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职责与禁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0本章字数:3128字

    “神罚……”

    透过神书所言,杜修已经可以感觉到这种惩罚所具有的恐怖力量,必然与自己往日所见的普通雷霆差距甚大,同样,带来的结局也异常惨烈。

    “以前的封神使……都经历过神罚吗?”杜修脸色发青的问道。

    “也不尽然,有些封神使是因为自身太过弱小死在了封神的过程中,真正见过神罚的很少,但目前为止的所有封神使,没有一位得到善终。”

    冰冷无情的话语好似凛冬的风雪拍打着杜修的灵魂,他突然间发现,这次的危险系数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计。

    “只有封神使是这样吗?剩下三大神书的神使也有这样的结局吗?”

    “赦神使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也将面对天道降下的惩罚,不过相对而言,那是留有生机的,以往有赦神使成功从天罚之下存活,只是丧失了所有神力,重新沦为凡人而已。”

    说到这里,似乎是觉得气氛太过沉重,神书补充道:“不过你放心,封神使所受的恩赐很多,留在杂货铺的那些神明只是其中之一,未来还有恩赐降临,只要你加以利用,壮大自身,想完成任务并不是难事,到时,迎接你的将是天道封赏,足以让所有生灵惊羡。”

    对于这种先打一棒再给枣吃的说话方式,杜修没有觉得有多激动,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

    封神使的存在对杜修而言更像是一场盛大的赌博,没有退路,没有底牌,把他拥有的一切都押了上去,若是输了,那就归于尘土,侥幸赢了——那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听起来似乎很合理,付出与收益成比例,只是杜修并不清楚迎接他的封赏是否是他真正需要的,或者说,是不是足以让他把身家性命都赌上去。

    遗憾的是,他没有选择!

    “现在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职责,这样就算是觉醒了吗?”杜修问道。

    “不不不,你现在只是对你的职责有了大概的印象,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详细说明。”

    “还有?难道你是打算教我该怎么封神吗?”

    “那是未来的事情,现在,你首先要明白——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完成了任务,不然,胡乱行动可是效率很低的。”

    杜修想了想,脑海中浮现出霍倾凤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问道:“我记得,只要封印到足够的神明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对吗?”

    “对,对于赦神使而言,只需要封印到数量足够的神明就可以完成任务,只是对你而言,计算的方式不再是以数量为准,而是以造化池的深度判定。”

    “造化池?那是什么?”

    在杜修问完之后,神书表面亮起晕晕光彩,延伸到杜修正前方,这些光彩最初是纯粹的白色,几秒钟之后,中间位置有几缕金光透射而出,使其看起来卓越不凡。

    很快,这些光彩凝缩成了一汪小小的水池,池壁坚固璀璨呈雪白色,而里面的池水则散发着耀眼的金光,水面涟漪不断但幅度并不剧烈,似乎里面有只小小的鲤鱼在缓慢游动。

    “这就是造化池,用于判定你的任务进度,同时也是你的力量源泉。”神书说道。

    杜修向前走了几步,低头看着小小的水池,发现这些池水距离满溢的程度还有很远,扭头问道:“什么意思?”

    “我之前说过,每位神明的诞生都是极其不容易的,那是诸多缘分累积之下的奇迹,而衡量神明力量高低的——就是造化,所得造化越多,神明力量就越强,这里说的力量,并不是单指武力。

    举例的话,《兵器谱》当中的神兵都有着极强的战斗力,但并不是每件神兵的造化都很高,而相反,‘借尸还魂’和‘枯木生花’这样的神明几乎不存在惊人的战斗力,可它们的造化能够惊动天道。”

    杜修轻轻点了点头,他也认同武力不代表一切的说法。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的任务完成标准是造化池满溢,也就是我应该封印那些造化很高的神明,对吗?”

    “没错。”

    “不过——我该怎么判断神明身上有多少造化?”

    “这个……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算法很复杂,不过你不需要担心,我自然可以判断出造化的高低,在封神期间,我将是你最有力的助手,为你提供信息与指引,这也算恩赐之一。”

    杜修松了口气,直到现在为止,他才亲身感受到身为封神使的恩赐。

    “大致的问题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相信你也明白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我要说的是每位神使都需要遵守的规则,可以理解成禁忌,触犯了它,你们同样要遭受处罚。”

    杜修顿时正色起来,问道:“什么?”

    “第一点,你们务必确保所有的封神举动都不能干扰正常的俗世生活,这点,所有神明都有共识,基本不会在人群集中的地方施展神通,而神使……哼,有些人甚至主动触犯这条规则,破坏俗世环境,从而完成某些意图。”

    “不是有处罚存在吗?”

    “没错,无论神明还是神使,只要影响到了俗世的运行轨迹,等待他们的处罚是相同的——业火加身。”

    “业火?”

    “那是天道赐下的圣洁火焰,专门用于焚烧罪恶之人,业火有着天下最为阴寒霸道的焰气,不止烧毁你的肉身,还会灼烧神力,那是很痛苦的过程,纵然不致死,可是比死了还难受。”

    “既然处罚这么严厉,那为什么还有神使触犯规则?”

    “在巨大的利益和欲望面前,总有些铤而走险的人,业火只是烧毁部分神力,只要意志力足够坚强忍得了灵魂焚烧的痛苦,这并不算什么,而承受了这样的痛苦,你的束缚就少了,可以增大封印神明的几率,对于个别神使而言,这是笔划算的买卖。”

    杜修顿时哑然,他不禁想起,以偷书贼阴险残酷的性格而言,若是这样做可以封印神明,他一定不会拒绝。

    “我不建议你用这样的方法,首先是严重破坏了俗世之间的平衡性,让凡人见到神迹是很麻烦的事情,其次,业火对你而言,不止焚烧神力,还会减少造化,所以,你最好别铤而走险。”

    杜修点了点头,道:“我明白,那么剩下的禁忌呢?”

    “第二点,神使需要确保在封神期间,只把神明的力量用于正途,当然,在允许的范围内,神使也可以利用神明的力量满足自己的私欲,但是不能过了底线,否则将遭到剥夺惩罚,严重者,直接剥夺其神使资格,性命难保。”

    杜修抿了抿嘴唇,之前他还想过利用‘点石成金’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还有吗?”

    “第三点,这次的规则稍微有点复杂,有两种不同的标准,分别是对神明以及神使而言,但都值得你注意。首先是对神明而言,不可犯下杀戮之祸,尤其是不可杀戮神使。”

    杜修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问道:“你之前不是说……”

    “我确实说过有神明想杀掉神使,但规则是规则,遵不遵守就看情况了,神明对神使出手有很严重的后果,可也有神明不在乎,并且在这里有非常特殊的地方——受神使控制的神明若是杀掉了其他神使,惩罚将由双方共同承担。”

    “你是说……”

    “曾经有过这样的情况,神明联合神使,以封印为代价共下杀手,这样就不算是神明的罪过,惩罚力度将减弱,算是利用了规则的漏洞,所以,奉劝你以后别让假象蒙蔽了,在封神大战中,骗局——数不胜数!”

    杜修越发的苦笑不得,问道:“我明白了,那么对于神使而言需要注意什么?”

    “很简单,封神大战期间,神使需要确保没有神明阵亡,当战斗中出现神明阵亡的情况,封神大战将立刻结束,所有神明与神使将面临天道审判。

    “神明阵亡?”

    杜修不是吃惊于神明会死这件事,早在初次和旺财见面的时候,他就听到过类似的言论,他只是不明白原因。

    “原因很简单,封神大战只是为了让神明不破坏和改变人间而出现,以束缚为主,每位神明的存在都是无法估量的宝物,若是因为神使的利用不当,导致神明阵亡,后果会很严重,基本等同于任务失败。”

    杜修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说到底,神明虽然犹如囚犯,不过有很大的价值,不能轻易死去。

    “这就是你应该在封神大战中注意的地方,其实很简单,不影响人间运转,不改变自我本质,不让神明死亡,在这三道规则之中封印神明就可以,至于还有些话……时候到了我再告诉你。”

    “听起来,神使似乎也没有什么自由。”

    “就连天道都有顾忌之处,哪里有真正自由的人呢?”

    神书轻轻旋转着,释放出光华,说道:“现在,该对你进行觉醒洗礼了,这能够增强你的体魄,强化你的感官与灵魂,而且,封神使的洗礼程度可是极其深入的,效果反馈很明显,现在——感受到优待了吗?”

    “我只想问,疼吗?”

    “大概……有些疼吧,我可不太清楚,毕竟历届封神使都是在昏迷中完成洗礼的,不过你放心,我很温柔的!”