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水下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9本章字数:3108字

    眼看杜修的身体没入水面,只留下一圈圈扩散的波纹在荡漾,霍倾凤和张可爱愣在了原地。

    几秒钟之后,霍倾凤问道:“他会游泳吗?”

    张可爱摇了摇头,表情还有点僵硬,而霍倾凤已经很快恢复了理智,眼神变得决绝起来,迈步就朝湖面冲去,张可爱连忙拉住她,问道:“你干嘛?”

    “杜修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刚才的说法了,真正的世界就在那边,他现在需要帮助!”

    说完,霍倾凤挣脱张可爱的束缚,加速冲向平静的湖面,双脚在岸边重重发力,身体跃起,像只美丽的小锦鲤扎了进去,水花四溅,佳人无影。

    张可爱在岸边徘徊着急,双眼盯着涟漪不停的湖面,想看到那两人的踪影,可惜真的像是石沉大海,半分钟过去了仍旧没有丝毫动静,就算淹死了也该有尸体浮上来啊!

    “哎呀,我真的很讨厌水啊,淹死了怎么办?杜修,都怪你!”

    张可爱难过的都快哭了出来,最后捏住鼻子闭上眼睛跳了下去,然而当身体完全与湖水相融之后,想象之中的压迫感和窒息感并没有出现,反而有股难以言说的奇妙感觉包裹着身体。

    身体在不断的下沉,张可爱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面前是副有点诡异的画面。

    周围是望不到边的湖水,只是并没有触及到自己的身体,从中穿透而过,仿佛自己也变成了湖水的一部分,仰头向上看去,湖面呈现出浓浓的黑暗,而氤氲模糊的光芒则是从下方透出。

    很快,张可爱就沉到了湖底,或者说,她到了真正的湖面。

    噗!

    一股推力从脚下涌起,张可爱像是咬到了钓钩的小鲤鱼,挣扎着冲出了水面,然后落在了什么柔软的地方上。

    张可爱惊恐的睁开眼睛,强烈的光芒让她不禁伸出手挡在眼前,紧跟着,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张可爱,你没事吧?还好吗?”

    杜修!

    张可爱的内心顿时轻松了起来,刚才的惶恐烟消云散,想到自己此时正躺在杜修怀里,心里有些害羞的同时还有些喜悦,怯怯的睁开眼睛,眼波荡漾地看向面前那人。

    可惜造化弄人,少女情怀有时候也成不了诗!

    抱着张可爱的并不是杜修,而是表情淡然的霍倾凤,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张可爱有种吃了活青蛙的感觉,更有种深深的羞耻,双颊和耳朵根腾地红了起来,想要把头埋低,结果就这样埋在了霍倾凤怀里。

    “唔啊——”

    这样的乌龙行为让张可爱直接跳了起来,胸口憋着股闷气,表情扭曲,好半天才说道:“你、你、你干嘛抱我?”

    霍倾凤平静的望了过来,回道:“我也不想,只是你刚好从我旁边冲了出来,要是不抱你的话你就摔在水上了,难不成——你喜欢痛的感觉?”

    “你才喜欢痛的感觉,我又不是M。”张可爱心情复杂的抱怨着,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拍了拍胸口,正想说些什么的张可爱忽然愣住了,她看清了自己脚下踩着的是什么,但是她无法相信。

    “别想了,现在看到的就是真实的世界,只不过是神明的力量在引导而已。”霍倾凤轻声解释道。

    此时,杜修三人所处的位置不是太白湖景区的某处地方,而是太白湖,就在湖面上,清凉的水面成为了陆地的代替品,除此之外,这片世界变得很宁静,静到一丝声音都没有。

    张可爱扫视着周围,偌大的湖面沉寂一片,只有自己走动时留下的涟漪,说明这里连风都没有。

    “这……我们是找错地方了吗?”

    “不,正因为有这样怪异的情况,所以我们才没有找错地方,看来偷书贼果然在等着我们,接下来,需要小心了,我们对于他的手段一无所知。”霍倾凤凝声说着,手腕上的红豆珠子已经在悄然释放着霞光。

    彻底的宁静让人感受到了危机,三人并肩站立,张可爱也不再大意,警惕的盯着四周。

    唰唰!

    迅疾的破空声成为了号角,紧绷的神经催动身体在最短时间做出了反应,三人朝着后方扭头,只见从湖中岛的树林里射出了密密麻麻的尖锐物体,闪着寒光,带着杀气。

    像是抛射的箭雨,不过当它们下落飞扑之时,杜修才看清楚,这些都是钢铁打造的长枪。

    没有枪纹,没有红缨,这些武器代表了最简单却也最有力的杀伐意志,长约六尺的纯钢长枪刺了下来,这样的攻击就像是钢铁般冰冷无情,一瞬间便把这片风光秀丽的景区变成了战场。

    寒芒掺杂着阳光冲了下来,杜修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但内心在澎湃,血液在沸腾。

    “山海犹在,中原不破——”

    说时迟那时快,伴随着响彻万里的轰鸣声,黑色的城池将三人笼罩起来,眼中的锋利长枪变成了坚固的砖瓦石块,紧跟着,铿锵的碰撞声交叠响起,那频率和力度就像是暴雨在冲击玻璃。

    “那家伙根本没想让我们活着离开,这不是游戏,千万小心。”

    霍倾凤显然也是首次面对这样的杀伐攻击,面色有些惨白,不过眼神之中的狂热正在逐渐升腾,不畏惧战斗的人才有可能获得胜利,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杜修看了眼张可爱,发现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这家伙已经骑在了天马背上,身边墨汁浮空飘动,做好了战斗准备。

    城池外,长枪不断透射,犹如扑火的飞蛾狠狠撞在坚固的城墙上,杜修在不断的眨着眼睛,他明白自己体内肯定有位神明,只是那家伙从不肯主动出手,让人苦恼。

    渐渐地,碰撞声归于平静,再也听不见丝毫风吹草动,霍倾凤凝神思索着,然后将天下第一城收了起来。

    这里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丝毫不同,湖面死寂,空气沉闷,没有留下战斗的痕迹,张可爱有些不悦的挤着眉头:“什么情况?就这样结束了吗?”

    回应张可爱的是第二波枪雨,只是这次,它们没有从树林中抛射,而是像雨后春笋般从水底钻了出来。

    当脚下的水面变得不再平静,霍倾凤就已经准备召唤神明,只是张可爱抢先出手,环绕在身边的墨汁凝聚成神勇高大的黑龙,龙首咆哮声势震天,蜿蜒盘旋的身躯在水底无比灵活,密集的长枪还未钻出就已经折断。

    “哼,这么明显的攻击也想得手,太小看人了吧。”

    第二波攻击就这样胎死腹中,只是三人不敢有丝毫松懈和大意,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其中必然有偷书贼的控制,那么在不打倒他之前永远都存在着危险。

    很快,第三波攻击出现了,这次的枪雨变得更加迅猛也更加密集,不再是单单从湖中岛上抛射,而是从四面八方扑杀包围,数量不可计。

    这次,霍倾凤仍旧没有利用神明,张可爱包揽了所有的工作,漫天都是吼声不断的野兽,最终,墨散枪折。

    “张可爱,我虽然不清楚你为什么可以使用这样的力量,不过对方似乎有意消耗我们,所以你能节省的时候就别浪费神力,明白吗?”霍倾凤出声提醒道。

    不过张可爱对霍倾凤的好感度已经接近零,不止是扭头冷哼,还拍了拍身下天马,道:“霍倾凤,你听明白了吗?”

    善意遭到无视,霍倾凤微微眯起了双眼,愤怒值正在上升,杜修想说些好话但无从开口,这时,第四波枪雨化解了紧张的气氛。

    这次的枪雨并不算密集,加起来也不过十杆,但是速度奇快极度灵敏,绕过张可爱的墨兽直奔三人而来。

    “没这么简单!”

    张可爱猛地挥手,前方猎鹰振翅飞扑,坚硬的利爪牢牢钳住枪杆,不过即便是这样,仍然有几杆长枪冲到了三人面前。

    霍倾凤素手飞扬,绚丽的红光横空飞出,成功荡开这些长枪,但就在这时候,异变出现了。

    倒飞的长枪炸裂开来,剧烈的神力波动像是场风暴席卷了这里,三人的身体都受到冲击,尽管这样的冲击并不能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但杜修的直觉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说明,像是遭遇到了眼镜王蛇的狩猎,浑身的寒毛都不禁竖了起来。

    此时,杜修的双眼渐渐温热,他看到了长枪炸裂的碎片,看到了那道一闪而过的寒芒,他感到眉心刺痛劲风扑面,他的手掌拦在面前,然后五指并拢。

    嗡嗡!

    刺耳的鸣叫声让这里变得平静下来,杜修怔怔看向前方,他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支平淡无奇的断箭。

    这支断箭普通到了极点,色彩暗淡,箭头迟钝布满了铁锈,但是它就这样冲到了杜修面前,只差两公分就能刺穿他的眉心,甚至此时杜修的眉心已经有血丝溢出,强烈的杀气撕开了皮肤。

    情况已经超过了惊险可以描述的范围,杜修回过神后连忙将断箭扔了出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张可爱与霍倾凤看着那只浮在水面的断箭,谁也没有料到它是从哪里出现的,麻痹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从而施展出必杀的凌厉攻击。

    良久,霍倾凤才说道:“我想,这大概就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