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险象环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09本章字数:3207字

    人力不可憾山,这是所有人公认的道理。

    只是现在,在杜修面前,这样的想法在遭到质疑,震撼着他的内心。

    面对神州大陆上最为雄奇壮丽的五岳之首,这群草木所化的士兵并没有溃不成军,哪怕已经有许多士兵干净利落的化为了尘埃,不过真正的战士从不需要考虑死亡的到来,只有对胜利的渴望。

    成片的呼喊声在前方响起,大量士兵挤在下方用力托举着自己的袍泽,他们是最为坚固的塔基,承受着最大的压力。

    杜修数不清在这片区域到底聚集了多少士兵,但可以肯定那是很恐怖的数字,士兵层层累叠,所有人都奋力伸直双臂,张开双手,用呐喊声为自己助威,用双手托住这座轰然降落的雄山。

    砰!

    不过这到底太过困难,泰山的重量是凡人难以承受的,最上层的士兵直接碎裂化为尘土,那些微弱的神力烟消云散,然而这样的惨烈局面并没有影响到士兵的行动,还有更多的人爬上这座人塔,然后伸出双手。

    这样的景象已经不在偷书贼的控制范围内,他只是召唤出了这些士兵,真正的控制者是那位神明。

    此时,士兵们分成了两部分,右半侧的所有士兵都在朝着泰山投掷武器,当没了武器之后便呼喊着冲向那座人塔,壮大它的根基,贡献自己的力量,不断填补空缺,让泰山无法降落。

    而左侧,面对迅疾无情的天水冲刷,士兵们纷纷卸下自己的武装,武器扔进河中,盔甲也抛下,从而延缓河流的冲势,紧跟着,士兵们挽臂结阵,一道道人墙挡在天河之前,誓要将其拦住。

    千年之前,苻坚曾言,投鞭于江足以断流,那不过是句大话而已,但此时,面对汹涌的黄河之水,这些士兵正在用自己的身躯阻断河流。

    两处战场的情况让杜修心神震颤,他可以感受到这些士兵的决然与果断,也可以感受到这其中的残酷,血肉之躯可搬山,易可憾山,更可断江,只是这需要太多太多的牺牲。

    这样的场面壮观又悲凉,让杜修热血澎湃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战争的残忍。

    士兵的数量在飞快减少,但同样的,泰山的下降速度越来越缓慢,黄河的冲势越来越缓,双方的神力消耗在此刻都达到了临界点。

    终于,泰山稳稳悬在了半空中,犹如仙家洞府的一座浮山。

    天际垂落的黄河也失去了奔腾无匹的势头,变得轻缓柔和。

    而无穷无尽的士兵在此时已经所剩无几,看起来他们成功挡住了两位神明的进攻,但这里面有很大的变局,首先是虚幻的世界让这两位神明无法发挥出最为圆满的力量,其次是从神力而言,霍倾凤占据着优势。

    眼前的僵局需要时间打破,或者需要外力的帮助。

    杜修和霍倾凤看着前方这两副震撼人心的画面,两人都没有说话,片刻之后,张可爱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这边已经没有敌人了,需要帮忙吗?”

    “暂时不用,你的神力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接下来就看那家伙准备出什么招了。”霍倾凤说道。

    三人都把视线放在了正前方的偷书贼身上,张可爱大声喊道:“喂,你还有什么本事就赶紧使出来吧,丢脸丢这么多次你不觉得害臊吗?”

    “既然这么想死,那我也只能满足你了。”

    偷书贼的声音变得阴冷起来,似乎是眼下的局面超出了他的预料,下个瞬间,他的身体从原地消失,杜修连忙睁大眼睛,转身指向侧面,道:“小心,在这——”

    只是,还不等他说完,从那里冲出了一道刺眼的蓝色光芒,眨眼就到了面前。

    唰!

    眼前的光景难以直视,杜修感觉到似乎有谁挡在了自己身前,待到那刺眼的光芒消失才看清原来是霍倾凤。

    而让他震撼的是偷书贼并没有出现在这里,刚才冲出的似乎只是那道光芒,霍倾凤的右手包裹在温暖的红色光华中,表面还有着淡淡的电光跳跃。

    认真看着手上残留的力量,霍倾凤凝声道:“似乎是雷电的力量,这种神通的攻击性很强,千万小心。”

    “说的没错,可别让我打中——”

    偷书贼的声音响起,第二道电光冲了出来,这次直奔张可爱,幸亏张可爱的反应足够快,手掌在面前画圆,马上就出现了一面漆黑无比的圆形盾牌挡在前方,刺眼的电光打在上面都弹射而走。

    “哼,就这也想伤到我,做梦吧。”张可爱正准备露出笑容,旁边的杜修眼角扫到不远处浮现的淡淡鬼雾,喊道:“张可爱,小心——”

    然而结果再度让杜修吃惊,这次出现仍然只是闪烁的电光,并非偷书贼本人。

    攻击虽快,不过张可爱的反应确实很出色,扭身竖起了盾牌,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偷书贼似乎是盯住了张可爱,四面八方不断有电光凭空出现,扭曲着冲过去。

    “为什么这样?”霍倾凤挡在杜修身前,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过偷书贼并没有让两人有清静的思考时间,上次未曾奏效的枪雨再度从树林中射了出来,这回,杜修和霍倾凤都把注意力提到了最高程度。

    可怕的不是这些清晰可见的枪雨,而是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会射出的暗箭。

    霍倾凤帮着杜修挡开这些凌厉的长枪,微微咬着牙,心中在犹豫——自己已经连续使用了三位神明,并且有两位此刻还陷在僵持的局面当中,力量已经减弱很多了,难道要使用最后保存的那位神明吗?

    对霍倾凤而言,这样的选择很艰难,由于还处在封印期,她所利用的神明都是通过交易而留下的,其中尤以那位神明最为独特,若是用了,代价很大。

    杜修并不清楚霍倾凤此刻的复杂想法,但偷书贼看得清楚,或者说那支暗箭看得很清楚。

    在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发动攻击,这是最容易成功的方法,尤其是对于偷袭而言。

    密集的枪雨之中寒光闪烁,只是霍倾凤并没有发现,继续催动神力打散面前的长枪,当一杆看起来毫无异样的长枪冲到面前时,霍倾凤终于有了感觉。

    那是种直透灵魂的冰冷,仿佛自己瞬间掉进了万年玄冰之中,刺骨的劲风扑面而来,霍倾凤的发丝乱舞,瞳孔紧锁。

    她看到了那只从长枪内钻出的断箭,看到它刺穿了自己的神力,看到它刺向自己的额头,然后她看到了一只手掌,在这之后,那些冰冷的感觉通通消失,凛冽的劲风也消失远去。

    “呼呼……”霍倾凤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俏丽的脸上一片惨白。

    杜修看着手里的断箭,心情还有些难以平复,他情不自禁的想到,若是刚才自己没有发现这支暗箭,那么现在……是什么结果?

    “杜修,你救了我。”霍倾凤声音虚弱的说道。

    杜修扭头看去,努力把内心那恐怖的想法压下去,只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能露出不算轻松的笑容。

    在两人经历险境的时候,张可爱的处境也变得越来越糟糕,雷电本就是擅长速度和攻击的力量,此刻多了那无法揣测的出现地点,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此刻的张可爱双手举着两面盾牌,咬牙抵挡着冲击过来的雷电,经过这几次对抗,她渐渐能够发现鬼雾的存在。

    眼看又有鬼雾出现在身边,张可爱想也不想就举着盾牌撞了过去,只是这次,情况有变,从里面出现的不再是电光,而是浑身沐浴在雷霆之中的偷书贼。

    “张可爱——”

    坚硬的盾牌在偷书贼的攻击下布满了裂痕,眼看偷书贼第二次挥舞拳头,张可爱不禁咽了咽口水,突然间,她感觉有谁扯住了自己的衣领,然后身体一轻便飞了上去。

    取代张可爱的是霍倾凤,左手将张可爱拽走的同时,红光闪烁的白皙手掌迎着那只拳头拍了过去。

    轰!

    这次不再是单调的光芒迸裂而出,整片空间都笼罩在刺眼的蓝紫色光芒中,苍穹之上轰鸣不断,一道又一道雷霆从高处落下,像是一道道锁链砸了过来。

    霍倾凤的身体在湖上倒飞,浑身都酸疼不已,更糟糕的是,刚才交手时溢散而出的雷电麻痹了她的身体,让她此刻丧失了所有的行动之力。

    就算身体无恙,想要躲避这样的攻击都足够困难了,看着眼前那越来越粗壮的紫色雷霆,霍倾凤闭上了眼睛。

    轰隆!

    “喂,快从我身上下来,你想把我电死吗?”听到这声音,霍倾凤迅速睁开眼睛,看到了表情复杂的张可爱。

    两人正骑在飞速盘旋的巨鹰上,周围是不断降落的粗壮雷霆,打在水面掀起巨大浪花,巨鹰在雷电与水浪中穿梭前行,极力躲避着这恐怖的攻击。

    霍倾凤深深看了眼张可爱,麻痹感渐渐散去,主动翻了下来,轻声道:“谢谢。”

    “不用谢,你可别多想,我才不是刻意救你的,只是看在杜修……”说着,张可爱突然定住了,然后慌忙的回头,问道:“杜修呢?”

    两人这才醒悟过来,杜修还留在湖上,在这样的险境之中,没有逃生能力的他该怎么办?

    两人躲避着攻击的同时也在努力朝周围看去,很快,杜修的身影映入眼帘,只是那里的景象让人浑身冰冷。

    湖面上波涛汹涌,海浪高卷,杜修神情凝重的站在风浪之中,在他的头顶上方,数之不清的粗壮闪电劈杀而来,声势之大恍若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