了起来。”

    说着,杜修转身指着湖边,道:“烟锁池塘柳,这句话描述的景象虽然跟此刻的环境有些不符,但是五行元素样样不缺,这里必然是藏有《点化录》的地方。”

    太白湖上凌烟阁,水中岛上杨柳荫!

    霍倾凤呢喃道:“没错,江城境内应该只有这里能够完美的应对那句话,所以说,这座小岛应该就是——”

    “你们真的确定这里就是藏书地吗?那么,书呢?”张可爱忽然说道。

    犹如一盆凉水浇在杜修头上,顿时熄灭了他刚才的骄傲与自豪,假若这里真的是藏书地,那么偷书贼为什么没有出现?难道那句话根本就是他的恶作剧,还是自己找错了地方?

    杜修看着面前的凌烟阁,大步冲了上去,认真的观察着这里的每个角落,只是毫无发现。

    在这样的状况下,杜修的心情渐渐变得焦躁起来,眼神飘忽心思慌乱,根本没有理会霍倾凤和张可爱,自顾自的在小岛上奔走搜查,他很确信,自己的推断没有错,这里就是五行之地。

    可是,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杜修,别着急,有可能是对方在戏耍我们,也有可能是我们找错了地方,这不怪你。”霍倾凤轻声说道。

    杜修摇头道:“不,我绝对没有找错地方,就在这里,也许是我遗漏了什么,再找找再找找,一定能找到的。”

    看到杜修这样坚定,霍倾凤和张可爱都没有再说什么,各自用着不同的方法寻找着可疑之处,只是半小时过去了,仍旧没有任何线索,而此时,距离封印期结束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

    杜修坐在岸边,双手焦躁的揉捏着,额头不断有汗珠冒出,眼神空洞的看着湖面上自己的倒影。

    他心里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推断出错了,不止是因为这样的失败很丢脸,更重要的是他无法接受眼前的局面,他不愿意无功而返,他想帮助霍倾凤找到《点化录》,没有明确的原因,就是很想这样做。

    霍倾凤站在杜修身后,已经有些认命,封印期马上就要结束了,那位神明……终究是难以得到。

    只是现在,她的内心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悲伤,哪怕她很快就要回到那个冰冷的家,重新面对那位最亲密的陌生人,变为那个弱小又无能且毫无快乐可言的霍倾凤,她发现自己的内心正在变得强大且温暖,尽管这样的变化很微不足道,无法使她蜕变,但是渺小的种子终有成长为参天大树的一天。

    “杜修,你现在还是想想封印期结束之后的事情吧,没有《点化录》,你可能会有危险。”

    杜修对这样的话充耳不闻,凝声道:“别放弃,再让我想想。”

    说着,杜修突然站了起来,朝前走了几步,站在岸边,弯腰看着下方荡漾不停的湖面,继而仰头看着天空,表情变得怪异之极。

    “反了……”

    霍倾凤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问道:“杜修,你——没事吧?”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方向颠倒了?”杜修问道。

    “什么?”

    “那边的电视塔,以前在我的左手方向,现在到右边去了,还有那些高楼,之前没注意,可是我现在觉得,好像以这座岛为中线,左右翻转了……”杜修表情怪异的说道。

    霍倾凤忍不住皱起眉头,看了看杜修所指的那些建筑,并没有丝毫感觉,说道:“这只是你的参照物选错了吧?”

    杜修坚定的摇摇头,跑到凌烟阁前,看着那龙飞凤舞的草书大字,沉声道:“霍倾凤,用你的神力攻击这块牌匾,然后你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

    “杜修,这些都是你的猜测,没有证据,我们不能破坏这里的东西。”

    “张可爱——”杜修扭头看了过去。

    张可爱猛地回过神来,本想冷漠的扭过头,心里又觉得不太舒服,哼道:“这种时候就知道麻烦我了,气死了,反正我是听你的话才这样做的,到时候人家找上门我可不管。”

    说着,张可爱伸出指尖对准‘凌烟阁’三字,一滴清晰可见的墨珠飞去,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墨珠打在牌匾上,就像是雨滴掉进了湖面,溅起层层涟漪,打乱了那三个大字,牌匾变得混乱起来,紧跟着,新的字出现了。

    那是三个很奇怪的字,但是杜修一眼就能认出——那是字体左右相反的凌烟阁!

    “站在岸上看湖面倒影,里面的物体上下左右都相反,但是当你到了湖里的世界,上下归位,左右错乱,我们没有找错地方,但是中计了,真正的世界——在湖里!”

    说着,杜修露出兴奋的表情朝着湖边走去,旁边的霍倾凤和张可爱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番话着实有点荒谬,可事实就在眼前,不容置疑。

    “杜修,你想干嘛?”忽地,张可爱喊道。

    只见杜修双脚已经踩进水中,正在朝着更深处前进,霍倾凤和张可爱急忙跑到岸边,想要拦住杜修的动作,只是两人的动作有些太慢了,杜修的下半身已经让湖水淹没。

    “想找到《点化录》,必须闯过这片虚假的世界,你们要相信我。”

    说着,杜修坚定的迈开步子向前,湖水漫过他的胸口、脖子、下巴、眼睛……直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