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追求幸福的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0本章字数:3167字

    突然间听到那样的消息,杜修完全无法接受,急切的看着霍倾凤,想得到答案。

    不过霍倾凤并没有立刻解释刚才的话,视线扫过这间卧室,走到墙边看着上面的照片,问道:“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你的父母,不过可以感觉到——你们之间的关系肯定很好吧?”

    杜修看着霍倾凤的背影,意兴阑珊道:“大概很好,不过大家不都是这样吗?”

    “是吗?起码我不这么觉得,这样的照片我一张都没有,心里也不觉得家里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不然,像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应该做不出连续七天不回家这样的荒唐行为。”

    杜修本以为霍倾凤之前只是在客套的询问,没想到,竟然涉及到了她的家庭。

    “杜修,我明白现在对你而言是最关键最难过的时候,封印期刚过,你不止丢掉了所有的神明,家里也遭窃,身边更有着虎视眈眈的敌人,简直是雪上加霜,在这种时候,我本应该留下来帮助你的,只是……”

    霍倾凤不敢回头面对杜修,语气越发低沉道:“只是我的时间和机会已经用尽了,没办法留在这里帮你,我必须得回去了,而且,这次我擅自行动惹出了不小的麻烦,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可能需要接受惩罚,不会再来这里了。”

    杜修听得疑惑不解,担忧的问道:“你、你究竟要回哪里?为什么会有惩罚?谁要惩罚你?”

    “这些重要吗?”

    “很重要,非常重要,你要走我可以理解,只是为什么不能再回来了?难道你犯了什么错吗?有谁想要囚禁你吗?”

    杜修越说越激动,七天的相处让他和霍倾凤的关系变得熟悉起来,那样的感觉很自然,仿佛两人是认识多年的好友,可现在,突然让他接受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到!

    霍倾凤稍微用力捏紧了拳头,心里犹豫着……需要说出实情吗?

    此刻的霍倾凤彻底迷茫了,占据她内心的是那位高高在上无比强大不容忤逆的母亲大人,那是从小就笼罩着她的阴影,哪怕她此刻已经变得强大,拥有了超脱凡人的力量,可内心依然脆弱,抗拒不了瞿芷的意念。

    那是上千个日夜中积攒下的心理魔障,像一只藏在内心的恐怖怪兽,每每想起就让她浑身发寒。

    昨天,瞿芷亲自到了绿荫区,这样的举动让霍倾凤感到害怕,只是为了完成心里的目标,她第一次违背了母亲大人的想法,可是她也明白——这意味着自己彻底惹怒她了。

    若是坚持不回去,霍倾凤难以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她并不害怕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样的惩罚,无论是那些直击内心的冰冷言语,还是最让她惊惧的病态胁迫,她都可以承受下来,她害怕的是——瞿芷对杜修下手。

    霍倾凤确信,那样的事情,瞿芷做得出来,至于手段则是她无法想象的,但绝对会让杜修的处境比现在更凄惨。

    七天的朝夕相处不止让杜修的内心情感发生了变化,同时也让霍倾凤对杜修有了不浅的感情,哪怕还没有上升到男女之情,但作为朋友,她绝对不愿意让杜修受到那样的惩罚。

    所以,为了让杜修可以少受些伤害,她必须回去,把所有惩罚都接下来。

    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霍倾凤变得坚定下来,回头面对杜修,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虽然你已经猜到七天前我到绿荫区寻找你的意图了,不过你知道具体的原因吗?”

    杜修愣了愣,不由得说道:“原因?你不就是为了寻找神明吗?”

    “是的,而且我寻找的那位神明很厉害,他的能力非常独特,之所以想找到他,是因为我心里有一个无论怎样都想完成的事情。”

    “什么事?”

    “我想改变,改变自己,彻底的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性格,改变自己说话做事的方式,改变自己的思维,总之,我想让自己变得和现在不同。”说到这里,霍倾凤的眼神变得格外闪亮,充满了无尽的渴望。

    杜修站在原地哑口无语,而霍倾凤则突然朝前走了几步,站在他面前,问道:“你觉得——这样对吗?”

    “什、什么对吗?”杜修的心跳加速,声音也颤抖起来。

    “我是说想要让自己改变的事情,你觉得对吗?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表面看着强大骄傲,实际上脆弱又不真诚,而且总是不愿意相信人,很孤僻很逞强。”

    霍倾凤的眼睛又大又亮,由于距离太近,杜修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长长的睫毛在轻轻抖动,就像他此刻的心情——起伏不定!

    过了很久,霍倾凤拉开距离,自顾自的说道:“可能你没办法理解我的心情,毕竟……你看起来很幸福。”

    “你难道不幸福吗?”

    “我幸福吗?大家都觉得我很幸福,可是,我从小就没有真正快乐过,没有做过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朋友,甚至很少露出无忧无虑的笑容,像张可爱那样,我……真的很羡慕她,有汪敏这样的母亲,有你这样的朋友。”

    杜修傻张着嘴巴,他是真没想到霍倾凤追求的竟然是张可爱式的生活。

    “难道想幸福就必须寻找那位神明吗?”

    霍倾凤疑惑的望了过来,然后摇摇头:“应该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想追求让自己快乐的幸福,可现在的我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我需要找到他,改变自己。”

    “这样不对吧?”

    “哪里不对?我想追求自己渴望的生活,改变现在的局面,哪里不对吗?”

    杜修睁大眼睛看着霍倾凤,道:“追求幸福是对的,想要改变也是对的,可是……改变和幸福应该由我们自己完成,不该用神明的力量,改变是方法,不是逃避的退路,你都没有尝试过就说自己做不到,这样就算改变了又有什么用?”

    “你说我在逃避?”霍倾凤看着杜修,寒声说道:“你懂我吗?我经历过什么,我做过多少的努力和尝试——你明白吗?你根本不了解我,我想借助神明的力量……有错吗?”

    “是,你说的没错,我不够懂你,不够了解你,更不清楚你为了改变而做过多少的努力,可是,逃避就是在逃避,你想改变却无法改变,所以你希望用作弊的方式完成愿望,你认为这样的改变真的有用吗?”

    杜修看着表情冰冷的霍倾凤,说道:“所谓的幸福,就是需要用自己的辛苦和努力去获得,这样才能真正握在手里,更加的真实,更加值得回味。

    用神明的力量,什么也不做,浑浑噩噩的等待着圆满的结局,那不过是镜中花,早晚有破碎的那天,不管你做了多少努力,没做到就说明你还不够强,既然这样——那就变得更强啊,强到可以让自己满意的地步,这样不就可以了吗?”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已经没办法忍受这样的生活,没有自由,没有快乐……”

    “为什么做不到?你是霍倾凤啊,你应该是那个一直骄傲又高贵的女生,你不能就这样轻易的屈服,而且,我愿意帮你,帮你克服路上的所有困难,一起达到你渴望的世界。”

    霍倾凤的身体猛地僵住,混乱的脑海变得空白无比,甚至在幻想着真正到达那一天的情景。

    面对着杜修殷切的视线,霍倾凤并没有回应,轻轻低下头,小声说道:“封印期已经开始了,从明天……应该说从今天开始,这片世界将变得和以前不同,你千万小心。”

    “话题转移术?”杜修心中疑惑的想到,不过……这转移的太生硬了吧。

    “霍倾凤,你还没说——”

    “我必须提醒你,封神使虽然有很强的能力,不过也有高的风险,因为他可以封印所有神书中的神明,而赦神使只能封印自己负责的神书神明,所以,这之间存在着竞争,说不定某一天,你就要封印我手里的神明,不过——我不会让给你的。”

    明明知道霍倾凤是在转移话题,可是听到这里,杜修还是不由得一愣。

    “你、你是说,我可以封印属于《山海经》的神明,而别的神使,也可以封印属于《点化录》的神明?”

    “没错,世间神明本就只属于三大神书,《点化录》是座特殊监狱,所以你千万小心,神使可不会让你轻易抢走属于他们的神明,未来的日子里,还有更多的危险和战斗在等着你。”

    杜修恍然大悟,问道:“那你——”

    霍倾凤露出调皮的笑容,眨了眨眼睛,道:“现在我也不得不说实话了,我当初不止想找到那位我想要的神明,还想等封印期结束后,把你这里所有属于《山海经》的神明都抢走,是不是觉得很卑鄙?我也是很危险的。”

    可惜杜修完全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满心满脑都是霍倾凤此刻的美丽笑容,坚定道:“我相信——你不会的。”

    “你真的这么信任我吗?”

    “嗯。”

    “这样的感觉好奇怪,不过我并不讨厌,那么——我也可以信任你吗?”

    “可以,我用自己的性命发誓。”

    “要是你骗我呢?”

    “那你可以杀了我。”

    “那我就真的相信你,别忘记你刚才说过什么,我愿意再试着让自己改变,可是,当我真的做不到时,你一定记得来救我,我会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